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裡,拋開拐杖和輪椅,我們都是自由的」臺灣無障礙潛水,成就汪洋中的奇蹟

分享給朋友
  • 907
  •  
  •  
  •  
  •  

坐輪椅、拿拐杖、裝義肢的身障者能在汪洋中快樂徜徉,視障與聽障者可以下海感受海流的溫度,漸凍人能親眼看見珊瑚美景,脊髓損傷與腦性麻痺可以考取潛水證照,小兒麻痺患者能夠持續進階,從需要協助的潛水員,成為國際認證的一星教練。

直到 6、7 年前,全世界還沒有人敢想像這些事,臺灣卻有一群人默默把不可能的任務實現了。

圖/臺灣身心障礙潛水協會提供

2014 年,隨著立法院正式三讀通過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施行法,第一屆「身障潛水、夢想潛進」活動在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障盟,即當時的「殘障聯盟」)與各方支持下,悄悄誕生。

同一年,脊損者蔡川典剛剛拿到此生第一張身障手冊。蔡川典曾是鐵人三項的愛好者,意外受傷後不僅深受打擊,體力更大幅滑落,頭幾年幾乎只能困在家裡。直到 2019 年經傷友介紹加入身障潛水培訓,不但因此再度擁抱「極限運動」,還找到許多潛水同好。

2017 年 6 月,3 年多來越挫越勇的幾個身障潛水先行者決定正式成立「臺灣身心障礙潛水協會」。上(9)月 20 日,協會在龍洞四季灣邀請歷屆身障潛水學員「回娘家」,協會前任祕書長、小兒麻痹患者鄭建章在開場影片中說:「我家就住在海邊,小時候看朋友可以往水裡跑,但我不行。我最記得我媽常說『要認份』,但我偏偏不認。」

另一位身障學員劉政奇則說:「我終於不用在電視機前看海洋生物了!」劉政奇當初掙扎 4 年才敢報名,如今他由衷感謝自己做了這個翻轉一生的決定。

影片/社團法人臺灣身心障礙潛水協會

7 年來,96 名從 27-65 歲的身障者陸續考取了初級國際潛水證照(OW),其中 49 名取得進階證照(AOW),另有 4 人考取潛水長、11 人考取世界潛水聯盟(CMAS)一星教練,另外還培訓出一位出身屏東魯凱族、全臺唯一的手譯員兼一星教練盧孫惠婷。這樣的成果,讓香港、日本、美國、比利時、馬來西亞、南斯拉夫等許多比臺灣更早從事無障礙潛水的國家無比驚豔。

水中世界沒有跨不過的階梯和門檻、沒有上不去的斜坡板、沒有畫分彼此的高牆,更沒有社會眼光和排斥。在海裡,20 公斤的裝備被浮力解放,每個人都能悠游自得;在海裡,不同障別的潛伴彼此照應,「你是我的耳,我是你的腿」;在海裡,他們重新認識受損的身體,蛻變為能被信賴倚重的指導者。

「在海裡,拋開拐杖和輪椅,我們自由而平等。」

攝影/葉靜倫

生命如滄海一栗,在吸吐間一視同仁

奇蹟得以發生,「總教頭」陳克誠功不可沒。明年就滿 60 歲的三星教練陳克誠,7 年前被同樣熱愛潛水的好友陳松琳「推坑」,意外開啟了職業「外掛」。

當時,臺灣身障者除了就醫、就學、就業等必要需求,其餘藝文展覽與社會參等育樂活動都被忽視,較常看到的頂多是游泳、棒球、滑翔翼或跳傘等。而無障礙潛水,別說臺灣,就連國際上也僅止於「體驗」,身體功能的復健治療目的遠大於娛樂,身障者在教練一對一引導下僅能在海中短暫停留,沒有人能真正學潛水,更別提考照。

三星教練陳克誠。圖/臺灣身心障礙潛水協會提供

也因此,無論是障盟或陳松琳,都沒有人知道身障潛水該怎麼做,遑論知道怎麼「教」。陳松琳身為剛開始協助策畫執行的公關公司總監,必須從頭開始收集資料,從零摸索。而對陳克誠來說,26 年教練生涯更從沒遇過這麼多奇特的挑戰─

聽障學員在教學時必須請手語老師逐步翻譯,指令難以精確傳達;肌肉持續萎縮的漸凍人,在水裡會頭上腳下被裝備重量拉著走;脊椎打了 8 根鋼釘的脊損者,平日已經無法直立行走,下了水更完全抓不到重心、反覆嗆水翻不過身;一般人幾乎不用教的呼吸管咬嘴咬合,一個腦性麻痺的女孩必須花 2 天才學得會。

就算同樣是輪椅肢障者,有人是截肢,有人是小兒麻痺;同樣是脊損者,因為損傷部位不同,有人上半身可以側轉,有人不行;同樣是聽障者,有人用手語、有人讀唇語,有人必須靠筆談;同樣是視障者,有人視野僅止於眼前 10 公分,有人則是瞳孔中央損傷,只看得到黑洞周圍的景象。

臺灣身心障礙潛水協會 9 月 20 日在龍洞南口海洋公園舉辦「星光班回娘家」身障潛水學員聯誼活動,透過學員們的現身說法,鼓勵更多身障憑朋友「出海」。圖/臺灣身心障礙潛水協會提供

陳克誠終於意識到自己究竟答應了什麼,也終於懂了為什麼所有人剛開始都勸他別想了。但他咬著牙不服輸的承擔托付,甚至為缺臂的學員改裝器材,最重要的是,憲兵少校退役的他非常重紀律。陳松琳解釋:「對身障者來說,安全是最高指導原則,尤其在變化無常的大海裡,隨時可能發生意外。」

事實上,別說那些耐心摸索的教練了,許多身障者下了水,對自己身體的重量、浮力和呼吸都全然陌生,從泳池訓練到真正下海,更可能遭遇難以預料的危險,整個教學師生比因此高達 1:1,若算進助教和潛水志工等協助人力,還可能達到 3:1 甚至 4:1。

這也是為什麼,協會每年僅招收 15-20 位學員,所有學員必須透過 2 階段的專業評估,結合潛水醫學科、復健科、胸腔科、耳鼻喉科和障盟的專業,共同判斷身體機能。許多狀況太嚴重的,例如俗稱玻璃娃娃的脆骨病患或全盲者,就算想收也收不了。

圖/臺灣身心障礙潛水協會 fb(身障潛水 夢想潛進

即使如此,還是有一成左右的學員難以通過考試,因為陳克誠堅決主張身障者下水,必須比一般人要求更高,並且大多數的潛水基本操作如裝備組裝、氣壓表檢查、浮力背心穿戴等,也盡量讓每個人獨立完成,僅在必要時給予協助。這一來是為了找回身障者的主動性,二來也為了讓每個人知道「生命安全掌握在自己手中」。

大海不會因為你是身障者而有所不同。就算是身障,在水下都是一條命。你要是出事,命就沒了。」陳克誠要求所有人就算學會了,也要持續跟他進出海裡學習掌握各種狀況。陳松琳則強調:「安全應該是一種態度。」秉持著這種高度自覺的風險意識,讓他們多年來得以嚴守「零事故」的底線。

全球首創身障潛水教練:「從沒想過我也可以服務別人」

陳克誠雖然比所有人更謹慎,卻也比所有人都更大膽。就在身障潛水辦了 1、2 年、許多學員激動慶祝自己考過證照、實現了此生從不敢想望的目標,連教練們都跟著噴淚後,陳克誠卻語出驚人:「這樣不行,我們得訓練身障者成為教練。」

攝影/葉靜倫

身障者對其他障礙者的困難與感受,當然體會較一般人深,也更了解該如何協助與施力。然而當教練並不是會潛水就好,還要會教、會救人、會判斷海相與浪況。時任障盟祕書長、現任監察委員的王榮璋笑說:「當初障盟要推身障潛水,陳克誠常說:『這樣真的可以嗎?』結果教到最後,變成我一直在問:『這樣真的可以嗎?』」

事實證明,究竟可不可以,只有身障者自己能論定。7 年過後,許多學員陸續從一開始的潛水證照考到進階證照,再考到潛水長和一星教練。如今 11 名教練大多是聽障,團練時常可見許多人比手畫腳聊天,但其中也有肢障和小兒麻痺患者,有的人水性之好,連一般業界教練都讚嘆不已。

「2017 年臺灣辦過無障礙潛水國際交流座談會,邀請許多國際專家來臺,」陳松琳笑說:「他們看到我們真槍實彈的把身障者帶去考證照甚至當教練,全都難以置信。」

現任監察委員王榮璋。圖/臺灣身心障礙潛水協會提供

身障潛水協會現任理事長呂家瀅平時是圖書館員,聽力受損的她在訪問過程中持續讀著我的唇語。她回想自己從學員到一星教練的心路歷程:「2 年前,我送出了身障潛水的報名表。後來受訓時覺得好奇怪,為什麼有這麼多人,包括教練、志工、潛店老闆等,每個人都願意這麼累的付出,只為了讓我們實現一個微小的願望?」

「現在我成為教練、開始帶學弟妹,雖然感受到好大的壓力,但只要看到他們從水裡回來,帶著大大的笑容說『好漂亮喔!』我就覺得好有成就感。」呂家瀅從此下定決心,一定要「讓每個人看見她所見」。

自此之後,整件事的意義已超越眾人當初所想。許多長期繭居家中的身障者,最初抱著懷疑的心情送出報名表,甚至必須暪著憂心的家人去受訓,到了現場,卻親眼看到身障夥伴不只能潛水,還能當教練指導別人,畫面之衝擊遠勝千言萬語。如今已是一星教練的肢障者劉家源便說:「我的生命被潛水徹底改變了。以前都是別人服務我,從沒想過我也可以服務別人。」

圖/臺灣身心障礙潛水協會 fb(身障潛水 夢想潛進
圖/臺灣身心障礙潛水協會提供

沒有障礙的人,只有障礙的環境

如今,由各種障礙者組成的身心障礙潛水協會,每年光人力、交通、住宿、裝備等各項訓練開支已破百萬,所有人齊心利用業餘時間協助身障者考照。再加上專業教練團、障盟、企業贊助與志工協力,以及民間許多友善的潛水業者支持,終得以超越國際,成就海島臺灣的無障礙潛水奇蹟。

如同陳克誠所說,這是一件「必須靠所有人一起慢慢成就的事」,單靠少數人消磨愛心毫無勝算。

年近花甲的總教頭陳克誠,雖然累積了世界罕見的寶貴經驗,卻坦言體力已大不如前,身上隨時帶著止痛藥與消炎藥,空餘時間便往復健中心跑,內心承受的現場安全壓力也從未減少過。即便如此,他依然帶著近乎浪漫的心,持續挑戰生命的各種可能。

圖/臺灣身心障礙潛水協會 fb(身障潛水 夢想潛進

「我以後想要教會全盲的人潛水。」鐵漢柔情的總教頭興致勃勃的說:「我有個視障朋友在大學時逐漸退化為全盲,他說他小時候看過電視上的海底繽紛,現在雖然看不到了,但若能進入那無重力的世界,感受水流沸過臉頰,體驗海洋的深度與溫度,他就能重回小時候,想像那汪洋中的景色。」

2018 年起,協會開始定期舉辦淨海活動,邀請身障夥伴與志工們潛水清理海廢垃圾。同時,他們的堅持與倡議也促成了幾個潛點的硬體環境改善。畢竟對這些拋開輪椅、拐杖、助聽器,生平第一次在水中感受自由的身障者來說,最「障礙」的地方往往是從家裡到潛點、從停車場到水邊的那段漫漫長路。 

「其實臺灣很多潛點都必須扛著氣瓶、穿著防寒衣拿著蛙鞋走半天,沿路都是石頭、樓梯或礁岩,對一般人來說都未必友善了,何況是身障者。大部分時候,大家只能一起又拉又背又扛著下去。」陳松琳說。

2018 年起,臺灣身心障礙潛水協會開始定期舉辦淨海活動。圖/臺灣身心障礙潛水協會 fb(身障潛水 夢想潛進
圖/臺灣身心障礙潛水協會 fb(身障潛水 夢想潛進

在眾人積極爭取下,龍洞海洋公園管理處與屏東縣政府近年在四季灣與墾丁後壁湖碼頭、小灣潛水訓練中心等地都做了無障礙友善設施,不僅讓身障者可以順利潛水、實踐「休閒平權」,對一般潛客來說也便利許多。

「沒有障礙的人,只有障礙的環境」,生命中的障礙多來自環境而非個人的損傷,這個國際間倡議多年的觀念轉變,這群心無屏障、親如家人的戰友們不僅體會甚深,也親身印證了這件事。

身障潛水第 1 屆至第 6 屆回顧。影片/社團法人臺灣身心障礙潛水協會

延伸閱讀:
1. 潛一個蔚藍的夢:身障不設限,海中泳出生命力
2. 亂入公約課後隨筆 04:沒有障礙的人,只有取決於人的障礙環境
3. 監院 280 頁報告糾正衛福部,列舉臺灣身心障礙支持網 10 大失職

立即支持更多公益報導

葉靜倫

分享給朋友
  • 907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