344720689 1663518454168688 4309226249739180125 N

十年心血打造共融職場,東友科技自閉症員工:「人生第一次發揮所長」

2022 年,熱門韓劇「非常律師禹英禑」開播,讓大眾開始關注自閉症議題。劇中的主角禹英禑雖然是高智商天才,但自閉症(俗稱星兒)的光譜範圍大,個別展現的行為和能力也差異甚大,不是每個自閉症都有超乎常人的能力,或者完全拒絕與人社交。

雖然自閉症呈現出來的樣態很不同,但多數自閉症青年都會面臨嚴苛的就業挑戰。根據勞動部 2019 年調查,自閉症的就業率僅有 25.6%,其中最常遭遇的困難,是職場上的人際關係問題。

在臺灣,專長研發和生產多功能事務機的東友科技,卻發掘了這群「星兒」的天賦,在適當的協助與引導下,將他們身上的特質化為優勢,並透過適當的職務安排,讓他們得以發揮長才,更創造出共融共好的職場環境。

然而,要一次聘用十多位星兒,對星兒和其他員工來說都不是容易的事。東友科技究竟在其中,下了哪些功夫?

放對位置的星兒:記憶力強、專注力高、工作穩定、檢驗速度快3成

東友科技招募自閉症員工近 10 年,現有 12 名星兒在職。董事長黃育仁談及聘用星兒的契機,最初是因為軟體測試部門的人員流動率高達 30%,是公司平均的 10 倍以上。由於該部門的工作性質較為繁複,對許多人來說會覺得較乏味,或認為這份工作帶來的成長幅度有限,加上工廠位於桃園觀音區,地區偏僻,周圍缺乏休閒娛樂,導致更難招到人。

同時,黃育仁身為星兒家長,他想到自己的孩子和其他星兒,許多人都有過度專注、喜歡重複性事務的傾向,不嫌煩也不嫌單調,「重複對他們來說是一種安全感,是能讓生活找到節奏感的方式。」

國際上已經有許多僱用星兒員工的實證案例,包括丹麥的軟體公司「專家」(Specialisterne),內部多達 3/4 員工都是星兒。星兒擅於辨認細節、記憶力強的特質,都是軟體測試工作需要的能力。

在以色列,甚至有軍隊的情治單位專門徵召自閉症星兒,讓他們長時間、全神貫注解讀不斷更新且大量的衛星照片,判斷是否有出現任何異常,以即時掌握敵國動態。

這些職務的性質,跟東友的測試工作其實高度雷同,也讓黃育仁下定決心走一條乏人問津的道路。經過一番資料收集、尋求專家顧問協助後,2014 年東友正式啟動自閉症青年就業專案,招募星兒入職,解決軟體測試部門的用人需求。後來其他部門主管因為看到星兒的工作狀況好,也開出不同的職缺,訓練星兒到不同部門上班。

東友科技董事長黃育仁。攝/曾玉婷

為了發掘理想人才,面試星兒的流程並不容易,通常要耗費足足 2、3 個整天,用「大樓圖」(註)把所有職務的細項技能拆解出來,盡可能全面評估。例如,員工在產線會用到螺絲起子,需要具備精細動作的能力;進行組裝時,手眼協調的能力也要比較好。各項能力到達怎麼樣的程度,都是面試過程要觀察的細節。

東友科技副理姚怡萍指出,當評估完成後,就能看出星兒適合哪些工作崗位,並媒合他們進到該部門(產品保證課、品質保證課、製造課等),再針對職務技能進行深入訓練。

她提到,這些被量化的數據,不只能清楚呈現出星兒的能力、把人「放對位置」,同時主管也比較容易管理員工,知道星兒的能力發展到哪個階段、要怎麼教,或是否還能培養其他職能。

專案運行近 10 年,在成效方面,光是需逐一比對上萬張圖的影像校對工作,星兒的檢驗速度就比資深工程師快了約 30%,且準確率更高。離職率也大幅下降至 2.94%,確實解決流動率高、教育訓練成本耗費的難題。

此圖為「大樓圖」範例,評估完成一項任務的能力,可以做到的部分將方格填滿、還未能做到的留白(此圖與東友科技的技能評估表表現方式相似但內容不同。)

人生第一次發揮所長,「以前從來無法想像」

現年 39 歲、入職 1.5 年的星兒阿寰(化名),回想過去任職學校和飯店業的經驗,常被念個性固執又講不聽。他表示:「應付人真的很辛苦,以前工作常會在專注時被人干擾,腦袋就會一片混亂。東友環境比較單純,不用像以前一樣心累,要處理那麼多跟人有關的問題。」

目前,阿寰的工作主要是多功能事務機的軟體測試,加上近年因東友發展無人機業務,他也投入無人機操作的訓練。「在這裡我覺得自己獲得救贖,因為我可以發揮自己的優點和特質,這是以前無法想像的事情。」阿寰感慨。

至於語速較快、不時會重複字句的星兒 Tim(化名),同樣隸屬於軟體測試部門的品證課,主要做事務機新功能的測試。Tim 從小對電腦軟硬體感興趣,到大學就讀資訊傳播,加上因為他是鐵道迷,從查找國外資料的過程中逐漸訓練英文能力,但畢業後仍面臨就業不順的挑戰,經過 1 年待業才因緣際會來到東友。

Tim 表示,鐵道迷對火車的細節瞭若指掌,即使是同種型號,仍會因生產梯次不同而有各自的細節。他很喜歡發掘火車之間的差異,這也讓他在測試工作中發揮所長,能挑出微小但重要的錯誤,也讓他很有成就感。

同時,Tim 更運用專業所學,替公司寫程式設計 App,讓部門能透過掃 QR Code 的方式,迅速確認公司內部的財產,例如筆電等工具擺放的位置等,為此節省過去大量人工盤點的時間。

既做軟體測試也做出貨檢驗的星兒 YAN(化名),以前做過圖書館和轉運站等臨時工,他說這些工作都要面對人,比起身體勞累,心靈更疲倦。後來因為媽媽住院調養、又要照顧外孫女,他得獨自背負經濟重擔,所幸順利面試進到東友。雖然工作內容要花時間磨合,但 YAN 對學習充滿熱情。

「一般人專注力頂多堅持 50 分鐘,我們的極限可以撐更久,不會有太多的疲勞感,只要抓到異常就會很有成就感。」他堅定說:「我希望自己的能力能支援各種部門的職務,未來也想要考取無人機執照。」

軟體測試部門正在進行出廠前全機測試工作。圖/東友科技提供
目前已入職 1.5 年、負責多功能事務機的軟體測試的阿寰。圖/東友科技提供

不只是星兒的事:整個職場全員訓練、共同受惠

回顧十年來的經驗,黃育仁提到聘用星兒背後的許多阻力和困難,往往不是來自訓練星兒,而是訓練公司裡的其他人。

「星兒從小就常被人說自己有問題、要進步,壞處是他容易沒自信,好處是他很願意學習,且多數星兒都很清楚自己跟別人不一樣,只是不曉得怎麼改,若有人教導都很願意學。反而是一般人會覺得自己很正常,為什麼是自己要調整。」黃育仁說。

因此,打造有力的共融職場,不能光靠輔導老師單槍匹馬,東友也召開教育訓練課程,培養其他員工對自閉症的了解、認識星兒特質,更傳授有效溝通、應對行為問題、分派任務的技巧等。

姚怡萍則舉例,星兒很遵守規則,跟他們約定好幾點上下班,即使還沒做完工作,可能時間一到就會離開休息。有些主管因此不能理解,心想只剩一點點,為什麼不把工作完成再走;

或是進行測試時,工程師要星兒找出畫面中最糟糕的地方、測量它的數值,工程師的設想是目測即可,但對星兒而言,就因為不曉得哪一個最差,就將所有項目花時間重新測量,卻讓工程師以為對方是故意為之。

當誤會逐漸累積,除了同事關係變惡劣,工作效能也會大打折扣,亟需有人適時居中協調。像是提醒工作的流程、規則要定義明確、指示要具體等。「很多時候我們以為有說清楚,但對星兒而言卻很含糊,」姚怡萍強調:「所以不要有模稜兩可的空間,不要說『大概』或『好像』,才能避免雙方認知錯誤,各說各話各自解讀。」

黃育仁也說:「一般人有很多想像跟推理的能力,即使中間省略許多說明也知道怎麼做,或遇到問題懂得變通,可是星兒最不擅長的就是臨機應變。」

曾在國中資源班任職、現已進入東友 3 年多的星兒輔導老師陳彥尹,是一般員工和星兒之間的重要橋梁。包括星兒工作上的不適應、各種行為或溝通問題,甚至生活上的困難,都要想方設法尋找對策。

比方說,主管發現有人提早做完工作,臨時又分派更多任務要他順便做,由於這跟原先規定的不同,很容易引起星兒不滿。陳彥尹會建議主管盡量避免這類指示,或一開始就要先確實評估星兒在時間內能處理的工作量,以減少人際衝突發生的可能。

另一方面,工作時提供客製化的輔具、適當調整流程或職場環境,同樣能協助星兒工作更順利、產值更穩定。這也是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中,重要的「合理調整」概念,也就是為身心障礙員工提供雙方都可負擔、合理的調整,讓員工能充分發揮實力。

例如,曾有星兒員工會不自覺做出甩手動作,起初他在產線工作,考量到他甩手會握不穩電動起子,容易導致螺絲滑牙甚至受傷,後來因此讓他改去做包裝,偶爾甩甩手也無大礙。

有些星兒則在測量物品的規格時,因缺乏自信、擔心失誤,不斷反覆重新測量,導致半天都毫無進度。當主管觀察到星兒的狀況後,跟陳彥尹討論找出原因,後來請工程師設計一款 App,只要星兒輸入量好的數字,系統就會直接顯示是否合格,解決了星兒常見的「固著思考」的死胡同。

進行測量工作的員工。圖/東友科技提供
同事之間討論工作。圖/東友科技提供

黃發源是東友品證課副主任,他坦言起初對自閉症很陌生,直覺認為他們不愛講話,很難想像彼此怎麼合作,後來經過實際相處,意外發現星兒的記憶力和執行力高,在時間上的拿捏控制也很精確。

「要順利共事,必須先掌握每個星兒的行為特質,理解他們各自的動作或反應代表的意義,才清楚要怎麼教。」黃發源強調:「跟星兒一起工作,只是拉長了教育訓練的時間,他學會以後,就能按照你期望的目標達成。」

同為品保課副主任的范文華,也慢慢發現星兒都有自己的性格,有些人其實很聒噪,有些人想考證照學技能,跟一般人差不多,只是需要投入時間跟方法。他提到:「我不認為這是為了公益而做,又或是因為工作而相處,我們已經當成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了。」

范文華說,他曾遇過星兒員工不願被視為星兒,想被當作一般員工平等對待。對方後來經過努力學習,工作能力甚至已經比他優秀,如今找到其他工作,兩人也保持穩定聯繫。他感慨,東友是讓星兒踏進職場的第一步,「如果沒有這步路,他們真的很難接觸社會。」

不只關注上班時間:從日常生活中建立關係,提升工作量能

值得一提的是,因為平時生活狀況會大幅影響就業,東友除了平時的工作訓練,連帶各種日常的疑難雜症,陳彥尹也都盡量會想辦法對症下藥。這包括——

  • 有產線主管反應,星兒當天工作品質很差,得知是出門前媽媽把他留下來罵了 20 分鐘,趕不上交通車。後來陳彥尹跟媽媽協調,有事情盡量在下班後溝通,否則情緒很容易影響工作。
     
  • 有星兒上班總是打瞌睡,原來是因為適逢鬼月,星兒不敢在晚上洗衣服,改成清晨 4、5 點洗,導致吃早餐洗完澡後精神不濟。陳彥尹後來勸星兒說「清晨陰氣最重」,順利說服星兒改在下班後做家務。
     
  • 另一位上班打盹的星兒,堅持自己很早睡,但陳彥尹知道對方愛看遊戲直播,特地在前一晚先確認影片底下的留言。隔天跟星兒聊天,發現星兒果然對直播內容一清二楚,謊言不攻自破。他藉此多加溝通,讓星兒重新調整作息。
     
  • 有些星兒雖然不擅社交,不代表沒有社交需求,常會流連於網路世界,卻因此碰到愛情詐騙或金錢詐騙。陳彥尹會協助處理報警、跟家人聯絡,有時還會請外部的心理師來上性平課程。

「關係建立很重要。我們必須把星兒當成夥伴,知道他們的興趣、培養共同話題,對方願意跟我談內心話,我才能理解他們行為問題背後的潛在因素,找到他願意一起實踐的解決方法。」陳彥尹說,這些對策都不是一蹴可幾,常常需要耐心嘗試才能達到改變的目的。

圖/東友科技提供

「東友不是慈善事業」,跟星兒建立平等的互利共贏

東友的星兒們走在相異的人生道路,卻都有極其相似的共通點。黃育仁曾說過,「我們沒有期待可以處事圓融、面面俱到的員工,我們就是接受星兒本身的獨特。

然而,在競爭性的就業市場,究竟要如何容納人的各種獨特性?姚怡萍表示,職場必須先理解星兒的需求和期待,才能讓他們在其中創造價值跟意義,「這不是同情,是一種相互的各取所需。有些星兒需要這份工作,我們也需要他們來替東友工作。」

儘管一個人真正的價值,不是能用成本或成效加減計算,但黃育仁也總是再三強調,東友做的是「產業」,而不是「慈善」。

「當星兒的績效能被量化,帶來正向的貢獻,那無論未來董事長換誰,下一個人應該都會支持,因為能賺錢的事沒有理由不做,加上還能協助到星兒,期盼透過這種方式加強續航力。」黃育仁說。



延伸閱讀:
1. 【圖文包】職場合理調整是什麼?點開轉譯包,員工雇主都受用
2. 【圖文包】CRPD 中的合理調整好幫手:你不能不知道的就業服務員
3. 【圖文包】從職業訓練到技能檢定,看「合理調整」打造無障礙學習環境
4. 屠崇軒/社會性農場在臺灣:透過農事與綠色照護療育人,生存模式是最大考驗
5. 活在家暴陰影中,自閉兒母親王幼玲:「只要想遠一點,就不知道該怎麼辦」


首圖/取自「東友科技星兒技術人才團隊 」FB 公開貼文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曾玉婷
曾玉婷

Right Plus 特約記者,文字工作者。喜歡書寫和音樂。志向是真誠對待生活中的每個枝微末節。最近經常會想起:「這是人們會說起的一年,這是人們說起就沉默的一年。」

文章: 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