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迴不難回】企業與公益創新雙贏,為全臺原鄉提供全新想像

分享給朋友
  • 628
  •  
  •  
  •  
  •  

主圖攝影與影片製作/66 號工具人;全專題請見【重磅專題,南迴不難回】


裕隆自 2013 年起便積極發展福祉車,在多方拜訪身障團體、了解需求後,於 2016 年 5 月推出第一臺國產多功能高頂休旅車「納智捷(Luxgen)V7」。

加高頂,以及多點固定器和單點式安全帶,都是為了讓大小輪椅能順利上車、安穩固定,並且讓大型的輪椅座能往前推移,讓輪椅使用者能真正和家人坐在一起,一起來一趟「無障礙小旅行」。(參考:坐輪椅只能繭居家中嗎?無障礙小旅行指南,讓全家出遊不是夢!

智慧醫療車 4 號車。攝影/葉靜倫

除了众社會企業,從最初的無障礙旅行推廣,到後來南迴二鄉實驗性的老弱身障就醫接送,裕隆集團公共事務部經理陳蔓嫻都是重要的幕後推手。她長期關注偏鄉交通,在她眼中,特別是南迴最南端的達仁、大武二鄉,在高齡化與少子化的疊加之下,交通障礙籠罩了南迴人日常生活的每一個細節,其影響遠高於經濟弱勢、青年流失、隔代教養等大家所熟知的原鄉困境。

換言之,「解決交通的事,可以解決好幾個家庭不同的問題」。而交通的事,正是裕隆集團的本業。

用本業做公益,服務共享

對裕隆來說,以租車模式「捐服務不捐車」,不但能避免許多地方常見的、在地團體寡占把持資源現象,也能有效減輕團體養車的成本,將重資產轉為輕資產。並且以循環經濟的理念鼓勵共乘、服務共享,也將每臺車落地後折舊的殘值發揮到極限。

攝影/Jessica

更重要的是,原鄉交通長久以來無利可圖,難以吸引外部營運商進入,公部門長年和當地車行簽約、訓練私營業者彈性接送等嘗試皆難收成效,每年補助還動輒千萬。而智慧醫療車計畫打破出發點直接駐村、降低空趟成本、高彈性接送,可說是開啟營運商進場的前導試驗(Pilot Program),也為全臺原鄉交通提供全新的想像。

近年新北市的長照開始試著跟車隊「買服務」,跳脫補助邏輯讓車隊自付營虧、自行評估經濟規模再簽約為長照特約接送車,也是類似的概念。但這種模式在長途耗損運具的原鄉,光是成本估算就不可能相提比論。

「偏鄉需要的不是最大規模的投入,而是要以適當的配套去維運出小規模的、當地可承受的量體。」陳蔓嫻直言:「許多補助預算用城市的邏輯去思考偏鄉運具,忽略巨大的養車和起始點太遠、空趟接人的隱形成本,當然容易失敗。」

當地的其中一個公車站。攝影/葉靜倫

企業與公益夥伴的合作實踐

有了美好的初心,接下來還需要夥伴。除了兜攏各方資源、協調訓練駕駛、熟悉老弱需求、能夠把關照顧價值的众社會企業,以及剛開始支持計畫的臺積電、中華電信、中油、交通部運輸研究所等多方協力,最重要的是一個能夠信任、願意創新,也願意付出的在地夥伴。

公益團體如何和企業合作,相關討論行之有年。理論上,每個人都希望合作互惠平等,企業不只能提供資金,最好的方法是跟自身本業結合;公益團體則不只限於被動收受,還能發揮自身對議題的了解和紮根在地的社區力,相輔相成。

然而實務上,這種美好的合作關係萬般困難。尤其近年來許多企業被要求履行「企業社會責任」(CSR),壓力倍增,但商業公司對公益生態不理解,輕則撒錢了事,重則干涉專業、以營利思維想像非營利的運作,且短期內看不到積效立刻抽身,導致公益服務腰斬;或為了將資源花在刀口,要求公益團體提出繁瑣的核銷與究責報告,甚至頻繁要求舉辦記者會等諸多活動,宣傳企業公益形像。

扶輪社捐給南迴協會的日照中心專車。攝影/葉靜倫

另一方面,公益團體往往也不理解企業的思維語言,做質性服務的要數字提不出數字,要成效說不出所以然,進展速度和管理模式也跟不上企業腳步,還經常被要求生出感人的個案故事發新聞稿,衝突頻生。所謂的「合作」,到最後多半脫離不了資源為大、以上對下的姿態失衡。

然而,南迴協會成熟的自主性與社區力,對陳蔓嫻來說卻求之不得。她想要試驗一個理想中的計畫,卻沒有力氣在地管理、做人事維運;她想用企業本業而非捐款做善事的視角,提供南迴一個全新的用車模式,但沒有南迴協會的在地磨合,不可能實現。

「我們和他們聊完就知道可以合作,我們認同他們的理念。」陳蔓嫻說:「很多人會糾結在團體的行政程序和報告做得好不好、有沒有規模用資源,但我們看到他們想做事的心,我們充分告知彼此的角色,把共識拉近,讓他們知道雙方都需要付出。」

南迴協會深耕在地 10 年,為部落創造不少就業機會。圖為土坂村活動中心。攝影/葉靜倫
智慧醫療車停在大武鄉南興村。攝影/葉靜倫

從企業到公部門,跨部會合作永遠最難

付出確實是雙方的。除了南迴協會在實務現場滾動修正,陳蔓嫻在裕隆這端也一點都不輕鬆。雖然身在集團本部,但集團旗下的裕隆汽車、納智捷、中華汽車、裕融企業、格上租車,每一間都是獨立的上市櫃公司或利潤中心,各自有其目標和資源配置。她必須先做內部提案,向上溝通,一一說服。

陳蔓嫻最後說服格上租車用長租的較低租金,提供短租的完整服務,包括爆胎、維修、保養、道路救援等,這些原本都會是公益團體養車的隱形成本。她也努力讓裕隆汽車、納智捷和裕融企業先以公益模式,贊助 5 臺車每年約 200 多萬的租金。

納智捷在臺東沒有保修點,她又請納智捷協調中華汽車的經銷商匯豐汽車做支援。她甚至「順手」媒合中華汽車,贊助南迴協會的方舟教室與餐車就業方案,把服務延伸到偏鄉教育和地方創生。

中華汽車「幸福守護計畫」在南迴贊助的 6 號車,支持方舟教室。圖/取自計畫官網

「我們讓格上不賠錢,讓集團的上市櫃公司以 CSR 概念來贊助,讓品牌公司把行銷廣告預算轉換成公益服務和高齡長照方案,讓每個人覺得資源投放划算,也讓集團知道這對未來的營運創新有幫助。這種跨部會的創新模式推動,不只在企業,我認為在政府部門間也很需要。」

陳蔓嫻提到的「政府部門跨部會」之必要,在南迴和許多原鄉正是活生生的例子。對原鄉來說,那些交通、醫療、經濟等複合式的生活困境,到了公部門,往往被業務分科、硬生生切割。

例如交通部佈建公路運輸,以載運人數和車趟次來計算成效,但一碰到身障者和老弱就醫需要的「無障礙接送」,突然就變成衛福部的事。然而,社政部門也未必打算接手。

臺東縣社會處副處長高忠雲受訪時便直言,身障老弱「行」的困難,依據《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本就是交通單位該解決的事,如同建築法規有無障礙規定、停車場有無障礙車位、捷運的無障礙設施幾乎暢行無阻,「交通部門就該解決交通的事」。

高忠雲甚至直言,如今接送身心障礙者的復康巴士,其實已是社政部門「多做的」,是因為注入了身障服務思維才被丟到社政單位,實則是在填補交通佈建的不足。他也提醒,如今有些地方政府已經直接將復康巴士的採購案,發包給運輸公司而非社福團體。

高忠雲還坦言,臺東 26 臺復康巴士,如今運作已到極限,長照專車則必須服務失能最嚴重的前 10% 患者。以臺東的資源,無論是身障還是長照系統,都沒有餘力跑到偏遠的南迴二鄉,去服務那些「亞健康」的老弱貧病。

高忠雲語出驚人,實際上交通部近年確實也多次往返南迴,交通部運輸研究所也協力開發了智慧醫療車派車系統。然而這 60 公里外偏遠二鄉的「無障礙」接送,終究是原本不管哪個單位都沒人做,直到民間自發試驗才補上的缺角。

集眾人之力讓計畫永續,讓每個人都能被承接

另一方面,企業贊助最常發生的就是內部異動、贊助款無預警終止。南迴協會 10 年來經歷各方資源來去,今年受疫情影響,許多企業亦紛紛「暫緩」,不可能不擔心。

陳蔓嫻深知公益團體的不安全感,也坦言裕隆確實還在觀察服務效益如何最大化,以及如何將現行的 CSR 支持模式,排除法規、營運和制度上的障礙,轉換成可複製的商業模式,以企業的本業「創造共享價值」(Creating Shared Value,CSV)。

但她也指出,整個計畫從一開始就以系統監測里程、駕駛狀況、車況數據,最終所有的成本都可以算得出來,之後只要繼續付得出租金,格上沒有道理不做生意,南迴協會也能持續運作。

「我們現在還願意以公益支持幾年,但就算未來真有變數,只要總成本算得出來,大家都可以用各種形式一起支持,例如換算金額後開放企業認養里程數、向群眾募資捐贈公里數等。」陳蔓嫻說:「這樣也能改變捐助思維,讓大家知道,捐硬體和資產不是唯一的方式。」

众社會企業創辦人林崇偉進一步解釋,只要能換算出每公里的駕動資源,未來不僅方便募資,也有利於更多小規模的計畫發展。

他舉例:「假設服務計入租金、維運、人事等費用,換算後發現每公里需要 20 元,哪天有個年輕人發起暑假帶小孩學程式語言的小專案,需要對外募 200 公里,大家就捐個 4000 元,彈性就來了!」

攝影/葉靜倫

陳蔓嫻也補充,服務模式已經建立,就算有一天合作生變,南迴協會經歷這次的實務摸索,以後想必也有能力找到資源做下去。

「當人學會用新的方法用車,而不是被車子和環境牽制,交通就成為一門服務。」她最後感性作結:「交通應該被好的服務提升出最好的使用狀態,也讓每個人知道,當他們需要的時候,總有辦法、有人可以接住他們。」

濱海的南迴。攝影/葉靜倫

延伸看更多【南迴不難迴】
【英雄村長故事篇】拯救全村的英雄村長,改善一個問題改善整個家庭
【村民故事篇】老老照顧的南迴人:生活的意義,在於被需要
【偏鄉創新服務篇】兩萬多人等不到南迴醫院,民間創新接上救命最後一哩路
【傳奇醫師與協會篇】超人醫生徐超斌:「南迴醫院可以等,長輩的生命不能等」


註:本專題旨在以南迴案例深入探討公益創新服務。若是對「全臺」偏鄉交通的體制困境有興趣,我們另推薦長久深耕相關議題的聯合報願景工程「體驗行的正義」專題。

立即支持更多公益報導

喜歡這篇文章嗎?
給我們鼓勵,手刀灌溉支持它!

Avatar

分享給朋友
  • 628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