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週報|11/18-12/1】《身權法》修法太倉促、「住院輕鬆請看護」試辦中、中國白紙革命反封控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  
  •  
  •  
  •  
  •  

1. 身心障礙|《身權法》修法:「機構」條文占 47%,身障團體呼籲暫緩修法

攸關全臺 120 萬名身障者的《身心障礙者權利保障法》(《身權法》)已經 15 年未修法。立法院衛環委員會原本排定於 11/28 審查。11/28、11/30 兩天早上,來自全臺 30 多個身障團體聚集立法院抗議,身障團體批評這次行政院版本修法內容,與身障者需要的「社區自立生活」方向背道而馳,呼籲退回現在的版本,重新與民間團體協商。

身障團體批評,這次修法草案共增修 34 條,其中 16 條(約占 47%)與「機構式服務相關」,儼然成為「身心障礙福利機構法」,對於身障者在社區的個人協助,例如申請個人助理、社區居住、租屋補貼等,完全隻字未提。

而目前「社區自立生活」的資源有多缺乏呢?「台灣身心障礙者自立生活聯盟」理事長林君潔以「個人助理服務」為例,因為目前給予障礙者的個人助理時數嚴重不足,障礙者ㄧ天幾乎只能獲得 2 小時的個助服務,無法滿足實際需求。

因為時數太少,許多重度障礙者於是一天只吃一餐,就擔心自己吃太多餐,會增加排泄的次數,而排泄時如果個人助理或照顧服務員不在,障礙者就很難自行處理。

「台灣障礙者權益促進會」理事長張宗傑說,目前行政院提出的修法草案與身障者理想版本差距甚遠。身心障礙團體也提出 8 項訴求,希望退回草案、重新與民間團體協商、不要倉促立法:

  1. 增加社區支持服務預算
  2. 協助障礙者解決居住問題
  3. 真正實現無障礙交通
  4. 提高輔具補助
  5. 重視聽語障者資訊平權
  6. 精神障礙者也應適用《身權法》
  7. 看見身分交織的障礙者困境 
  8. 讓障礙者充分參與決策

不過,雖然身心障礙團體前往立法院抗議 2 次,立法院仍然排定 12/1 繼續審查《身權法》。

2. 長照|衛福部試辦「住院整合照護」:一名看護照顧多位病患、健保協助付費

住院看護費用一天要 2000 元以上,對許多家庭來說並不便宜,導致很多病患住院時不敢請看護,家屬就需輪流到院陪病,常出現「一人住院、全家入院」等窘境。此外,過去看護大多是一對一照顧,也常出現同一間病房中 2-3 名病人都各自聘請看護,未能有效運用看護人力。

為了減輕民眾負擔、並更有效的運用人力,衛福部推出「住院整合照護計畫」,並從今年 10/28 開始試辦。衛福部「護理及健康照護司」司長蔡淑鳳說,「住院整合照護計畫」改由醫院安排照護人力,讓多名病人共同聘請一名護理佐理員,讓人力能有效運用。此外,看護費用由健保協助支應 750 點,每人每日自費金額不超過 1050 元。

目前共有 40 家醫院加入試辦,看護的人力比按照疾病嚴重程度、日夜班區等,每家醫院都不同,自費額也從 200-1050 元不等。

試辦計畫預計到今年 12 月底截止,但健保署長李伯璋承諾,一定會做到一個階段、有些成果再結束,已考慮延長至明年 3、4 月。明年 7 月,也會向健保會提出評核報告,並爭取下一年度的擴大試辦。

圖/Photo by Hiroshi Tsubono on Unsplash

3. 精神障礙|《精衛法》三讀:「緊急安置」不超過 7 天、落實病人知情同意權

《精神衛生法》(《精衛法》)1990 年公布施行至今,超過 10 年未曾大修;臺灣近年精神疾病的社會案件頻傳,包含小燈泡事件、鐵路殺警案等,引發修法聲浪。行政院今年 1 月通過《精衛法》新法修正草案,經過長期的協商,各方在 11/15 達成共識,《精神衛生法》新法在 11/29 三讀通過。

修法期間,「緊急安置」與「強制鑑定」的天數,一直是協商時的爭議重點。依照過去規定,當精神病人急性發病,出現自傷或傷害他人的行為、卻拒絕住院治療時,政府可以指定醫院讓病人接受「緊急安置」,並進行「強制鑑定」。如果鑑定結果表示需住院治療,醫院便能向「審查會」申請許可,讓病人強制住院。

因為強制住院是在違反病人意願的情況下限制人身自由,有侵害人權的疑慮,因此過去就有許多限制,包含「緊急安置」不能超過 5 天,鑑定也應該在開始安置的 2 日內完成,如果鑑定結果真的需要強制住院,強制住院不能超過 60 天。

新法更為審慎,鑑定不再只由「審查會」判斷,而是由審查會向法院提出聲請,由「法官裁定」後才能強制住院,有機會將人權侵害降至最小。不過,因為法院裁定更耗時,加上過去醫院就常抱怨鑑定期限太倉促,行政院原本的草案把緊急安置的天數拉長成 14 天,因為有違人權,受到不少團體反對。最終,三讀通過緊急安置不能超過 7 天,強制鑑定則應自緊急安置次日起 3 天內完成。

此外,新法有不少落實人權的規定。過去規定,醫療過程可以只經過病人的「保護人」、「法定代理人」同意就好,新法則要求醫療過程應提供病人可理解的方式,落實病人知情同意權。此外,嚴重病人被緊急安置期間,主管機關應該提供病人必要的法律扶助。

另外,考量有的嚴重病人不能定期接受「強制社區治療」,新法明定,病人如果沒有依指示接受治療,地方主管機關必要時可以請警察或消防機關協助。

4. 人權|烏魯木齊大火燒出中國「白紙革命」,堪稱六四以來規模最大

11/24,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烏魯木齊的一座住宅高樓失火,但受限於嚴格「清零」與「封控」政策,消防車無法第一時間抵達。火災在晚間 7:49 發生,但直到 10:35 才撲滅。政府表示,火災共造成 10 死 9 重傷,但也有網路傳聞指當地值班醫生稱實際死亡超過 44 人。民眾質疑是因封控措施延誤了搶救,烏魯木齊大火一舉引發中國人民對於封控措施的不滿。

烏魯木齊火災之後,除了當地市民在政府大樓外抗議,中國各地多所大學也以張貼標語、聚集悼念的方式聲援烏魯木齊,並表達對清零政策的不滿。上海等抗議現場,人群喊的口號也從「不要核酸」延伸到「不自由毋寧死」、「習近平,下臺」等,現場也有人舉起白紙,表達沉默的抗議。網路上,也有大學生在社群媒體倡議,建議大家把頭像換成白色、上傳白紙的照片,並加上 #白紙革命(#A4Revolution)的 hashtag,以支持這次抗議。

截至 11/27,已有 51 所大學陸續出現了相關的哀悼、抗議活動。香港學者陳健民分析,這次抗議規模,堪稱六四以來最大的一次,這幾年,中國常見的抗議大多分散在不同區域、不同階級,但這次是全國性的。

不過,11/28 起,白紙革命在中國遇到明顯阻礙,各地示威活動都遭到預先知情的警察部隊逮捕,穿著便衣的國保人員(公安部國內安全保衛局)也伺機而動,遇到喊口號或是拿花束的人,便在人群裡抓人或清場。北京、上海、廣州等大型城市中,幾個可能出現示威群眾的大型商場、公園、街頭空間都被封鎖。11/26、11/27 兩天出現抗議的幾個大學院校與城市鬧區,11/28 也都出現了異常密集的街頭臨檢。

接受《報導者》採訪、一位參與城市悼念的市民「念安」(化名)指出,他認為這次的串連很難再擴大,因為中國很難開展任何組織,也沒有組織提出對政府施壓足夠具體的訴求,但社會憤怒的壓力並未釋放,未來更大的爆點和大事可能出來,關鍵可能在農曆春節。

圖/Photo by Andrew Dunstan on Unsplash

5. 性別、移工|最反人權的世足賽:死了 6500 名移工、禁止球員帶彩虹臂章

4 年一度的世界盃足球賽在 11/20 開始,本屆主辦國卡達的移工、LGBTQ+ 人權爭議也隨著比賽開打受到關注。

移工方面,國際工會聯盟(ITUC)曾表示,卡達為了趕工興建世足場館,聘僱大量移工,但移工居住條件非常惡劣,還必須在極高氣溫下從事繁重的工作。《衛報》2021 年 2 月曾透過各國駐卡達使館的資料推算,發現從卡達贏得世界盃主辦權的 2010 年開始,10 年內就有 6500 名來自印度、巴基斯坦、尼泊爾、孟加拉、斯里蘭卡的移工在卡達死亡。

此外,卡達實施嚴格的穆斯林律法,婚外性行為和同性戀性行為都屬犯法,最高可判處 7 年徒刑。「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10/24 公布的報告指出,在 2019 年至 2022 年間,卡達至少發生 6 起針對 LGBTQ+ 族群的嚴重暴力事件,還有 5 起警方拘押時的性騷擾案件。

德國、英格蘭及其他 5 個歐洲球隊也曾計畫在世界盃配戴印有(One Love)字眼的彩虹臂章,表達對 LGBTQ+ 的支持。但國際足球總會(FIFA)卻揚言針對此事祭出懲罰。事後,德國隊球員在拍照時用手摀住嘴巴以示抗議;德國內政部長南希費瑟(Nancy Faeser)拜訪卡達時,也戴上彩虹臂章、反對岐視。

6. 人權|伊朗國家隊不唱國歌、聲援頭巾抗爭,前足球國手卻在 3 天後被捕

今年 9 月,伊朗庫德族女性阿米尼(Mahsa Amini)因為戴頭巾方式不符合當地女性的服裝規定,遭道德警察逮埔,但被捕 3 天後,阿米尼卻突然死亡,家人懷疑她在被捕時遭到警方虐待。

阿米尼之死引爆伊朗全國大規模抗爭,稱為「頭巾抗爭」,抗議焦點也逐漸從「女性權利」延伸到「反對獨裁」、「爭取自由」等。但隨後,伊朗政府展開暴力鎮壓,根據人權組織觀察,鎮壓過程中,許多庫德族人遭到殺害,截至 11/22 為止,鎮壓已經造成 416 人死亡,人數還在增加。

頭巾抗爭也延續到 11 月開的世界盃足球賽。在世足賽開幕前,伊朗國家隊就飽受抨擊。伊朗在 2019 年以前不允許女性進入球場,曾發生過好幾起女性潛入球場被捕的事件,民眾不滿國家隊對鎮壓保持沉默,因此不願支持伊朗隊。直到世足賽開打,伊朗國家隊才首度對鎮壓表態,11/21 伊朗球員在第一場賽事開場時,閉口不唱國歌,以沉默表達抗議。

然而,在伊朗國家隊進行「沉默的抗議」3 天後,前國家隊成員、伊朗最著名的足球員之一加富里(Voria Ghafouri)在伊朗無預警被逮捕,罪名包括「散布反政府宣傳」、「支持抗爭」等。

加富里是庫德族人,過去就經常對伊朗政治做出直言不諱的批評,阿米尼事件發生後他也曾呼籲政府停止鎮壓。本屆加富里被排除在國家隊之外,本來就令許多伊朗球迷感到意外,如今加富里被捕,也被外界解讀是伊朗政府對國家隊球員發出警告。

圖/Werner100359 @ Wikipedia CC BY SA 4.0

7. 性別|CEDAW 國際審查:家事移工、數位性暴力、女性障礙者都是討論焦點

聯合國「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簡稱 CEDAW)是保障性別平等的重要公約,臺灣在 2011 年公布《CEDAW 施行法》,使 CEDAW 規定具國內法律效力,每 4 年需提出我國的 CEDAW 國家報告,並由國際委員進行審查,形同臺灣性別平等、女性權利的總體檢。

今年 11/28 到 12/2 是臺灣第 4 次的 CEDAW 國際審查。本屆審查會議中,聚焦的議題包括職場性騷擾、家事移工勞權、家庭暴力問題、數位性暴力問題、女性障礙者等。

職場性騷擾現代婦女基金會資深研究員王秋嵐表示,如果職場性騷擾的加害人就是最高負責人本人,那麼被害人就無法提出申訴,現代婦女基金會已經多次向勞動部建議修法,卻毫無進展。

移工婦女新知基金會資深研究員曾昭媛認為,臺灣有 20 萬家事移工女性,但將家事移工納入《勞基法》,或另訂《家事服務法》已經研討近 20 年,如今毫無進展,仍然沒有任何勞動法令可以保障家事移工的權益。

家暴婦女救援基金會執行長杜瑛秋則說,臺灣《家暴防治法》和離婚訴訟案件是脫鉤的,如果當事人受不了家暴而提離婚訴訟,離婚案件只適用《民法》和《家事事件法》,家暴經歷只成為訴訟參考。而且,臺灣《民法》有「友善父母條款」,要求必須讓孩子與未同住的一方維持密切聯繫,這導致很多家暴受害人不得不做出犧牲,例如不能拒絕加害人去探視子女、也不可以和加害人失聯。

數位性暴力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數位女力聯盟則透過報告質疑,行政院針對「數位性別暴力」的定義與範圍未臻完善。立委王婉諭則從執行面出發,提醒數位性暴力案件的偵辦過程必須整合科技能力、跨國合作、婦幼專業,警察體系中必須要有處理該類案件的專責單位。

女性障礙者身心障礙聯盟祕書長洪心平則指出,國家有身心障礙統計,也有性別相關統計,可是很少看到「身心障礙女性」的交叉統計,呼籲內政部應主導整合跨部會的大型調查與資料統計,例如計算在家暴、性騷擾、性侵害的女性當中,有多少具有障礙者身分。

8. 兒少|屏東屏榮高中服儀規定太嚴苛,教育部刪減 100 萬獎勵款

近年來,許多國高中過度嚴苛的服儀規定受到抨擊。教育部在 2020 年修改《高級中等學校訂定學生服裝儀容規定之原則》,除了原本就有的「不可有髮禁」以外,還新增多項規定,避免高中校方過度專權獨斷。新增的內容包括,校方必須透過民主方式廣納學生意見;此外,天冷時,學生可以依照自己的需求,在校服內、外加穿禦寒衣物。

但位於屏東縣的私立屏榮高中長年有不當服儀規定,包括用尺量頭髮長度,規定冬天的禦寒衣物不能露在制服外等。而屏榮高中為私校,長年接收教育部的獎勵款。近日,教育部召開「私校諮詢會」,以屏榮高中不當管教學生服裝儀容,且未改善為由,刪減 112 年度獎勵款 100 萬元。是教育部主管學校中的首例,也顯示教育部捍衛學生服儀自主的態度。

圖/Chi-Hung Lin @ Wikipedia CC CC BY SA 3.0

9. 身心障礙|身障人口占 5%,保留車位卻只有 2%?立委提議修法提高占比

立委陳以信 11/23 與國內身障團體共同提出「《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 56 條修正案」。陳以信指出,截至去年底,全臺身心障礙者約有 120 萬人,占全國人口數的 5%,但根據現行《身權法》56 條規定,國內公共停車場只需要保留 2% 停車位給身心障礙者,在人口比例上明顯互不相稱。因此,他希望修法,將國內公共場所的身心障礙者停車保留位,從現行的 2% 提高至 5%。

陳以信的國會助理黃筱智也是身障者,他表示,目前全臺公有停車場的身心障礙停車位比例為 2.54%,大致符合《身權法》的要求。但若分析全國 22 個縣市的停車場,會發現高雄市(1.94%)與彰化縣(1.63%)仍然不符《身權法》2% 的法定要求。

此外,「行無礙資源推廣協會」理事扶漢民也表示,協會會員反應最常見的狀況,是有人停在身障者專用車位、也有身障證明,但停好後下車的人,並非是真正的行動不便者。扶漢民也呼籲應該加強限制,唯有行動不便者自行開車,或載有行動不便者時,才能使用身障者專用停車位。

10. 社福|捐贈者擔心被指控賄選,花蓮社福單位募款、物資急速下降

11/26 是九合一大選的日子,不過花蓮卻有部分社福團體表示,捐助人擔心在選舉期間涉入賄選,所以停止捐款跟捐贈物資,弱勢者生活受到嚴重影響。

花蓮同鄉會總幹事吳哲仲表示,每次只要選舉開始,募款跟物資募集就會急速下降,吳哲仲說,往年 7 月份的物資至少都有 2000 份,今年卻不到 200 份。照顧 700 多個案家的「角兒愛心公益協會」也表示,選舉期間的募資、募款降到只剩 1 成,協會行政主任姜宜婷指出,「捐贈者說是怕賄選還是什麼,就比較不會捐東西以及捐現金。」

社福團體希望選罷法能夠注意到弱勢照護,不該因為選舉而因噎廢食。花蓮縣政府民政處也注意到相關問題,但根據《選罷法》規定,假借捐助名義行期約或交付財物須有「對價關係」,平常就在執行的弱勢關懷與案家照護,不會有賄選問題。

立即支持更多公益報導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