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健康的積極意義:打破暴力循環、一線人員培力、建立有安全感的社區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編按:本文作者索拉(Celina De Sola)與蘿莎萊絲(Daisy Rosales)分別是國際非營利組織「玻璃之翼」(Glasswing International)和「生命熱情」(Brio)的創辦人。

「玻璃之翼」在 12 個國家解決貧窮與暴力、開展心理健康與青年賦權教育計畫;「生命熱情」則為邊緣社區提供領導者與組織培訓,設計並推廣心理健康計畫。

《多多益善》長期關注情緒、心理、精神上的困境與障礙,但本文從另一層面來解釋了心理健康的積極意義與必要性,包括培養強韌的心靈、培力一線工作者對自我和他人的創傷知情與心理照顧,將能如何在社區裡形成正向的力量、讓人們有能力彼此承接

此外,臺灣雖然並不如本文中的拉丁美洲社區一般,承受恐怖、頻繁的兇殺攻擊,但文中對於心理創傷和壓力如何造成暴力的惡性循環、青少年對暴力和創傷的反應,以及如何培養復元力,都有清楚的說明。對許多幫派橫行的鄉鎮或法治不彰的社區,以及青少年服務工作者來說,都具有參考價值。

撰文/塞琳娜・德・索拉(Celina De Sola) 玻璃之翼創辦人兼主席 &
黛西・蘿莎萊絲(Daisy Rosales) 生命熱情共同創辦人兼執行董事  

龐絲(Eugenia Ponce)依然清楚記得 2013 年那悲慘的一天。當時她的侄子和其他 12 名社區成員失蹤了。從那天開始,她在家鄉墨西哥的特彼托(Tepito)社區,持續為數以千計的失蹤人口家庭抵抗暴力。

在拉丁美洲,尤其自疫情以來,兇殺率持續攀升,已是全世界最高。許多家庭試圖逃離他們無法掌握的可怕現實,引發大規模的境內流民和移民潮。

打破暴力循環並促進和平,需要什麼能力和方法?透過我們在「生命熱情」(Brio)和「玻璃之翼」(Glasswing International)的工作,我們見證了健康的心靈如何使暴力倖存者從創傷中復元,並以此協助不利處境中的年輕人。

他們能因此學會用更溫和、富有同情心的方式面對自己、與他人相處。同時,能透過理解和同理心來應對暴力帶來的影響,從而打破惡性循環。

3個面對困境的必要能力:彈性應對、接納痛苦、堅定行動

龐絲在倡議多年後,加入了一個專門幫助行動者和失蹤者家屬的計畫。這個計畫由墨西哥城的藝術家、醫護人員和行動者組成,為來自墨西哥各地的參加者提供為期一週的培力,以照顧他們急迫的心理需求。

剛開始,參加者會被引導檢視自己的身體狀況,並學習簡單的技巧來養成睡眠、營養和運動習慣。之後透過經驗對話(experiential conversations)和反思,練習以開放而非抵抗的態度,連結自身經歷,從而引導他們邁向個人和集體的價值討論。

這個計畫的基礎來自於「接納與承諾治療」(Acceptance and Commitment Training,簡稱 ACT),是一種據有實證基礎的心理治療,有助於參加者在面對艱難的處境時,產生新的應對方式,並且保持思想上的彈性。

有參加者說:「我學會了注意自己的想法和感受,知道如何處理它們,也學會照顧自己。過去我生活在陰影之下,現在我開始發現有那麼多的色彩和光。」

生命熱情」(Brio)2022 年的工作報告中,記錄目前仍持續在墨西哥進行的培力、照顧失蹤者家屬等計畫。圖/取自 Brio 網站
生命熱情」(Brio)團隊在計畫中引領參與者檢視自己的身體狀況、進行運動相關活動。圖/取自 Brio 網站

參加者在這裡學會的第 2 件事,是接納的意義。接納意味著一個人能對自己痛苦的經歷,採取一種接受的姿態。這化解了我們與生俱來的對抗,以及渴望避免/控制痛苦的傾向,這些都會加劇我們的痛苦並讓我們陷入困境。

「我意識到我不能繼續生活在憂慮和沮喪中,因為我哥哥再也沒有回來。我發現還有更多的生活要過,雖然我會一直感受到他不在的痛苦,但我現在可以忍受。」另一位參加者說。

第 3 種能力是堅定的行動:在持續困難的處境中,特別是對助人/倡議工作者來說,能有能力辨識並實踐價值、做出正確的選擇。重點是,透過互相陪伴與支持,認識團結和群體的力量。他們不再孤軍奮戰,能夠共同抵制自我剝削,並以此解決暴力。

一位經驗豐富的參加者說:「我們知道,我們可以一起完成很多事,在我們的痛苦中、在我們的憤怒中、在我們的希望中擁抱彼此。」她說,自己為正義奮鬥了幾十年,這是她第一次放慢腳步,看見改變的可能。

人們普遍認為暴力是一種外在的現實,但鬥爭往往變成內在的事:一場我們無法取勝的精神和情感拔河透過過程中的彼此陪伴,人們可以在逆境中找到意義和目的。

從個人到社區:打造結構性的歸屬和支持網、打破暴力循環

許多青少年在幫派和犯罪集團橫行的環境中長大,為了生存而變得強硬或退縮。雖然他們的行為舉止是面對不利處境的自然反應,但反過來也會導致攻擊和冒險行為。尤其經歷過艱困生活的年輕人,常會自我保護來抵禦脆弱,並習慣用一種審慎戒備的方式往來,例如攻擊性的、疏遠的,有時甚至是暴力的。

因此,要在社群中建立信任與和平,首先必須改變彼此相處的方式,並且從個人層面著手。在哥倫比亞的麥德林(Medellín),「生命熱情」的合作夥伴「阿瑪迪斯基金會」(Amadeus Fundación)提供音樂課程以培養青少年的情商和幸福感。許多學生因為曾在他們的家庭或社區中經歷過創傷,因此加入這個計畫。

圖/取自「阿瑪迪斯基金會」(Amadeus Fundación)網站

為了幫助年輕人擴展他們的能力,「阿瑪迪斯基金會」致力於打造嶄新的、結構性和支持性的關係,並且以同情心、同理心和紀律(而非憤怒或責罵)來回應參加者的許多行為。他們也透過課程指導、明確的期望和情感教育,讓年輕人嘗試新的互動方式,以此促進連結而非敵意。

這樣的社群支持不僅培養了柔軟的態度,還開始打破暴力的惡性循環。這種惡性循環往往會讓人以為自己沒有出路而陷入絕望。阿瑪迪斯透過建立共同的價值觀、共享文化、建立規範,提供了新的選擇──

他們讓每個人知道,這個新環境很安全,且促進和平的態度會在這裡得到積極的回饋。每個人都可以嘗試那些和街頭不一樣的互動方式:善良、慷慨、團結、溫和。

對於像米格爾(化名)這樣的青少年來說,轉變顯而易見。米格爾在 10 歲時加入這個計畫,當時的他性格內向、疏離(這是對暴力或不可預測的環境常有的反應)。

儘管剛開始很困難,但米格爾很喜歡在阿瑪迪斯工作。這裡對待他的方式很不同,老師和工作人員都耐心而友善。即使他很少說話,但他和其他年輕人一起學習樂器、在管弦樂隊演奏,連他自己都覺得驕傲── 因為拉小提琴的能力是他自己的,沒有人能從他身上奪走。

現在,6 年過去了,米格爾富有表現力的溫柔能量影響了每個人。他培養了其他年輕學生、成為管弦樂隊的導師之一。米格爾的母親也支持他,因為她看到了兒子的變化,並珍惜他所學到的事。

打造一個結構化(有制度、有方法、有團隊)的環境作為遠離街頭的避難所,是年輕人練習與自己和同儕和平相處的起點。然而,這一切也不只如此。當參加者開始以新的方式和朋友家人相處時,這些行為和態度都會延伸回到社區裡。

隨著參與計畫的人數增加,他們讓其他社區成員也看到了可能性。這證明了和平是可以實現的,即使在充滿暴力的環境中也一樣。

一線助人工作者的創傷知情培力:為自己也為社區,認識創傷與壓力反應

在許多資源匱乏的社區,公家單位的一線工作人員不僅面臨極端的挑戰,也沒有能力處理自己和受服務者的壓力和創傷。

研究指出,長期接觸暴力所導致的壓力和創傷,會使我們把焦點都放在「生存」上,削弱我們的批判性思考,並且做出錯誤決定、影響情緒和行為的調節,也傷害我們和他人連結的能力,讓我們因此受到更多攻擊或傷害。

「玻璃之翼」是一個成立於薩爾瓦多的國際非營利組織,在紐約市和拉丁美洲、加勒比地區 12 個國家中,和一些深受暴力影響的社區一起展開計畫。他們和青年、教師、醫護人員、執法人員和兒少保護工作者合作,建立創傷知情的環境、促進復元力,最終使兒少和整個社區茁壯成長。

「玻璃之翼」協助這些一線人員,讓他們理解壓力和創傷對自己、對他人,以及他們所服務的社區有何影響,並且培養他們管理、減緩壓力和創傷反應的方法,以此減輕風險和傷害。他們也學會識別其他人是否遭遇創傷,例如,在處理報案之前,先讓倖存者感到安全。

瓜地馬拉一位接受過培訓的女警官說:「我們離開警區時,永遠不知道回來時是死是活。隨著時間的推移,壓力、工作量和責任對我們造成了傷害……如今,我們可以提供一種更有尊嚴、更人道、更公正的服務。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們學會怎麼好好照顧自己的心理健康。

「玻璃之翼」的培訓涵蓋了社區裡、公共系統中高度互動的各個角色,包括教師、醫生、護士和兒少保護工作者。「培訓後我最大的改變,是學會了管理壓力,這是我們最重要的基礎。」瓜地馬拉一位教師承認:「當我們感到壓力時,我們根本無法清晰的思考。」

薩爾瓦多的一位醫療保健專業人士則坦言,有時候工作不堪重負,會使人難以盡最大努力來幫助別人:「我們需要讓自己更放鬆。因為理解傾聽和支持別人,都需要情感上的時間和能量。

「玻璃之翼」(Glasswing International)到墨西哥的緊急救援醫療隊(ERUM),為一線工作人員提供應對壓力、倦怠、同情疲勞時的自我照顧方法。圖/取自「玻璃之翼」FB

課程中也用講故事的方式來解釋壓力和創傷的原理── 人類已經適應了在高度威脅的環境中生存,這會觸發我們的戰鬥、飛行、凍結壓力的反應,有助於我們快速因應,以此增加生存機會。

然而在現代,這種生理機制有時會產生意想不到的影響,造成過度緊張和進一步的傷害。課程因此為每個人提供了管理壓力的方法,以避免壓力成為個人和組織的負擔。

在學習過程中,參加培訓的一線工作者還對心理健康形成了一致的理解和共同的語言,以此促進凝聚力和希望感,從而避免他們在工作中孤軍奮戰,或做出錯誤的判斷。

隨著這些方法在各級單位體系中推展,社區的復元力得到提升,也讓整體的服務運作變得更有同理心、更有效且公正。

3步驟建立有韌性的社區:扭轉敘事、共同反思、自我成長

縱上所述,可見心理健康是建立和平的關鍵,並且是優先考量。但一般人常不知從何著手,我們建議可以從下列步驟開始,展開堅定的行動。

首先是扭轉敘事(Shift the narrative)。很多時候,暴力和對暴力的反應被歸因於個人的道德敗壞。但如今許多人都已熟悉創傷知情概念,並理解壓力和創傷對我們的思考、感受和與他人的互動方式,有著強大的影響。這不僅會改變我們對事件的詮釋和理解,還會改變我們的行動。

例如,我們不再關注「憤怒的壞人」的行為,而是開始將這種行為視為「這個人正在遭受痛苦並且需要幫助」的暗示。研究告訴我們,我們的憤怒、恐懼及難以信任、難以和他人建立聯繫等,都是壓力和創傷後常見的反應。但很多時候,我們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也無法控制我們的反應。 

因此,我們需要對這些反應有正確的認識,並理解到這些情緒和行為並不代表「我是誰」,只是反映出我們經歷刺激後的結果。另一個重點是,透過心理教育讓人們具備知識和方法,鼓勵他們積極參與、建立更有利於復元的社區系統。

「玻璃之翼」(Glasswing International)也製作有「心理健康工具箱」圖文,提供個人應對情緒困境的方法。圖/取自「玻璃之翼」FB

第 2 個步驟是共同反思(Reflect together)。想建立一個有利心理健康的生態系統,首先要了解我們工作的場所、在工作成員和社區成員之間,可能發生什麼事。建議你可以和工作夥伴一起思考:

• 在團隊中,是否已經有人在談論壓力的影響?
• 現在已經有哪些培訓、研討會或反思的空間資源可使用?
• 我們如何和工作夥伴一起進行強化心理安全的對話?
• 在現有的組織和社區文化中,已經存在哪些關於心理健康的、有幫助的論述?

最後是,學習並支持自我成長。有許多資源可以幫助我們提升心理健康、感受集體治療的力量。你可以從這些技巧開始:

• 了解壓力反應認識壓力反應的基礎知識和關鍵因素,這可以幫助受服務者、團隊和社區度過壓力。
• 了解壓力的影響認識 50 種常見的壓力跡象和症狀,以更了解壓力如何影響你、影響工作夥伴和社區。
• 學習介入的方法:認識各種壓力與創傷的形式、尋找各種介入的方法和資源,包括可以自行在社區中操作的方法。
• 心理急救培訓參加基礎培訓,學習在災難發生後,如何支持倖存者並為他們連結資源。



延伸閱讀:
1. 加拿大原住民家暴服務:以社區為基礎發展文化療癒力,3 種防治家暴的方法
2. 加拿大街頭的「HOME」:5團體全方位行動照護,連續性支持不拋下任何人
3. 酒店公關、拾荒者、受創少年,從家的百態中尋找共鳴/2022 貧窮人的臺北
4. 從暴力中倖存,然後呢?在社會住宅修復身心、重啟人生
5.【社宅共生3】社宅時代的社群力:「人和家庭才是服務的核心,不是規定」


首圖/截取自「生命熱情」(Brio)計畫介紹 YT 影片


原文:The Power of Mental Health to Break Cycles of Violence and Promote Peace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Right Plus 編輯部
Right Plus 編輯部

2019 年 6 月出生,熱愛海洋和貓,喜歡親近友善又創新的朋友,但也支持必須不友善才能往前衝的人、願意理解因為太辛苦而無法友善的人。

每天都想為世界增加一點正能量,但也無懼直視深淵。努力用文字紀錄社會百態,持續在正確、正常與右翼的 Right 之外,尋找 Plus 的思考與選擇。

文章: 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