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邊女孩專欄/身障者的捷運日記,與慢走族的北捷體驗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  
  •  
  •  
  •  
  •  

編按:本文為多多益善專欄作者左邊女孩,在創作交流平臺「方格子」中發表的主題徵文創作。該徵文活動需要透過一張插畫與文字,紀錄創作者「與臺灣共處的生活滋味」。她選擇「臺北捷運」當作創作主題,因為那是最美麗的風景,也最動態的人群。

左邊女孩也透過文字帶領讀者搭乘臺北捷運的日常,看見這個首先導入「通用性無障礙設施」的大眾運輸,何以溫柔承載使用者的需求。但她也提到捷運的不足之處,例如走道上少有扶手設計、車廂外部過亮的站名顯示等,對行動不便者可能帶來影響,包括誘發癲癇。

創作交流平臺「方格子」日前發布徵文活動,邀請創作者們以「與臺灣共處的生活滋味」為主題畫下一張圖,這讓我想起臺灣的很多名勝古蹟,以及許多特有的自然風貌,但最後我仍選擇離我生活最貼近的「捷運」為創作主題。

我們這一代臺北人的生活回憶,和捷運息息相關,但很多人回憶車站的過去,卻很少人提及捷運。

臺北捷運自 1996 年 3 月 28 日開始營運,至今已 25 年,足以讓一個孩子念到大學畢業,成為職場新鮮人。對於中南部的北漂族,如果第一次站在臺北車站與捷運的聯通廊道,總會先看傻了眼,繁雜的人群、眼花撩亂的標示牌、琳瑯滿目的廣告店家,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去。

我的捷運故事:不同的旅途,在車廂中交會

臺北捷運有它的過人之處,幾乎所有的日常,都必須依靠這個城市地底下、如同心臟血管般的流動而運轉。北捷營運超過 20 年,樣貌仍嶄新、乾淨、整潔、明亮及安全,垃圾也非常少、標示清楚明瞭、站務人員友善、志工眾多,捷運時刻準時不誤點,提供免費 Wifi 服務,票價親民,還有說不完的優點。

在網路搜尋「捷運美食」、「捷運景點」、「捷運旅館」等關鍵字,早已取代傳統意義上的觀光景點,「捷運」不再只是交通工具,不僅是了解城市風貌的重要方式,更建構起城市的形象。

現代生活中,人和人的距離早已被拉開,在公司與上司或同事遠距會議、客套幾句,回到家和父母說不到兩句就躲回房裡,許多面對面的社交也隨著疫情大幅減少。但在捷運裡,竟成為我與他人之間僅存的親密時光。

從一早搭捷運上班,看見家長牽著睡眼惺忪的孩子們去上學,似懂非懂的聽著父母的提醒;或是少年們成群結隊趕著上課,一早就臨時抱佛腳的啃著英文書,和同學們七嘴八舌;許多中老年長者則是趕著看病,低頭閉眼沉默不語;下班時間,則擠滿上班族之間的抱怨或抱負,永遠都有聊不完的話題。

在狹長的捷運車廂裡,每個時刻都出現各種人生風景、人生故事。我才明白,在這裡,每一天都是不同的旅行。

「慢走族」障礙者的臺北捷運體驗

臺北捷運為國內首先導入「通用性無障礙設施」的大眾運輸,它的無障礙設施及協助人員相對完善,也經常可以看到非障礙者也能使用。

臺北捷運站外的無障礙設施如詢問處,提供了敬老愛心優惠票販售、輪椅借用、視障旅客引導等服務,還有無障礙售票系統、無障礙電梯(點字版及廣播)、引導地磚、無障礙坡道、無障礙廁所、無障礙驗票閘門等。

進入北捷站內,也有無障礙電梯、月臺與列車入站廣播系統、旅客資訊顯示器及列車門開指示燈等。

在這麼多無障礙服務中,很多人討論「輪椅族」障礙者的需求,卻很少人討論「慢走族」障礙者的需求。

我是後者,我習慣趕時間的時候搭乘手扶梯練腳力,不趕時間的時候搭乘電梯。手扶梯偶爾會有急忙擦撞的人群,也並不是每個捷運入口都有電梯可搭乘,有時要走到好遠的另一個入口才有電梯,或者那個站根本沒有電梯。

再來,因為我的重心不穩,移動時不僅需要無障礙斜坡,也需要少有高低階、同一高度的平面地板,且材質最好非光亮面,否則容易使我滑倒。

而我的經驗中,大部分的捷運電梯、走道、出入口及月臺的確沒有太多高低差,走道上也有很多導盲磚,扶手卻很少,特別是新蓋的外環線或二線共構的大站(如臺北車站、大安站等),為了轉乘常常需要走特別多路,如果長走道有扶手或是平面電梯就太棒了。

最後,對我而言,最可怕的是,當車將到站時,車廂外往往使用亮亮的 LED 燈顯示列車前往的站名,外圍再用螢光綠燈包圍,因為人站立的地方離車廂距離真的太近,特別是在地下 3 樓暗一點的月臺(如中正紀念堂轉新店線),這樣的站名呈現方式對我來說實在刺眼,也容易引誘癲癇發作

為了轉乘或尋找無障礙出口,乘客常常要在捷運站中移動一段距離。圖/作者提供
捷運車廂的 LED 站名顯示牌,對部分乘客來說可能過於刺眼。圖/作者提供

不過,我也曾經在搭乘捷運時接受過協助。我曾經在人潮擁擠的捷運月臺上,因為不斷被推擠而重心不穩,還掉了手機而不自知,感謝當時我身後一位暖男協助我撿起來、幫我綁緊鬆掉的鞋帶,還陪我坐捷運回到我家附近的捷運站,回想起來真的很感謝他。

還有一次,我一進驗票閘門入口,就因為經痛很嚴重,痛得彎下了腰,全身發抖、冒汗,根本無法行走和站立,有位志工緊急拿輪椅讓我坐下,站務員還推著我出站,直到救護車和家人到達。我仍然認為,臺北捷運的通用無障礙設計已大幅領先臺灣其他公共場所和交通區域,值得學習。有人說,臺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對我來說,和捷運最深刻的故事也是人。


延伸閱讀:
1. 【抗疫群象-身心障礙篇】左邊女孩/疫情只是暫時,堅強勇敢的活下去才是一輩子的事
2. 左邊女孩專欄/沒有隱私的身心障礙者,與強迫曝光的赤裸人生
3. 左邊女孩專欄/暗無天日的窩居人生:身障者奮力租屋指引,過來人的4個重要提醒
4. 亂入公約課後隨筆 04:沒有障礙的人,只有取決於人的障礙環境
5. 「科技樂觀論」之外的思考:無障礙環境是動態協商與持續調整的過程/《障礙研究與社會政策》


首圖/作者提供;原文「身障心無礙|身心障礙者的捷運日記」刊載於作者網站,Right Plus 獲授權轉載。

立即支持更多公益報導

左邊女孩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  
  •  
  •  
  •  
  •  

One comment

  • Avatar

    慢走族真的是很容易被忽視的一群, 雖然看起來好像都可以, 但又會碰到很多困難, 平時我們都只顧著趕自己的路, 很少注意到這些細節, 只有當自己或身邊的人受傷時, 才發現原來身邊有那麼多的不方便都是被忽略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