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週報|9/24-9/30】近 7 成 LGBT+ 學生聽過老師發表恐同言論、高雄公車刷卡不再播報「優待票」、瑞士公投通過同婚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 83
  •  
  •  
  •  
  •  

1. 精神障礙|屏東縣精神病人攻擊超商店員,凸顯社區支持不足

9/26,屏東縣高樹鄉一名遭列管的精神病人,前往超商購物時沒戴口罩,女店員出言提醒,但該名病患卻暴怒,直接進入櫃臺壓住女店員毆打,並以手指攻擊眼睛。女店員送醫後,鼻子骨折、一眼視網膜剝離,一眼撕裂傷。

立委王婉諭指出,這次案件的行為人其實有長期就醫的紀錄,社區中卻沒有足夠的支持機構與網絡,只能反覆的往返於「病房」與「家門」間。

王婉諭提到,理想的社區服務重視的是病人、照顧者與家庭的整體生活,讓患者在離開醫院後,有社區精神復健機構等服務來承接。

不過,王婉諭說,臺灣的社區服務非常缺乏中央政府在政策與經費上的支持,中央目前的政策,只是一再的將壓力下放給第一線社區的社工人員,導致資源及人力上嚴重的分配不均。

另外,第一線醫療人員也夾在病人醫療自主權、民眾對社會安全的關注之間,進退兩難。

2. 性別|同志校園經驗調查:將近 7 成學生聽過老師、教官發表恐同言論

同志諮詢熱線協會」與美國同志組織合作,在去年 7 月到 9 月,針對臺灣就讀國中、高中職、五專(專一至專三)的同志學生,進行網路調查。最後獲得 1226 份有效問卷,是臺灣第一個針對 LGBT+ 學生的校園經驗調查

調查顯示,35.6% 的填答者曾因自己的性傾向,在校內感到不安全﹔其中,又有 49.9% 的填答者表示曾想要逃避校園集會,更有 4.9% 的 LGBT+ 學生曾因感到不安全而曠課或缺席至少一天。

此外,LGBT+ 的偏見言論在校園內很普遍,而且有 40.6% 學生表示,出現恐同言論時,教職員就算在場也不介入;甚至有 68.5% 學生指出,曾聽過學校老師、教職員或教官本人發表恐同言論。同志諮詢熱線協會指出,同志學生校園處境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示意圖/Taiwan Scenery Gallery @ Flickr CC BY SA 2.0

3. 身心障礙|「優待票,上車」身障被迫揭露身分,高雄公車刷卡機不再報票種

高雄市公車票種分為全票、優待票和學生票,其中優待票包含「身障」及「敬老」等身分。過去,高雄市公車刷卡機驗票時,驗票機會以語音說出是刷哪款票種上車,如果持優待票刷卡,驗票機就會發出「優待票,上車」的語音。

有心智障礙孩子的家長說,孩子是輕度心智障礙者,外表看不出來,但過去持優待票搭公車,被語音播報出來,感覺被迫揭露身分。

9/28,交通局表示,即日起驗票機不再播報票種,不論使用哪一種票證,均統一語音播報為「嗶,上車」或「嗶,下車」,不再區別票種。

4. 身心障礙、長照|「旅遊危機」變成「社福轉機」,臺東愛心計程車上路

最近臺東縣政府與計程車業者「臺灣大車隊」合作,組成愛心計程車隊,10/1 起上路,只要使用「臺東敬老博愛卡」搭乘就可享有優惠。

「臺東敬老博愛卡」是臺東縣推出的市民電子票證,設籍臺東年滿 65 歲的長者、領有身心障礙證明者,都可以向鄉鎮市公所申請核發,除了可以自行儲值現金,政府每月也會在卡片中存入 1500 點社會福利點數,供民眾使用。

臺東「愛心計程車」的計費方式,車資百元以下補助 36 點,101 元以上補助 72 點,由臺東卡額度內扣點,多餘的款項由卡片內儲值的現金直接扣除,若扣除現金儲值部分後,車資仍不夠,再自行補現金差額。

近來因疫情影響,車行業者也正經歷轉型,這項「愛心計程車」服務,同時也可以改善部分計程車駕駛的生計。

5. 性別|講笑話不代表可以被嘲笑!脫口秀女演員戀愛經歷被拿來開性玩笑

知名脫口秀演員曾博恩所屬的「薩泰爾娛樂」公司,前陣子推出讓喜劇演員互相吐槽的節目〈炎上〉,現場票房銷售一空,在網路也受到歡迎。不過,〈炎上〉班底、脫口秀演員龍龍,9/30 控訴薩泰爾旗下的脫口秀演員老 K 對她言語霸凌。

龍龍指出,她曾和薩泰爾娛樂另一名脫口秀演員賀瓏交往,兩人最後和平分手。錄製〈炎上〉時,老 K 的脫口秀段子中,把兩人交往的事情拿來開玩笑,龍龍看稿時就多次要求刪除該橋段,彩排、總彩排時都確實有刪除,但正式演出時,老 K 仍當著 4000 多名觀眾的面前,把這個橋段講出來。

雖然薩泰爾娛樂依照龍龍要求,在影片上傳至網路前,把這個橋段剪掉。但龍龍指出,自此之後,老 K 就多次透過直播說龍龍「開不起玩笑」,還在與他人共同直播時,與直播夥伴提到:「龍龍被賀瓏 X 過,所以個性變得扭曲。」

對此,女性主義者 V 太太提醒,有些與女性相關的性玩笑,凸顯了厭女情結還是存在,就很少有男性會被笑說「被人 X 到性格扭曲」,因為在父權社會裡,性上的征服和數量是男人的功勳,但對於女性而言,性常常是羞辱女性的工具。

示意圖/Photo by Daiga Ellaby on Unsplash

6. 性別|瑞士保守派發起公投反對同婚,結果讓同性婚姻直接合法

目前,瑞士同性伴侶可以登記為民事「伴侶關係」,但伴侶不能享有和配偶一樣的權利,也無法因為伴侶資格取得公民資格、共同領養小孩等。

去年 12 月,瑞士國會通過法案,允許同性婚姻,但遭到瑞士保守派民眾反對。反對者集結 5 萬份連署,要求透過公民投票,直接決定是否能允許同婚。

今年 9/27,公投結果出爐,贊成瑞士政府「婚姻平權」法案的票數,占了 64.1%,而且全國 26 個邦的贊成票都過半,未來,同性伴侶在瑞士將可結婚,瑞士將也成為全球第 30 個,同性婚姻合法的國家。

7. 性別|伊波拉帶來性侵?進駐剛果期間,WHO 人員犯下 80 起性侵案

2018 年到 2020 年間,世界衛生組織(WHO)攜帶大筆資金及人力進入「剛果民主共和國」,協助控制伊波拉疫情。但 2020 年,卻有媒體披露,多名剛果女性指控 WHO 的男性工作人員對她們進行性剝削和虐待,WHO 因此展開調查。

9/28,WHO 公布調查的最終報告,報告中記錄了超過 80 起性侵案件,受指控的有 20 名前 WHO 工作人員。

大部分被指控者來自剛果當地,是臨時受雇於 WHO 的工作人員,他們利用自己的職權,以「升職」或「加薪」等理由,脅迫女性進行性交易。其中,有 9 名女性稱被性侵,29 人非自願懷孕。

一名受害者表示,「如果你乖乖就範,馬上就能得到一份工作」,她說,自己一開始只是伊波拉治療中心的衛生員,一個月後就被提升為醫療站主管;也有人在拒絕性交易後被解雇。

報告指出,國際組織的工作存在「明顯的結構性缺陷」,無法因應性剝削和性虐待的風險,受害者感覺到,加害者不會因此受到 WHO 任何懲罰。

2018 年到 2020 年間,WHO 多名工作人員被指控性剝削和性虐待。圖為今年 2 月 WHO 人員在剛果持續協助抑制伊波拉疫情。圖/WHO

8. 無家者|疫情下,洛杉磯無家者新增 2 萬人,市政府將禁止無家者紮營

洛杉磯是全美國無家者問題最嚴重的城市之一,總人口 400 萬的洛杉磯市,無家者達 4 萬人,人數僅次於紐約,扣除安置於收容所或臨時住處者,約 2 萬 9000 人住在街頭或車上。今年 3 月,社福團體估計,疫情下無家者人數又增加 2 萬人。

在洛杉磯,大量帳篷盤據人行道和公園。洛杉磯市議會今年 8 月初通過一項法令,全面禁止無家者在學校、公園、圖書館附近搭設帳篷。

除了驅離無家者,洛杉磯市議會 8 月也通過一項計畫,目標 2025 年前建造 2 萬 5000 戶公共住宅安置無家者,但政府興建公宅的速度,趕不上無家者增加的速度。而且也不是所有的無家者,都願意接受安置。

經常為無家者權益發聲的洛杉磯市議員波寧(Mike Bonin)主張劃出特定區域,供無家者紮營過夜,他認為一旦市政府禁止他們搭帳篷,政府又無法提供充足床位,抗拒搬遷的無家者可能就此犯法入獄,陷這些艱苦生活的人們於不義。

9. 性別|跨性別想改名得先動手術?土耳其最高法院批評地方法院「濫用權力」

過去,土耳其民眾對跨性別者十分不友善,跨性別者不只生活中處處被歧視、時常遭到暴力威脅,有的跨性別甚至無故遭到謀殺

因此,土耳其的跨性別者通常盡可能低調,以保安全,但許多跨性別者常常因為名字或身分證性別標示跟「外表」搭不起來(例如穿著像女生,但名字像男生),而在公共場合「被迫出櫃」,身陷危險。

近日,土耳其一名跨性別女性希望變更姓名,但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地方法院拒絕他這個申請,理由是因為當事人「沒有進行性別變更手術」,這位跨性別者對判決結果不服,於是上訴至最高法院。

近日,土耳其最高法院做出進步的判決:最高法院認定地方法院的判決是「濫用權力」、違反平等原則,要求將此案發回地方法院重新審理。

土耳其官方、民眾對跨性別者都十分不友善。圖為土耳其跨性別運動者漢德・加達莉(Hande Kader),2016 年失蹤並遭殺害,官方也沒有公布他的死因。圖/Şener Yılmaz Aslan/MOKU @ Wikipedia CC BY 2.0

10. 人權|塔利班槍殺歌手、占領音樂學院,阿富汗音樂家:感覺靈魂被剝奪

阿富汗政權遭到伊斯蘭武裝組織塔利班掌控後,塔利班除了打壓女性權利外,還宣稱伊斯蘭教禁止音樂,要求民眾不要聽音樂。今年 8/27,阿富汗民謠歌手安達拉比遭塔利班成員從家中拖出、開槍處決,引發許多歌手、音樂家的寒蟬效應。

今年 26 歲歌手尼克札德受訪時說,塔利班掌權後,禁止民眾玩音樂、聽音樂,更不准街頭演唱,過去以表演音樂跟演唱為業的尼克札德因此失業,為了維持生計,有時還必須賣掉家用電器才能生存。

就讀音樂學院的 18 歲學生芭哈爾也說,塔利班進入學校前就宣布要掌管音樂學院,當時她不得不把中提琴留在學院裡,並盡快離開,她猜自己的中提琴可能早就被毀了。芭哈爾認為,她雖然還活著,禁止音樂卻讓他感覺靈魂被剝奪了。

雖然塔利班一再向強調會確保阿富汗人民該有的權利,但禁止音樂的事實擺在眼前,將可能讓阿富汗當地的音樂發展呈現停滯。

立即支持更多公益報導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 83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