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博宇、陳龍愛/五一罷工臺鐵再度停駛,無障礙疏運噩夢會重演嗎?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  
  •  
  •  
  •  
  •  

編按:臺灣鐵路產業工會日前發起 5/1 勞動節不加班行動,超過 95%(約 1300 名)司機員工響應,若確實行動,5/1 當日臺鐵表定的全部列車都將停駛。

近年來,大眾運輸事件頻繁發生,如今年 4 月初清明連假第一天,高鐵左營站附近的東南水泥工程施工失誤,導致高鐵因電力中斷而停駛;3 月 3 日全臺多區域停電事件,也使得臺鐵列車供電異常、一度停駛。

事件發生後,勢必有許多通勤的旅客受到影響,然而,同樣身在其中、行程被迫耽誤的身障者、輪椅使用者卻未必能獲得符合需求的接駁服務,常常得「自己想辦法」。

本篇由臺灣身心障礙者自立生活聯盟副祕書長楊博宇,與臺南市夢城自立生活協會總幹事陳龍愛所撰寫,分享身為輪椅使用者面臨大眾運輸停駛期間遭遇的困境。

撰文/楊博宇 臺灣身心障礙者自立生活聯盟副祕書長、陳龍愛 臺南市夢城自立生活協會總幹事

聽到臺鐵企業工會發起五一勞動節集體休假,表定的列車班次將全部停駛。雖然罷工並不是常態,但政府和臺鐵平日的疏運配套措施長年以來都未考慮到無障礙接駁,所以聽到臺鐵可能停駛,讓我們馬上回想到過去障礙者在高鐵和臺鐵站遭遇的困難,覺得很擔心。

楊博宇:列車停駛時被遺忘,回家的路好漫長

今年 4 月 2 日,適逢清明連假第一天,高鐵卻因東南水泥公司拆除作業施工不慎,導致臺南至左營路段斷電停駛,受影響的旅客超過 10 萬人。事件發生當下,高鐵班次大亂,列車必須暫停在各車站月臺或軌道上,乘車時間也因此嚴重被延誤。

我身為一名電動輪椅使用者,也在這波事件中,意外成為車上受困的乘客之一。在疏運的過程中,我深切感受到,臺灣大眾運輸服務遭遇緊急狀況時,對身心障礙旅客缺乏一套完善的應對與服務流程。

首先,在列車上,因為當時適逢清明連假疏運期間,每一站都有大量的自由座乘客上車。我觀察到高鐵乘車服務員引導視障者到他的座位上,但是輪椅席幾乎被一般乘客占用。

此外,大量持自由座車票的旅客也堵塞在走道上,連帶阻隔了無障礙廁所的動線。在面臨突發事件、乘車時間大增的情況下,若有輪椅使用者要使用廁所,將會非常困難。

當天,我搭乘南下列車,車上僅聽到廣播說明「列車只能行駛到臺南站」,乘車服務員也未告知輪椅使用者下車後該如何尋求協助。更別說下車後,整個月臺塞滿準備下樓的人潮,往電梯的路線嚴重被人流截斷、堵塞。

我在月臺上,也未看見有任何高鐵人員來引導輪椅使用者,當時我是靠著熱心的路人幫忙阻擋人流,才能順利抵達電梯。搭乘電梯到達一樓大廳後,卻看到進站與出站也沒有實施有效分流,導致要出站的人流疏散緩慢,輪椅也只能混在人潮中緩慢移動,在疫情期間更提高了群聚風險。

Photo credit: weichen_kh on Visualhunt.com

當時,最糟的問題莫過於接駁的交通問題。事件發生後,雖然高鐵和地方政府立即啟動「緊急區間接駁服務」,但當下只有廣播告知乘客接駁服務的候車地點,並不知道輪椅使用者是否能搭乘。

我詢問了高鐵人員,對方也不清楚輪椅是否能搭乘。後來,我觀察到派來的車輛都是一般的遊覽車,高鐵人員也只是請我們自己去臺鐵詢問看看,而當時臺鐵車站也擠滿了大排長龍的旅客。

後來向站務人員請求引導後才得知,臺鐵為了配合高鐵維修進行區間斷電,也只行駛到高雄的橋頭車站,更連帶導致列車回堵到轉乘的中洲車站(原本從中州車站搭乘沙崙線,可抵達沙崙站,並轉乘高鐵)。

臺鐵站方考量到月臺狹窄且人潮眾多,「只能」暫停引導輪椅旅客搭乘火車。因此,我又在臺鐵站內等待了一個多小時,等到臺鐵復電通車後,才順利搭上南下的列車,當我抵達高雄時已接近深夜,行程整整比原本預計的延誤了4個小時!

陳龍愛:有接駁車卻上不了,只能自己想辦法

2020 年 5 月 26 日,當時我在臺鐵高雄站,預計前往臺南火車站(途經保安站),但因為連日下大雨的關係,臺鐵臺南站至臺南仁德區保安站之間的路基被掏空。當時,臺鐵站務人員告訴我,區間車有可能只能到達保安車站,沒辦法繼續行駛到臺南車站,我到了保安站後,可能要轉乘接駁車前往臺南。

我是一名輪椅使用者,當時我擔心的詢問站務人員接駁車是否是無障礙,服務人員說不是,是一般的遊覽車,且輪椅若要上車,可能要用搬的。我緊張的告訴站務人員:「我的輪椅有 73 公斤,再加上我的重量,總重超過百餘公斤,要如何搬動?如果搬不動,我要怎麼回家?」服務人員回應我:「你先坐區間車到保安車站,再看看能不能過。」

當時我人還在高雄火車站,時間也已經很晚了,那時候我的心情很緊張,先硬著頭皮詢問身邊的朋友能不能載我回家。

這是我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也不知道怎麼處理,只能聽從服務人員的指引,先坐區間車到了保安車站再說。但到了保安車站,臺鐵還是沒有提供無障礙接駁車,也沒有接駁車以外的的協助。好險後來鐵軌修復完畢,我才能順利的從高雄站坐區間車回臺南火車站。

到了不久前又發生類似的事。今年 3 月 3 日, 全臺許多縣市因為受到電力異常影響,發生大範圍的停電,臺鐵某些列車也因為停電的緣故無法行駛超過 4000 名旅客受到影響,總計誤點將近 40 個小時。

當時我正要從臺南火車站移動到新營火車站,卻因為停電,行程嚴重被延誤。當時臺鐵提供了接駁車,卻沒有一輛是無障礙車輛,我當時詢問工作人員是否可以協助調度無障礙接駁車,站務人員卻回答,無障礙車輛申請不到,也調度不到。在這種緊急狀態下,無障礙車輛還要經過一般慣常的程序申請嗎?從頭到尾,站務人員只是口頭說「抱歉」、「真的沒辦法」,卻完全不理會輪椅乘客的需求,只把問題丟回給輪椅乘客自己想辦法

更別說面臨這種突發狀況的時候,無障礙計程車根本很難叫,因為想要使用無障礙計程車,都需要先預約;臺鐵也沒有想要幫輪椅乘客叫無障礙計程車或補助車費。

強烈建議大眾運輸主管單位應建立無障礙疏運機制

有鑑於近年來大眾運輸事件頻繁,臺灣對身心障礙旅客的應對仍然毫無章法,尤其是缺乏完整的標準作業流程(SOP),也未進行經常性演練,這無異導致身心障礙旅客每次搭乘大眾運輸時,都必須承擔許多潛在的風險。

我們強烈呼籲政府和運輸單位應盡快提出改善對策、建立相關的 SOP ,並參考以下建議:

1. 建立緊急事件中的無障礙協助 SOP

當緊急事件發生後,乘車服務員應盡速確認車上身心障礙旅客當下的狀態與需求,搭配適當的引導與協助。

當時由於大量旅客上車,導致乘車服務員非常忙碌,這時應該適時請求人力支援上車,並管控車內空間與動線順暢。需要臨時或緊急下車疏散時,也應主動告知身心障礙者情況及後續如何尋求協助,月臺上也應該安排人員引導障礙者出站。

2. 擬定緊急載客的無障礙接駁方案

應這次的緊急接駁服務更顯示出,地方政府與運輸服務單位長期忽視障礙者的交通權益。以當時狀況來說,完全沒有任何無障礙接駁方案。

建議運輸單位可與各縣市客運業者合作,以臺南為例,臺鐵可以尋求在地如興南客運、新營客運、府城客運等業者,請客運公司在緊急時刻能協助提供無障礙車輛。

另一方面,考量臺灣目前無障礙升降遊覽車數量稀少、低地板公車也可能臨時調度不易,目前最佳的解決方案就是徵用各地的復康巴士或無障礙計程車來協助接駁。

我們也建議應該在疏散車站或緊急下車地點設置聯絡據點,讓有需求的障礙者能夠登記無障礙接駁需求,再統一由官方或運輸服務單位聯絡調度車輛,並負擔相關乘車費用。

總之,政府也應盡速盤點臺灣的無障礙車輛與服務業者名單,建立無障礙車輛在緊急突發事件發生時的應變調度機制,確保身心障礙者的交通權益。

3. 落實教育訓練與定期演練

各大眾運輸服務單位除了建立上述的緊急突發事件應對 SOP 與無障礙接駁方案,也應該在平日就落實相關人員的教育訓練,並且定期演練。這不但在緊急事件中會使用得到,在逢年過節人潮劇增或颱風災害等情況下,也都可以在事前先做好準備。

臺灣已進入高齡化社會,身心障礙者與行動不便的老年人搭乘大眾運輸的機會將會非常頻繁,盡速建立並落實適當的應對機制與流程,是刻不容緩的事。當意外發生時,這不但能讓所有人都能快速得到協助,也能降低可能造成的傷亡,是保障國民搭乘交通工具安全與權益的重要議題。


延伸閱讀:
1. 左邊女孩/身障者的捷運日記,與慢走族的北捷體驗
2. 被收編或被代言?身心障礙運動的權力遊戲,障礙者與政府和 NGO 的距離/《障礙政治:邁向消弭歧視的包容社會》
3. 亂入公約課後隨筆 04:沒有障礙的人,只有取決於人的障礙環境
4. 十多年沒量過體重,疫情中的身障者:「無障礙就醫環境是你們的獎勵,卻是我們的空氣和水」

立即支持更多公益報導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