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酷刑系列】突襲訪視移民收容所,揭發有辱難民人格的不當待遇/捷克 NPM 手記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 72
  •  
  •  
  •  
  •  

Link to English version

編按:今年 5 月,隨著蔡英文總統就職,監察院國家人權委員會將正式上路。隨著人權委員會成立,也將討論依聯合國 《禁止酷刑公約》設立國家級的酷刑防範機制(NPM),例如「酷刑防制委員會」(參考人約盟說明)。

臺灣的 NPM 若成立,依公約精神將有權責經常性突襲訪查所有拘禁場所,包括老人養護機構、監所等、兒少安置機構,甚至是本篇提及的移民收容所。

本系列「捷克 NPM 手記」由人約盟邀請捷克籍律師、臺灣民主基金會前博士後訪問學人崔寶維(Pavel Doubek),分享他過往在捷克 NPM 工作的實際經驗。捷克 NPM 自 2006 年成立以來,至今已針對各類拘禁場所執行超過 340 趟訪視行程,也讓數以千計居民受到保護。

本系列由人約盟編譯後,Right Plus 獲授權合作刊登。我們期望以此系列讓臺灣社會理解國家防範機制存在的必要,也作為相關單位在實際運作權責與方法上的重要參考。


撰文/崔寶維(捷克籍律師、學者,曾任職於捷克酷刑防範機制)
譯文/蔡逸靜 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研究員
主圖/捷克 Bělá-Jezová 收容所;取自
GlobalDetentionProject

2015 年,俗稱的「移民危機」重創歐洲──數十萬人來到歐洲邊境,其中以來自敘利亞、阿富汗與伊拉克的難民居多。他們的目標是西歐與北歐,尤其是德國、瑞典與法國。然而,至少有數百人在嘗試渡過地中海時溺斃,或死於人口販子擁擠的卡車之中。

位於中歐的捷克共和國成為多數移民前往西歐和北歐的過境國。有些人成功穿越了整個國境而不被發現,但也有些人遭到警察逮捕關押,總計有 8563 名非法移民於 2015 年被捕。捷克警方並未考量他們的個案情況差異,因此就連帶著小孩的家庭也一律遭受拘禁。這些移民被拘留的時間平均為 40 天,有些案例甚至長達 90 天。

目前捷克設有 2 間庇護接待中心(asylum reception centres)與 3 間外籍人士收容所(detention centres for foreigners)。(註 1)前者是讓有意入境的庇護尋求者(asylum seekers)在完成身分驗證、健康檢查等程序之前被關押之處,後者則是用來拘留那些即將必須被引渡出境的移民。在上述 2 類地點限制移民人身自由以管控國家邊境,固然是主權國家的正當權力,不過移民仍應受到普世人權標準提供的基本保障。

2015 年的歐洲移民危機中,一群從愛爾蘭船隻獲救的難民。圖/@ Wikimedia Commons

在這一波移民危機的開端,捷克國家酷刑防範機制(National Preventive Mechanism, NPM)迅速展開行動。它決定在原訂的年度計畫之外,前往一間位在布拉格東北偏遠地區的森林裡、名為 Bělá-Jezová 的移民收容所展開突襲訪視。接下來將會告訴各位,捷克 NPM 這項明智的決定與關鍵行動,如何成功引起全世界對於捷克境內移民人權問題的關注。

註 1:外籍人士收容所與僅隸屬於法務部監獄署的矯正機構不同,是由以下 3 個內政部所屬機關分工管理:
(1)難民機構署(Refugee Facilities Administration),為負責這類機構整體營運的專門機構;
(2)醫療中心(Medical Centre),負責這類機構內的醫療照護事務;
(3)邊境警察署(Foreign Police Directorate),負責這類機構內警方人力的管理。

過度收容、衣物不足、被迫與家庭成員分開

2015 年 8 月,捷克 NPM 對 Bělá-Jezová 收容所展開訪視。除了 NPM 部門的專職律師以及 2 名能夠翻譯波斯語、阿拉伯語與庫德語的口譯員,捷克監察使本人也加入了這趟訪視的監測團隊。

NPM 團隊抵達現場時,收容所負責人正好不在,工作人員嘗試阻擋 NPM 團隊成員進入,使行程延遲了 20 分鐘。隨後,NPM 團隊又遭到收容所駐警單位負責人阻撓,拒絕團隊把相機帶進所內使用。經過艱難的談判,對方終於同意讓 NPM 團隊展開訪視。

捷克 Bělá-Jezová 收容所。圖/取自維基百科

我們很快發現,移民收容所的整體環境與待遇並不適當,遠低於應有的人權標準。儘管該收容所人數上限為 270 床,當時卻有 659 人被拘留於此;其中包括 142 名孩童、5 名無人陪伴的外籍未成年人(介於 15 至 18 歲),以及 13 名庇護尋求者。

原則上,應將正在申請庇護地位的移民收容於庇護招待所而非外籍人士收容所,但是當時捷克政府無力處理這麼多的移民,所以才會出現有人被關押在 Bělá-Jezová 的情況。這當然是違反捷克法律的。另一方面,除了一些庇護申請遭拒、將被遣返出境的移民,有許多被關押在 Bělá-Jezová 的人實際上並無機會正式提出庇護申請。

NPM 發現,這些收容人並未獲得足夠衣物,許多人甚至沒有鞋子穿。有些移民已經在收容所內待了好幾週,卻連基本的盥洗用品也沒有。所內居住環境十分汙穢,甚至還有爆發沙門氏菌感染的問題。有些收容人必須徵詢所方人員同意才能使用廁所與取水。

Bělá-Jezová 內部情況。圖/捷克護民官(監察使)公署授權提供

由於語言障礙與資訊管道不足,這些移民就連自己身在何處、接下來會如何也都不太清楚。他們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被關在像監獄一樣的地方,也不了解為何得交出手錶、鞋帶、皮帶與錢財。由於手機被警方取走,他們無法與親戚聯繫。有些家庭成員甚至被迫彼此分開。

收容所周邊環繞著高大的鐵絲網,還有帶著警犬、全副武裝的警察來回巡視,這些因素都加深了收容人的焦慮與沮喪。就連分發食物時也都有戴著面罩頭盔的警察在場。即便所內待遇如此糟糕,每一位移民──包括 18 個月以上的孩童──都得繳納每日 242 克朗(約 318 元新臺幣)的收容費。以此類推,收容 30 天的費用為 7260 克朗(約 9,554 元新臺幣)。對於一家 4 口來說,一個月就必須繳納 29040 克朗(約 38237 元新臺幣)。

在這趟訪視的最後,捷克監察使當下即告知並要求收容所負責人應立即採取幾項改善措施,包括提供收容人適當的食物、衣物與鞋子,確保他們能自由使用廁所與自來水。訪視結束 9 天之內,NPM 團隊便迅速將觀察到的問題完整闡述在訪視報告中。其報告強調,該收容所的物質條件、組織運作與人力資源並不足以收容如此大量的移民,而且這些問題已經到達不當對待(ill-treatment)的程度。

隨後,捷克 NPM 將這份報告發送給內政部所屬的 3 個主管單位,並設下 14 天期限,要求其回應 NPM 建議並說明改善措施。(註 2)雖然捷克 NPM 並未在時限內收到回覆,不過至少讓法務部長與人權部長決定進一步調查問題的嚴重性,並且加入捷克 NPM 在 2 個月後展開的追蹤訪視。這 2 位高階政府官員加入訪視的象徵性意義,乃是把這個議題推上國內與國際關注的重要因素之一。

註 2:應直接為 Bělá-Jezová 負起責任的部門即為前註 1 所提及的 3 個隸屬內政部的單位。此外,捷克監察使也向內政部長、勞動與社會事務部長、教育、青年及體育部長、法務部長以及人權部長通知 NPM 在 Bělá-Jezová 的調查發現。

收容所外的非正式貨櫃屋,甚至拘禁著受監視的移民

為評估權責單位落實建議的情況,捷克 NPM 在 2015 年 10 月對 Bělá-Jezová 展開另一次訪查。監察使本人同樣參與了這次行動,不過還加上了前面提到的法務部長與人權部長隨行,他們雖非 NPM 團隊的成員,但基於各自的職權,仍一同前來督察收容所的環境。

然而,捷克監察使與 2 位政府高階官員的在場,仍然無法排除該收容所駐警單位負責人的阻撓;經過一段時間的談判,對方終於同意 NPM 團隊可以使用相機,訪視才得以正式展開。

這一趟追蹤調查確實有發現一些改善之處,但是該收容所的整體環境仍然稱不上令人滿意。收容人數已降到 397 人,不過其中 1/4 都是未成年人。一部分移民仍然缺乏基本物資。此外,儘管這個季節的天氣已經逐漸轉寒,仍有非常年幼的孩童僅有拖鞋可以穿。

圖/PxHere, CC0 Public Domain

而且,就當我們正準備要結束訪視時,卻意外在收容所園區以外的樹林中發現數個貨櫃式的組合屋。隨著我們走近,被拘禁在此的移民對我們舉起標語:「我們是難民,不是犯人!」、「救救我們,拜託!」這實在是件令人震驚的事情,因為收容所的負責人並未告知 NPM 團隊有這樣額外的收容設施。

我們靠近檢視,發現共有包括孩童在內的 56 名移民被關押在這個如同牢籠般的封閉空間裡:22 個艙屋被排列成一個長方形的建築,再由鐵網覆蓋上空。

受訪者表示,他們不被允許離開這裡,也不能參加任何活動,警察隨時會來點名算人頭,有些警察也會戴著面罩頭盔。這些移民更遭到警方與所方人員的不雅對待,包括推擠他們、吐口水、叫他們「恐怖分子」。此外,當這些收容人要被移至其他地方時,都會被慣例的銬上手銬。

Bělá-Jezová 收容所外圍的非正式貨櫃屋。圖/捷克護民官(監察使)公署授權提供

基於在此發現的嚴重情況,捷克 NPM 認定這樣的待遇已經構成《歐洲人權公約》第 3 條所禁止的有辱人格之對待(degrading treatment)。捷克監察使在訪視報告中寫道:「言語也難以充分傳達被關押者所處的環境與心理狀態。任何見證者都會詫異於該機構的去人性化程度被關押的兒童處境,以及由管理層默許的有辱人格待遇。」隨後,捷克 NPM 向內政部提出了 12 點具體改善措施,以及為了防範不當對待再度發生的數項系統性改革提議。

NPM 訪視的影響

這趟追蹤訪查的結果顯示,在移民收容所中的不當對待仍然持續發生。NPM 的調查發現獲得多個國際媒體轉發,特別是其蒐集的生動照片與訪問證詞,在國內與國際上引起各方對於捷克人權問題的激烈爭辯。

比如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扎伊德·拉阿德·侯賽因(Zeid Ra’ad Al Hussein)也對捷克政府發出嚴厲批判,呼籲其應立即採取行動終止這樣的不當對待;同時,他也高度讚揚捷克 NPM 所做的努力與貢獻

圖/Thomas Hawk @ flickr, CC BY-NC 2.0

即便對於捷克官員與一般公民來說,將 Bělá-Jezová 收容所內的情形公諸於世並不是一個令人愉悅的時刻,但這確實帶來正面影響。捷克政府受到國際社會更加嚴格的監督檢視,NPM 與國內公民團體也獲得鼓舞,更加積極動員與施壓政府尊重移民人權。

2016 年,捷克 NPM 再度來到 Bělá-Jezová,結果發現該收容所已經幾乎人去樓空,僅只剩下 9 名女性移民被關押在此。其生活條件逐步改善,部分可歸功於整體移民人潮的減少。

不過,回顧起將近 5 年前發生的那些事情,我們仍不禁要問:倘若當時沒有 NPM 的存在,可會有人揭發那些被關在樹林深處的移民所受到的有辱人格待遇?假使沒有 NPM 親赴現場蒐集的有力證據,社會大眾是否仍會同情他們的境遇呢?


延伸閱讀反酷刑系列:
0. 酷刑不只存在歷史,更是當今社會的進行式:認識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
1. 【反酷刑系列】如何防止警方濫權與酷刑?全裸搜身必要嗎?/捷克 NPM 手記
2. 【反酷刑系列】從酷刑到人道監禁,捷克獄中的精神障礙受刑人/捷克 NPM 手記
3. 【反酷刑系列】借鑑捷克,國家如何防範老人之家與機構虐待?/捷克 NPM 手記
4. 【反酷刑系列】突襲訪視機構耗時耗力,國家酷刑防範機制如何擬定訪視計畫?/捷克 NPM 手記
5.【反酷刑系列】杜絕機構酷刑,國家防範機制如何規畫突襲訪視行程?/捷克 NPM 手記
6. 【反酷刑系列】突襲訪視兒少安置機構,從人權角度辨識壓迫/捷克 NPM 手記
7. 【人權星期三】國家的良心與軟實力、政府內建的除錯程式——國家人權委員會誕生
8. Right Plus 與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人約盟)合作專欄:權權之心


參考資料
1. Public Defender of Rights, Report on Visit to the Facility for Detention of Foreigners Bělá-Jezová (August 2015)
2. Public Defender of Rights, Evaluation of the visits of the Facility for Detention of Foreigners Bělá-Jezová (August and October 2015)
3. Public Defender of Rights, Visits of the Facility for Detention of Foreigners Bělá-Jezová (December 2016)
4. 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Office of the High Commissioner, Zeid urges Czech Republic to stop detention of migrants and refugees (October 2015)

立即支持更多公益報導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 72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