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帕運 10 個友善行動,秉持共融精神的世界級賽事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 188
  •  
  •  
  •  
  •  

編按:緊接著 2020 東京奧運閉幕,4 年一度的帕運(Paralympic Games)也於 8/24 拉開序幕,這項專門為肢體障礙、部分視覺障礙與智能障礙運動員舉辦的國際賽事,集結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好手,參與 22 項運動項目,預備爭奪超過 500 面獎牌。

如同每一位選手出賽需要集眾人之力,一場國際賽事的舉辦,也需要各方力量的挹注,尤其本屆東京帕運特別強調「共融」精神,如何透過賽事示範「友善每一個人」的可能,全世界都在關注。

Right Plus 多多益善搜集了 10 件帕運友善行動,從賽事名稱、女性參賽員到輔具維修站等,甚至今年有 26 位已出櫃的 LGBT+ 運動員參賽,是有史以來最多的一屆!與你一起看見友善帕運做的努力,看見全球如何齊心協力,為鎮日接受訓練的運動員撐出舞臺。

1. 強調平行精神的帕運名稱

帕運全名「帕拉林匹克運動會」,英文為「Paralympic Games」,是一項以肢體障礙、部分視覺障礙與智能障礙為主體的綜合型運動賽事。帕運英文 Paralympic 由 Para + lympic 兩個字根組成,後者 lympic 源於奧林匹克(Olympic),前者 Para 最早取自下半身不遂(Paraplegia),如今已轉為 Parallel(平行)的含義,意為伴隨奧運而行的國際運動賽事。

而在中文的世界裡,目前僅臺灣將這個賽事名稱譯為「帕拉林匹克運動會」,簡稱「帕運」,中國、馬來西亞、港澳皆稱為「殘疾人奧林匹克運動會」,簡稱殘奧。近日香港部分民眾反映,「殘」字帶有強烈的貶抑,應隨臺灣用法改為「帕運」。

詞彙的運用與轉變,代表的是語言使用者的世界觀、看待彼此的方式,國際帕運委員會也強調,為了減少誤解、改善溝通、促成共融,不管是生活用語、媒體報導等,都應有意識的使用正確字詞──捨棄「殘疾」、「殘廢」、「殘障設施」、「受害者」、「受制於輪椅」、「身體限制」、「正常/不正常」等用語,而以「輪椅使用者」、「無障礙設施」、「(非)身心障礙者」指稱彼此。這裡的「障礙」,指的是因環境尚未足夠友善,而使人在行動、接收資訊、參與社會等方面有所障礙。

在帕運盛會中,來自世界各地的身心障礙運動好手一展長才,這次 2020 東京帕運的開幕表演,也以「單翼小飛機」為主題,述說擁有一片機翼的主角「小翼」害怕飛翔到邁步起飛的故事。

除了 13 歲的和合由依飾演的小翼,表演臺上臺下還能看見許多身心障礙表演者,如曾經代表日本出征帕運游泳項目的小提琴家伊藤真波、運用輪椅完成高難度旋轉動作的舞者神原健太、在輪椅上盡情刷盤的 DJ 德永啟太等。

此外,臺下也有許多身心障礙表演者、志工等,如國家代表隊入場時的舉牌手。

2. 觸摸也能辨識的獎牌點字與刻痕

2020 東京帕運獎牌別出心裁,設計師松本早紀子的設計從 214 個設計方案中脫穎而出,她以日本傳統折扇為設計概念,並融入許多自然元素雕刻,如岩石、花朵、樹葉與流水等。

松本受訪時表示,這面獎牌的設計除了以日式風格呈現美感,同時也重視「通用設計」理念,也就是「任何人都能理解」的設計。

獎牌正面除了帕運標誌,更刻上了「2020 Tokyo」的點字圖樣,側面也首開帕運先例,以 1-3 個圓形凹痕代表金銀銅牌,讓視障選手能透過觸覺辨識獎牌。

3. 命牽一繩的陪跑員與視障運動員

在視障跑步項目,如馬拉松,有些選手獨自參與競賽,有些選手則有明眼人「陪跑員」陪同。根據帕運規定,每一位視障選手可以登記 2 名陪跑員,且沒有限定換手次數。

陪跑員必須經過專業的培訓,包括透過特殊眼鏡模擬並實際感受視障者的視野、了解視障者在賽道上的各種需求,平日也須和視障者一起參加「居家練跑」、培養陪跑的經驗、默契與信任感。

視障跑者與陪跑員以一條 40-45 公分的陪跑繩牽繫著彼此,兩人各自握住或於手上繫著陪跑繩的一端,跑步時如同兩人三腳般前進。最重要的是,陪跑員必須「陪伴」跑者前進,而非「拉著」跑者跑步。

在帕運賽場上,按照規定有陪跑員的視障跑者必須 2 人一同跑向終點,抵達終點時,陪跑員必須在視障跑者的後方。

由於身心障礙者的身體差異很多元,每個人的需求也不盡相同,有時候輔具沒有辦法提供最細緻的輔助,而另一個理解狀況且能彈性因應的「人」,就成了最好的輔具

其他以視障者為主的比賽項目中,也可以看見各種「貼心的人類輔具」。如視障跳遠中,明眼人會帶領選手至比賽位置,從起跑到跳躍也會由明眼人負責拍手,讓選手判斷節奏後決定起跳時機,在爭取榮耀的同時也避免受傷。

4. 硬地滾球:身體再不同,也能一起動

「硬地滾球」從 1984 年開始納入帕運比賽項目,而且帕運才有,奧運可看不到!硬地滾球源於古希臘,現已經成為一種使用少數肢體動作、仰賴大量策略與技巧的運動。

在「硬地滾球」賽局中,參賽的 2 個隊伍必須在場上拋擲紅球與藍球,並以接近場中唯一的白色目標球為得分關鍵。更特別的是,因為球體小、易抓握、安全性高,硬地滾球不僅適合任何人,更可以讓每個不同的運動員「同時」在場上享受同一場比賽,可說是一項最友善、最包容的「全民運動」,尤其對肢體障礙、視覺障礙、輪椅使用者、兒童、長者來說,都能樂在其中。

臺灣地板滾球運動聯盟近 20 年也積極推動硬地滾球(也稱「地板滾球」),2017 年更成為第一個推廣「視障硬地滾球」的國家。視障者可運用 40:1 等比例縮小的硬地滾球現場輔具,透過不同觸感的插針與位置,來判斷投擲方向。

視障門球項目也只有在帕運才看得到。這一項源自奧地利、專門為視障者設計的比賽,由 3 位選手組成一隊,球員必須阻止橡膠球進入自家球門,並投球進入對方球門得分。

視障門球必須「用聽的」打球!為求公平,每位球員都必須戴上遮光眼罩,藉由球內的鈴鐺判斷球的滾動方向與速度,且全場必須保持安靜無聲,以尊重球員、避免影響球員。因此,如果在現場觀賞比賽,可要特別注意鼓掌與歡呼時機才行!

5. 輔具維修站:身障運動員的安心後盾

帕運田徑項目中,可以看見肢體障礙選手以「刀鋒義肢」競速,也可以看見小兒麻痹、腦性麻痹或部分視障者以輕便的「競速輪椅」衝刺;輪椅籃球項目中,選手的輪椅也依照攻防位置而有不同的設計。

輔具猶如運動員「延伸的身體」,和運動員一樣承受著極大的壓力。創建於德國的義肢輔具製作與維修品牌 Ottobock 和過往一樣進駐帕運,組織了超過百位專業輔具技師,從世界各地齊聚於東京,成為運動員的安心後盾。

專業技師們在 15 個輔具維修站為運動員的日常輔具和比賽輔具進行免費的保養與維修,並提供一天 24 小時、26 種語言的服務,截至 8/28 已經完成了 1144 次維修服務。

Ottobock 以維修專業參與帕運已達 16 屆(含冬季帕運),由於每位運動員的身體都非常不一樣,需求也很多元,這次突破以往的是,維修站多了「3D 列印機」,Ottobock 總經理弗蘭澤爾期待,未來能「只帶 3D 列印機,為運動員一個一個量身打造適合的零件」。

來自新瀉醫療福利大學的講師高橋元彥,是 Ottobock 招募的日本維修技師志工,他因為年輕時背受傷、使用緊身胸衣,而對維修與製作義肢產生興趣。

平時他不僅在學校從事運動義肢的研究與相關教學,從 2017 年開始,高橋元彥也在大學中推廣身心障礙體育課,並致力於身心障礙運動(Parasports)的普及,例如減輕設備重量、出租義肢,讓需要的人也可以體驗運動的樂趣。

6. 女性運動員人數創歷史新高

2020 東京帕運堪稱史上規模最大,集結了來自世界各地的 163 個代表團,包括一支難民代表團,共有 4403 名運動員參加 22 項賽事,其中包括 2550 名男性運動員與 1853 名女性運動員,後者占總數的 42%,創下有史以來最多女性運動員參賽紀錄。

原本這項紀錄由 2016 里約帕運達到高峰,但依然沒有達到國際帕委會標準。當時共有 4328 名運動員參賽,女性運動員有 1671 名,占總數約 39%。今年不僅再創新高,也超越了底線標準(40.5%)。

國際帕委會(IPC)主席帕森斯(Andrew Parsons)說,即使距離真正的性別平等仍有一段距離,但如今帕運女性運動員人數已比 2000 年雪梨帕運翻了一倍,證實 IPC 有意識的保障女性運動員參賽名額是正確的方向。

7. 步行指南:無障礙暢行城市

以日本經濟團體聯合會為基礎的「奧運・帕運經濟團體聯合會」(オリンピック・パラリンピック等経済界協議会)啟動了一項計畫,由聯合會成員中的電信公司「日本電信電話」(NTT)負責開發並創建了線上應用程式「日本步行指南」(Japan Walk Guide)。

應用程式網頁支援日文與英文,為使用者呈現了東京奧運/帕運場館周邊的交通資訊,包括車站到場館的路上有沒有電梯或臺階、預測車站是否將堵塞擁擠,甚至也可以查找場館周邊的無障礙廁所。

「奧運・帕運經濟團體聯合會」成立於 2015 年,成員包括豐田汽車、松下電器(Panasonic)、富士通等來自各方的上百家企業,其中超過 1900 名員工從 2016 年開始搜集場館相關資料並實地考察,並透過 NTT 的技術更新與共享資訊。此外,聯合會也納入身心障礙者參與式設計,邀請輪椅使用者加入計畫,並請他們反覆使用應用程式、給予回饋,作為改善的方針。

原本這項計畫預估使用者將會是輪椅觀賽者,因為新冠肺炎的影響,如今比賽禁止觀眾入場,但是眾多帕運身心障礙志工仍然可以使用。9/5 帕運結束後,這個應用程式也將關閉,但透過程式搜集而來的數據會開放各方檢閱

8. WeThe15 :終結身心障礙歧視

8/24 帕運開幕當晚,全球超過 125 個知名地標,像是紐約帝國大廈、東京晴空塔、羅馬競技場、倫敦眼等,皆跨國跨時區的點亮紫色燈光,這是為了慶祝全球性的「#WeThe15」行動正式展開。

國際帕運委員會(IPC)與國際身心障礙聯盟(IDA)於 8/19 啟動「WeThe15」計畫,如同計畫名稱,這項計畫關注占全球總人口數 15% 的 12 億身心障礙者,預計透過 10 年有意識的行動,終止對身心障礙的歧視。

WeThe15 隨著帕運開展,為的是吸引全球大眾的關注,然而舉辦 4 年一次的帕運遠遠不夠。IPC 主席帕森斯於開幕典禮上表示,我們每個人、每一天都應該發揮自己的作用,為人類共同居住的社區、城市、國家建立更融合的社會

未來 WeThe15 將承襲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s)與《身心障者權利公約》(CRPD)的宗旨,集結各國有力組織與成員,推出相關行動,包括確保提高身心障礙者的代表性與能見度、消弭環境與社會制度障礙,讓每個人都能發揮自身潛力。

9. 帕運選手村:通用設計無痛啟動

東京帕運緊接著奧運閉幕(8/8)後登場,提供給參賽運動員住宿休息的選手村也在 8/17 開村,由瑞典選手率先進駐。帕運選手村位於奧運選手村原址,就在鄰近東京灣的晴海五丁目,占地達 44 公頃。

除了跟奧運一樣,房間採用可回收的紙板床,最特別的是,這一次的選手村因為採用「適合所有人」的通用設計,選手村幾乎原地直接無障礙啟用!

比起以往可能需要加裝無障礙設備,這次僅僅將奧運五環標誌卸下,換上代表帕運的三彩標誌。此外,為了輪椅運動員能在選手村內暢行,原本能夠容納 3000 個座位的餐廳減低至 2400 個座位,以接待上千名帕運選手。

為了防疫,選手們只能採用「泡泡模式」兩點一線移動,場館周邊交通便更顯重要。豐田汽車(TOYOTA)為帕運提供多款全自動的無障礙電動車,其中幾款專門穿梭於場館與選手村,為選手及需要的人接駁。

帕運主辦單位還從日本各地調動了許多具備電動升降設備的大型復康巴士,平時駕駛並操作設備接送身障者的司機也一起前往東京,為賽事接駁提供服務。

不過,8/26 選手村傳出自動駕駛接駁車撞傷選手的意外,受傷的 30 歲日本柔道視障選手因此無法參賽,豐田汽車也在事故後暫停接駁車的營運。

10. 阿富汗國旗現身帕運開幕儀式

日前阿富汗民兵組織塔利班再次奪下阿富汗首都喀布爾,重掌阿富汗。預計 8/17 飛往東京的 2 名阿富汗選手因為沒有商業班機可以搭乘,而被迫退賽。8 月中,阿富汗跆拳道選手庫達達迪(Zakia Khudadadi)拍影片向國際求援,強烈希望有人可以協助她出國參賽。

直到 8/24 帕運開幕,國際帕委會(IPC)主委帕森斯坦承,仍然找不到安全的方法可以護送 2 位選手抵達東京。不過運動員進場的橋段中,唱名阿富汗時,仍由聯合國難民署代表舉起阿富汗國旗,象徵全世界對阿富汗人民的支持。

好消息是,經過一番峰迴路轉與多國協助,庫達達迪以及另一名田徑選手索利(Hossain Rosouli)先持澳洲政府給予的緊急簽證,由澳洲空軍前往阿富汗接駁,前往法國接受庇護與訓練一週,並於 8/28 日順利飛往東京羽田機場,入住選手村,並預計參加 9/2、9/3 的比賽。

考量這樣的特殊情況,且為了保障 2 人的安全,帕委會開出先例,取消 2 位選手出賽後的媒體公開聯訪,允許他們免除運動員接受採訪的義務。


善盡天良【後臺人生 EP15】東京帕運:秉持共融精神的世界級賽事


延伸閱讀:
1. 「我們從未如此純粹。」帕運精神,當超級英雄不再特別
2. 「在海裡,拋開拐杖和輪椅,我們都是自由的」臺灣無障礙潛水,成就汪洋中的奇蹟
3. 飽受憂鬱症所苦的職業運動員,可以拒絕出席記者會嗎?/從大坂直美退賽看「身心障礙合理調整」
4. 工作與尊嚴,難道真的得捨其一?身障女性職場爭權路迢迢
5. 亂入公約課後隨筆 01:小區裡看不到的權利,放大到世界裡也看不到!
6. 亂入公約課後隨筆 04:沒有障礙的人,只有取決於人的障礙環境

立即支持更多公益報導

黃愉婷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 188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