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逾 400 萬年輕人流浪,美 NGO:「心理健康和居住穩定高度相關」

原文/特里西亞·雷克斯(Tricia Raikes) 美國雷克斯基金會共同創辦人

摘錄/黃愉婷、葉靜倫

美國年輕人正在經歷嚴重的問題。我們在其中看見,心理健康和無家可歸密切相關

根據統計,美國每年有超過 400 萬年輕人無家可歸。與此同時,每 6 名 6 到 17 歲的青少年中,就有 1 人患有心理健康問題。美國衛生局長維韋克·穆爾蒂(Vivek Murthy)將青少年心理健康定義為「我們這個時代決定性的公共健康危機」。

若觀察所有無家可歸者,其中有超過 1/5 的人曾因為嚴峻的處境而患有嚴重的心理問題,許多人的狀況是從青少年時期延續而來:50% 的終身心理疾病從 14 歲就開始,75% 始於 24 歲前。

根據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最近的研究,過去 10 年,表現出持續性悲傷或絕望的高中生人數增加了 50%。令人震驚的是,這些青少年中,有將近 1/5 的人表示曾經認真考慮過自殺。

對無家可歸的青少年來說,情況更加嚴重。過去一年間,曾經歷過無家可歸並「認真考慮過自殺」或「製定自殺計畫」的學生人數,幾乎是其他有居所的同儕的 2 倍,著手嘗試自殺的學生則高達 3 倍多。

2011-2021 年間,美國高中生中曾表現出持續性悲傷、絕望的人數比例,增加了約 50%(女學生從 36% 增長到 57%;男學生從 21% 增長到 29%)。圖/取自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研究

每個人都可能心理生病,但脆弱群體更可能演變成永久困境

一般青少年想要獲得足夠的心理健康支持,已經不太容易。但一個流浪的青少年因為沒辦法取得父母同意、沒有經費、無法獲得服務等,使一切又變得更加困難。

從這方面來說,教育程度和無家可歸之間的關聯性也讓人吃驚。最明顯的就是流浪的年輕無家者,通常都沒有完成學業或拿到高中畢業考證書 (GED,高中文憑替代證書);因為明顯憂鬱症狀而輟學的高中生,也是同儕的 2 倍多。

顯然,我們最先要解決的是青少年未獲治療的心理狀況,以避免它成為年輕人完成學業的阻礙,也大幅增加他們無家可歸的風險。

另一方面,心理疾病也和不同形式的排擠和邊緣化重疊。如果沒有意識到這個現實,任何解決方案都不會成功,也不會公平。

例如,大部分無家可歸的年輕人,都是非白種人或 LGBTQ+ 群體。雖然根據調查,年輕白人患有心理疾病的比率,其實高於非白種年輕人,但因為缺乏即早介入與適當的治療,非白種的青少年比他們的白人同儕,更有可能因為心理疾病而演變為長時間或嚴重的身心障礙者。

他們也更有可能因為觸法而進入刑事司法體系,而非進入醫療體系接受適當的治療。令人不安的是,在刑事司法體系中,有高達 70% 的青少年出現心理疾病徵狀。

青少年反覆進出照顧系統,居住與生活不穩影響終生

我們需要更多專業資源來介入並支持青少年,這畢竟是人在成年之前獨特的發展期。正如衛生局長穆爾蒂提醒我們的那樣—— 青少年不僅僅是小型的成年人。

研究已證實,10 至 19 歲的年輕人正處於獨特的大腦發展期。如果在這個時期不解決他們的心理健康問題,將會導致更大的社會挑戰,並且一路延伸到成年期,損害他們身心健康,也限制他們成年後享有充實生活的機會。

示意圖/by Milan Introvič on unsplash

另一方面,華盛頓州社會與健康服務部,擁有全美最全面的青少年進出照顧系統(如寄養照顧、法律支持,或因心理健康、物質濫用而住院/住宿等)的統計資料。

數據顯示,青少年離開這些照顧系統後,很容易陷入無家可歸。心理健康危機、進入司法後的處境,再加上種族、經濟、教育和健康不平等……所有這些影響都使青少年面臨更嚴峻的挑戰,許多人更經歷一個以上、複合式的因素。

這導致青少年不斷進出各種不同形式的公共照顧系統,進一步損害他們發展的穩定性和安全性,並使他們困在制度的輪迴中。

追蹤脆弱青少年,優先穩定居住

美國長年關注無家青年的雷克斯基金會(Raikes Foundation)透過倡議行動和創新方案,陪伴青少年面對心理健康議題和居住需求,他們正努力轉變年輕人的支持系統,幫助他們克服生活挑戰。

其中最重要的是,整個計畫立基於所有一線服務的青少年組織,以及青少年自己的回饋。我們因此需要跟各州的團體建立網絡關係,了解他們每天的進展與挑戰。這個網絡如今已發展成一個創新的模式,包括:

1. 針對離開公共照顧系統的青少年,提升居住穩定性、改善介入方式與措施

2. 以團隊力量支持並協助青少年修復家庭關係

3. 在青少年致力尋求穩定居住時,提供彈性的資金以滿足他們的基本需求

其次,我們資助相關的調查研究,幫助州政府和聯邦政府解決青少年無家與心理健康的複合式問題,這些調查對華盛頓州制定解方和預防措施至關重要。報告也呼籲各個支持系統,應該在年輕人離開時做到更緊密的銜接(轉銜),或研究如何利用醫療保險來進行相關補助。

美國的雷克斯基金會(Raikes Foundation)的工作者們。圖/取自 Raikes Foundation twitter

第三,我們也和華盛頓州衛生保健局和無家可歸青少年辦公室努力合作,共同促成華盛頓州的支持策略。包括:

1. 建立一個穩定的基地,讓年輕人不必滯留在照顧系統中

2. 改善青少年脫離照顧系統後的過渡計畫

3. 召集政府相關單位領導者,共同針對嚴重個案進行輔導計畫

在最近一份華盛頓州的調查報告顯示,離開照顧體系的青少年,在 4 年內陷入無家可歸的人數和占比都顯著下降達 1/4。也就是說 ,比起 2017 年,2021 年的街頭少了約 500 名流浪青少年,證明過去的努力正在產生實質影響。

針對在行為治療後離開照顧系統的青少年,結果同樣令人印象深刻。一年內陷入無家可歸的青少年占比,從 2017 年的 19% 降到 2021 年的 14%。

透過與服務提供者、公家機關、民間團體、非營利組織建立有效的合作關係,我們為年輕人的生活帶來關鍵的影響,共同改善公共照護體系。

在這個過程中也可見,民間公益團體擁有強大的優勢,可以善用靈活的資源來激勵改革,也可以向公眾證明,為什麼確保這些照顧系統的穩定至關重要,足以打破青少年反覆進出系統的循環。


延伸閱讀:
1.「如果不離家早就死了」韓國青少年與日本單親母子,離開暴力後如何安身?
2. 酒店公關、拾荒者、受創少年,從家的百態中尋找共鳴/2022 貧窮人的臺北
3. 心理健康的積極意義:打破暴力循環、一線人員培力、建立有安全感的社區
4. 黃靜盈/重升學輕心理、諮商還要請公假、隱私被揭露,兒少心理健康誰來顧?
5. 黃靜盈/心理健康司長,為什麼你聽不見我們的呼救?


首圖/示意圖,by Vitolda Klein on unsplash


原文:Address Youth Homelessness or Youth Mental Health? Philanthropy Can Solve Both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Right Plus 編輯部
Right Plus 編輯部

2019 年 6 月出生,熱愛海洋和貓,喜歡親近友善又創新的朋友,但也支持必須不友善才能往前衝的人、願意理解因為太辛苦而無法友善的人。

每天都想為世界增加一點正能量,但也無懼直視深淵。努力用文字紀錄社會百態,持續在正確、正常與右翼的 Right 之外,尋找 Plus 的思考與選擇。

文章: 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