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 620 世界難民日:全球 1% 人流離失所、超過 4 成未滿 18 歲、百萬兒童在流亡中出生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 13
  •  
  •  
  •  
  •  

翻譯/王詩菱 Glocal Action 全球在地行動公益協會企畫經理

620 世界難民日前夕,聯合國難民署(UNHCR)最新發表的《全球趨勢》(Global Trends)報告。報告指出,2020 年因戰爭、暴力、迫害與人權侵害而逃離家園的人數來到將近 8240 萬人,比 2019 年底的 7950 萬人增加 4%,再創新高。

報告顯示,至 2020 年底止, UNHCR 轄下共有 2070 萬跨境難民(refugees),還有 570 萬巴勒斯坦難民與 390 萬委內瑞拉人流亡海外;另有 4800 萬人在母國境內流離失所(internally-displaced persons, IDPs),與 410 萬名庇護尋求者(asylum seekers)。

全球無家無國報告 10 大摘要快速掌握

  1. 全球流離失所的人數連續第 9 年持續增加,人數已高達全球總人口數的 1%,來到 8240 萬人,相較 2019 年上升 45%(7950 萬),是 10 年前的 2 倍。
     
  2. 總計 8240 萬人中,包括 2070 萬避居他國的跨境難民(refugees)、570 萬家園遭侵占的巴勒斯坦人、390 萬流亡的委內瑞拉人、410 萬正尋求難民身分庇護者(asylum-seekers),以及 4800 萬在母國境內流浪的人(境內流民,internally-displaced persons, IDPs)。
     
  3. 在 8240 萬人中,有高達 42% 是未滿 18 歲的兒童與青少年。自 2018 至 2020 年間,有近 100 萬名兒童在流亡中出生。
     
  4. 2020 年因疫情尖峰,超過 160 國封鎖國境,其中 99 國拒絕為難民網開一面。得以受庇護的難民人數受疫情衝擊大幅下跌至 34400 人,是 20 年來最低記錄。
     
  5. 在極端氣候與全球疫情下,經濟危機與糧食危機都嚴重惡化,全球落入極端貧窮的人口達到 1.19 億至 1.24 億之間。
     
  6. 疫情使得武裝衝突暫時減少,但隨著疫苗普及與各國逐漸鬆綁,預期全球衝突在 2021 年將超越前 2 年
     
  7. 在 2070 萬避居他國的跨境難民中,有超過 2/3 難民來自敘利亞(670 萬)、委內瑞拉(400 萬)、阿富汗(260 萬)、南蘇丹(220 萬)和緬甸(110 萬)。
     
  8. 聯合國認定的幾個「最低度開發國家」(The Least Developed Countries)收容了全球 27% 的難民,並有 86% 的難民避居在緊鄰衝突區的鄰國與中低收入國家。
     
  9. 土耳其連續 7 年成為全球收容難民人數最多(370 萬人)的國家,其後為哥倫比亞(170 萬人,含委內瑞拉流亡者)、巴基斯坦(150 萬)、烏干達(140 萬)、德國(120 萬)。
     
  10. 全球 10 年來流離失所的人數持續暴增,預計在不久的將來即會突破上億人。

顯然,即便在疫情籠罩下與全球停火的呼聲中,衝突仍持續迫使無數人民逃離家鄉。UNHCR 呼籲,全球領袖應加強促進和平、穩定與合作,終止並扭轉全球流離失所人口近十年來因衝突與迫害不斷增長的趨勢。

「每個數據背後,都是一個被迫遠離家園的人,以及流離失所、強取豪奪和苦難的真實故事。他們亟需我們的關注與支持,除了人道救援,更需要共同為他們的困境找到解決之道。」

UNHCR 高級專員菲利普・格蘭迪(Filippo Grandi)表示:「1951 難民公約(Refugee Convention)和 2018 難民問題全球契約(Global Compact on Refugees)提供了處理難民問題的法律框架與工具,然而我們需要更大的政治意志來正視源頭的衝突與迫害等問題。」

尤其 18 歲以下的未成年人占全球流離失所總人數的 42%,在曠日持久的危機中面臨特別多的風險。UNHCR 最新數據顯示 ,2018 至 2020 年間,有將近 100 萬兒童出生就是難民,其中許多孩童經過數年仍無法擺脫難民身分。

格蘭迪表示:「無數孩童在流亡的狀態下出生,這樣的悲劇應該促使我們盡更大的努力來阻止與終結衝突與暴力。」

4 歲的敘利亞難民穆罕默德在 UNHCR 支持的約旦難民社區中心品嘗草莓。圖/UNHCR

報告也指出,2020 年疫情尖峰期間,超過 160 國封鎖國境,其中 99 國拒絕為尋求庇護者網開一面。然而,隨著配套措施的改善,例如邊境醫療篩檢、健康證明、入境隔離檢疫、簡化登記程序、遠距面試等方式,愈來愈多國家找到兼顧保障尋求庇護者權益與防疫的方法。

除了跨境難民外,成千上萬的人們在國境內逃難,這一年,衣索比亞、蘇丹、薩赫爾地區國家、莫三比克、葉門、阿富汗與哥倫比亞等國的危機造成 230 萬人流離失所。

2020 年約有 320 萬名 IDPs 和 25 萬難民返鄉,相較 2019 年分別減少 40% 與 21%。另外有 33800 人歸化庇護國。難民安置人數因為名額驟減與疫情衝擊大幅下跌至 34400 人,是 20 年來最低紀錄

讓每個人都有安身的權利全球需團結共同承擔

曠日持久的衝突、極端氣候、疫情衝擊下的經濟危機,導致糧食危機在 2020 年嚴重惡化;嚴重衝突中的南蘇丹、敘利亞、中非共和國都瀕臨饑荒,使得 2021 年前景更加堪憂。世界銀行估計,2020 年因疫情陷入極端貧窮的人口將落在史無前例的 1.19-1.24 億人之間。

整體而言,全球 2020 年有紀錄的衝突與暴力有所減少,但是這些數據在特定國家卻增加了。隨著疫苗接種普及的國家逐漸鬆綁防疫措施,武裝衝突地點與事件資料(ACLED)預期全球衝突的程度、地點與參戰方將在 2021 年大幅增加,甚至超過 2019 年與 2020 年。

非洲蒲隆地的官方公衛工作者,他們正為從盧安達回國的人進行新冠肺炎快篩。圖/取自 UNHCR 全球報告

此外,氣候變遷持續迫使更多人流離失所,並對已經失去家園的人們帶來更多風險與傷害。貧窮、糧食危機、氣候變遷、衝突、流離失所等問題之間的相互影響愈來愈劇烈

近 10 年來流離失所人數持續暴增,突破億人已經不是「會不會」的問題,而是「什麼時候會發生」的問題。預防衝突並確保流離失所者的困境能獲得解決方案,顯然是當務之急。

雖然世界各地仍有許多衝突持續蔓延,2021 年初我們仍看見了一絲希望。美國政府宣布將接收更多的難民安置,包括 2021 年 62500 人與 2022 年 125000 人;哥倫比亞政府也宣布提供超過百萬名委內瑞拉流亡者暫時庇護資格。

格蘭迪強調:「唯有各國領袖與具影響力的人們拋棄成見與意識型態,專注於預防與解決衝突並保障人權,才有可能找到解決方案。」我們需要更多像這樣的團結與共同承擔,來成全全球流離失所者的權利、需求與希望,並實現《全球難民問題契約》的願景。


延伸了解衝突與流浪:
1. 【編輯手記】22 歲敘利亞大學生:「除了笑,你沒辦法做任何事。」
2. 難民是一種狀態,而不是身分/讀《走入戰火邊界,我所見的一切:鄭雨盛,與難民相遇》

延伸認識創新共融的難民服務:
1. 最適合新移民的工作:在德國博物館因相遇而理解,因受苦而共鳴
2. 珠寶設計師人生大轉彎,開創約旦首間女性水電行
3. 化垃圾為麵包:讓廢棄帳篷、救生衣與橡皮艇,繼續守護脆弱的難民
4. 從「國家的負擔」到共學創業,「社區企業週期」成功孵化難民微型企業
5. 橫掃各大創新獎、結合電玩與公益的識字遊戲!無國界電玩:「社區參與是組織工作的核心」


首圖/2020 年 7 月,剛果尋求庇護者在烏干達和剛果民主共和國邊境附近等待健康檢查;取自 UNHCR

立即支持更多公益報導

Right Plus 編輯部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 13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