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障礙者集結立院抗議修法倉促、未聽民意:「想參與的未來只能被決定」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  
  •  
  •  
  •  
  •  

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睽違 15 年大動作修法,本週立法院展開逐條審查。民間團體昨日(11/30)在立法院群賢樓前第二度召開記者會,質疑修法倉促,過度注重機構服務品質的改革,卻忽視回到社區生活的支持服務,沒有顧及障礙者的真實困境。

本週一(11/28),約 30 個障礙團體已曾緊急召開記者會,呼籲「沒有我的參與,不要為我決定」,盼暫緩修法、多聆聽障礙者真正需求,但政府沒有回應、持續安排審議。昨日得知民間二度召開記者會抗議時,立院中午即停審,但已排定今日(12/1)續審。

DPO:修法倉促硬闖,政府未聽民間心聲

昨日記者會現場約有 10 多名障礙者,克服身體及交通阻礙出席表態,並演出「踢倒高牆」行動劇,要求政府在聆聽障礙者的需求與意見前,拒絕任何不正義的修法行動。立委范雲與游毓蘭會前也到場支持,表示重視不同障礙者的聲音。

臺灣身心障礙者自立生活聯盟理事長林君潔指出,障礙者們非常悲憤,雖然支持修改法令、保障身心障礙者各方面的權利,但絕對不是像現在這樣倉促,沒有讓身心障礙者及相關團體充分參與討論的修法過程。

她也強調,政府找來的所謂身心障礙團體,多數都不是由身心障礙者組織而成的團體(disabled people’s organization,DPO),而是提供服務與管理身心障礙者的團體代表,相關訴求與建議都不是由障礙者自己提出,這已違反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的精神。

記者會現場,障礙者一面高喊「停止修法、還我人權」,一面踢倒象徵「黑色高牆」的隔板,呼籲政府勿倉促修法。攝影/曾玉婷

林君潔更提及,修法事發突然,加上資訊沒有無障礙,大部分障礙者根本不曉得要修法。即便他們前天(11/29)連夜通知障礙者出席記者會,但光要找到能臨時協助障礙者出門的人力就相當困難,許多障礙者想來發聲都出不來,「想參與的未來,卻只能被決定。」

她亦指出,臺灣有高達 96% 的障礙者都居住在社區,卻因為沒有足夠的人力支持,許多人每天都過著無法自由吃飯、外出、上廁所的生活,但此次修法以機構服務為主軸,且只以嚴懲的角度試圖解決機構虐待住民致死的問題、無法解決根本性的結構難題,疾呼政府應建置完善的社區服務。

立委林為洲昨天表示,民間有透過立委徐志榮提出民間版草案,其中針對和行政院版本有歧見的條文將先行保留、暫時不做決定,等徐版修正草案經院會一讀、送進衛環委員會後,再一併審查,讓民間的聲音可以帶進立院討論。

但民間仍擔心,消極的做法無法盼見障礙者期待的整體修正,難以回應障礙者的真實需求,也不符合 CRPD 所要求的通盤結構檢視與障礙主體的充分參與。

記者會身心障礙者訴求8大重點

1. 重視聽語障人資訊平權 

中華民國聽障人協會理事長謝素分表示,聽語障者是用視覺學習和獲得資訊,所以生活上的交通、衛生等各方面,都需要手語翻譯和同步聽打服務,但立院 11/28 召開的障權法會議兩者都沒有、11/30 的審議也只有手語翻譯員、沒有聽打員,無法讓聽語障者充分了解審查內容。

謝素分指出,綜觀整部《障權法》,也只有 61 條提到要設置手語翻譯的窗口,呼籲政府在會議和公開活動都應納入這些服務,「即使我們沒有聲音,不代表我們就同意。」

謝素分在記者會上發言,強調聽語障者的資訊平權應被重視。攝影/曾玉婷

2. 提高輔具補助 

鄭豐喜文化教育基金會身障權益行動總監黃俊男表示,現行輔具補助和使用現況脫節。例如,職能治療師評估適合他的電動輪椅要 40 多萬,但罹患極重度小兒麻痺的他,只能獲得 2.5 萬的補助。

此外,黃俊男的病情變嚴重後需要呼吸器,但呼吸器的健保補助門檻是要經過住院、插管、氣切才能使用。他質疑,為何非得等到氣切才能得到協助?若人還能動時就使用,不只不必占醫院床位,生活上更可以免去家人的協助。輔具使用者的聲音應被聽見,資源要到位,而不是錯誤的分配。

3. 精神障礙者也應適用障權法 

臺灣精神受苦者群聚會發起人李昀說,障權法的內容幾乎不適用精神障礙者,他在最辛苦時沒有任何協助資源進來,只能選擇進到機構。機構讓他的認知功能和工作能力退化,剝奪他 3 萬月薪工作的機會,僅給他 3000 多的補助金,叫人很難生存。

李昀說:「政府若能把錢投在去除社會汙名(創造能讓障礙者在社區生活的環境),那勞動市場不會少一個人力,障礙者不會陷入經濟困境,生涯不會沒辦法想像,人就不會自暴自棄、憤怒絕望的孤獨或犯罪。」

4. 增加社區支持服務預算 

國立陽明交通大學衛生福利所教授周月清表示,各國都在喊去機構化,只有臺灣大開倒車,障權修法一直丟錢養機構,然而機構只是多數障礙者不得不的選擇。衛福部長薛瑞元說,明年(2023)會將社區協助的經費從 7000 萬漲到 8000 萬,但臺灣有 120 萬名障礙者,代表每人一年只有 21 元,還遠遠不足。

周月清提醒障權修法不應是「丟錢養機構」,而應注意社區資源不足的現況。攝影/曾玉婷

5. 協助障礙者安居 

臺灣身心障礙者自立生活聯盟祕書長莊棋銘提到,障礙者在居住方面困境重重,他曾住在 4 樓無電梯的房子,因行動不便、跟社會隔絕多年,後來搬到外面租房,又會碰到房東擔心障礙者獨居有危險,或收入不穩定而遭拒絕。即使後來他申請到社會住宅的無障礙房,但社宅租金是市價 8 成 5,對平均薪資只有一般大眾 7 成的障礙者仍偏高。

6. 真正實現無障礙交通 

需要坐輪椅生活的障礙者蘇玉華提到,他為了上課要搭乘一天僅 2 班的無障礙公車,每次都會事前電話預約,但當天等車時,司機還是常會裝作沒看見,即使停車也以設備故障的理由拒載,打到公路總局抗議依舊沒有改善,讓他憤怒又困擾。

7. 看見身分交織的障礙者困境 

臺北市新活力自立生活協會宣傳企劃主任 YUKIH PUPUY,是罹患先天性成骨不全症的泰雅族原住民,他說從小因為部落裡沒有足夠的無障礙設施,無法在部落生活、參與部落文化(如豐年祭),他只能與家人隔閡、搬出部落住在特教學校的宿舍裡,寒暑假則借住老師家。不僅沒辦法住在想要生活的社區,和家人的關係也很遙遠,很多部落的障礙者都有類似的困境,盼政府更關注有多重身分議題的障礙者。

8. 讓障礙者充分參與決策

臺灣失序者聯盟理事長王修梧指出,整個修法過程沒有廣泛徵詢障礙者和代表團體的意見,政府應暫緩修法進程,先由立法院或行政院廣泛徵詢包括未成年、機構住民在內的所有障礙者,共同擬定參與決策的流程,讓障礙者能充分參與。

蘇玉華提到障礙者在交通遇到的阻礙,包括無障礙大眾運輸班次少、服務人員不友善的狀況。攝影/曾玉婷
王修梧指出政府應暫緩修法、廣泛徵詢障礙者的意見,確保障礙者充分參與。攝影/曾玉婷

延伸臺灣障礙者困境與訴求:
1.【CRPD】國際審查無聲落幕,118 條意見要求臺灣正視身心障礙人權困境
2.【CRPD】「我只是一個還能說話的肉塊。」國家逼人弱弱相殘、對簿公堂,重障者求助無門
3. 莊棋銘/時隔5年,障權向前了嗎?3大省思檢視臺灣 CRPD 成績單
4.「排泄在褲子裡、在輪椅上過夜,或乾脆吃安眠藥睡2天!」孤立無援的重障者,與遙不可及的自立生活
5. 左邊女孩/暗無天日的窩居人生:身障者奮力租屋指引,過來人的4個重要提醒


首圖/障礙者在 11/30 日聚集於立法院群賢樓前,針對立院倉促修法召開記者會、表達訴求;曾玉婷攝影

立即支持更多公益報導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