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鏡 CSR 愛爾蘭、土耳其、印度篇】發展中國家偏向傳統慈善,愛爾蘭培力企業與藝文界對話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 19
  •  
  •  
  •  
  •  

內容責信揭露:本專題由文化內容策進院支持、無垠有限公司合作執行。多多益善參與委由房思宏研究員進行 5 篇國際藝文 CSR 案例比較研究,並連結相關國內案例,經無垠有限公司採訪撰稿 2 篇後完成。

承上篇:【借鏡 CSR 美國篇(下)】掙脫傳統慈善框架,企業支持藝文開啟社會對話

雖然身處不同社會脈絡,愛爾蘭企業家安德魯・赫瑟靈頓(Andrew Hetherington)同樣指出藝術帶來的創造力,如何對企業的工作場所、環境、市場與社區等 4 個面向有所幫助,並能讓企業更加落實 CSR。

愛爾蘭:發展培力課程,促進企業與藝文界對話

赫瑟靈頓本人是愛爾蘭「企業藝術連結」(Business to Arts) 組織的執行長,這是一個試圖連結藝文團體、企業與個人的慈善組織,針對企業端與文藝團體這端,提供許多培訓課程,強化彼此的認識與連結,並在企業實踐中擴大文化體驗、導入各種創造力。 

在赫瑟靈頓指出的 4 個 CSR 面向中,他認為藝術與創造力都能帶來不同的啟發。舉例來說,埃森哲(Accenture)公司在「牆上的女人」計畫中,透過與愛爾蘭皇家科學院合作,讓人們正視工作職場中的女性貢獻。而愛爾蘭一間社會企業「再創造」(Recreate)則由合作企業中取得原本可能被當成廢棄物處理掉的材料,加工後製成各種能在教育現場使用的藝術作品。

埃森哲(Accenture)公司在 2016 年開始與愛爾蘭皇家科學院合作 「牆上的女人」計畫。圖/The Royal Irish Academy FB

在市場面向上,赫瑟靈頓則以他共同創辦的非營利組織 Fundit 為例,說明該組織如何透過群眾募資,結合資源支持愛爾蘭本地的藝文相關活動與團體。

赫瑟靈頓分享的愛爾蘭藝文 CSR 經驗,接近前述美國篇中《企業社會責任與藝術》報告裡所討論的案例── 這些企業多半有清楚的社會倡議或社會議程,並對在地社區發展有一定的使命感,因而更能由創意、批判的角度理解為什麼需要投注 CSR 資源在藝文領域中。 

比較不同的是,愛爾蘭企業已經形成「企業藝術連結」這類組織,能夠有系統地調查企業與藝文群體間不同的需求,並針對需求規畫相關教育與培訓課程,最後讓彼此的連結更順利。這個組織也透過如「企業藝術連結獎」(Business to Arts Awards)來鼓勵企業與藝術家/藝文團體間的協力合作。 

土耳其:個人主觀與私人交情主導藝文贊助

布魯特(Bulut)與攸魯凱亞(Yumrukaya)2009 年針對土耳其企業投入藝文 CSR 的研究指出,該國文化和藝術組織的資金來源主要來自企業和政府,個人捐贈的經費通常集中在少數的藝術協會上。企業在贊助與支持藝術家時非常主觀,且企業與藝術家的私人連結對企業決定是否贊助影響甚鉅。

在土耳其企業傳統的 CSR 運作中,大部分的經費會分配給教育與環境相關領域,也有許多資金會分配給體育項目,因此文化與藝術相關領域要爭取 CSR 資源,首先便面臨高度競爭。此外,企業成立文化與藝術組織,大多數也跟相關決策者的經驗與興趣有關。例如,經營者喜歡古典樂,則該企業的 CSR 資源就可能大量投入音樂領域。 

示意圖/photo by Tolis Dianellos on Unsplash

值得一提的是,土耳其企業會因為經營品牌形象與固定客群的考量,而支持表演藝術相關活動,主要是因為表演藝術活動能夠與特定群眾保持穩定連結。儘管如此,土耳其企業近年對靜態藝術展品的支持也持續成長,透過成立藝術基金會、美術館與博物館等方式實踐藝文 CSR。 

土耳其學者德維秀魯(Gökçe Dervişoğlu)也指出,土耳其企業之所以透過慈善活動贊助藝術,除了追求短期利潤,也希望將慈善活動納入企業的戰略目標中,達到各方利益多贏的局面。

與此同時,土耳其政府也偏好與國際藝術組織或知名藝文團體建立長期合作,對於獨立藝術家與團體的投資則相對謹慎。儘管土耳其在 2010 年申請讓伊斯坦堡成為世界文化之都,但整體政策走向與社會氛圍依然使藝文 CSR 呈現較傳統的慈善支持面貌(品味鑑賞、藝術品收藏、展覽支持等),而且多數支持集中在首都伊斯坦堡,缺少進一步的社區與社會關懷。

在這種脈絡中,土耳其藝文活動與團體來自 CSR 的支持並不穩定且存在高度風險。企業對不同團體間的資金支持極度不均,即使獲得贊助,也很難維持長期穩定的支持關係。土耳其的藝術家與藝文團體因而常採取國際曝光方式爭取資金,然而一如美國案例所顯示,未能落地生根的藝文 CSR,往往也很難長期永續的發展。 

許多發展中國家對於藝文 CSR 的面貌也與土耳其相近,例如白俄羅斯通訊產業「惠康」(Velcom)的主席斯米爾諾夫(Viacheslav Smirnov)便在「文化與創意」(2015 年歐盟為 6 個東歐夥伴鄰國所架設的藝文發展網站)的訪談中強調,該公司主要利用企業資源推廣古典音樂教育,並將「建立國家認同」的目標與支持藝文活動相結合。

印度:支持文化遺產與藝術文化,將大幅提升生活品質與公民參與

印度的藝術與攝影博物館(MAP)是新設立的博物館,旨在保護並推廣印度的文化遺產,並致力於讓更多人能親近藝術與文化。MAP 委託提供 CSR 諮詢的山悉達社會企業整理撰寫一份印度企業如何透過 CSR 介入文化遺產以及藝文領域(Heritage, Art and Culture, HAC)的報告,尤其著重在文化遺產相關討論,這份 2020 年出版的報告有諸多可參考之處。

報告首先強調印度當代社會對 HAC 的重視已經不僅僅是一種對藝文活動的無償贊助,CSR 投入 HAC 領域能夠凝聚社會、促進文化間的對話與多元文化發展、提升民眾對 HAC 的認識,並且在鼓勵公民參與文化及政治方面有「難以量化的貢獻」。

除此之外,考慮到全球文化創意產業的快速發展(報告指出,文化創意產業已占全球經濟活動約 6.1%,每年產值來到 4.3 兆美元),印度若能投注更多資源於 HAC 領域,也能吸引更多投資與貿易機會。無論如何,在經濟與非經濟效益之外,若拋開工具性的視角,HAC 領域的發展甚至可促成整體生活品質的提升,以及批判性思考、創造力與社區再造等社會整體的發展。

然而,印度企業尚未充分認識到支持 HAC 所能帶來的種種效益。在 2014 到 2017 年間,該國企業對 HAC 的支持僅占總體 CSR 支出的 1% 至 2%,相關的慈善捐款主要集中在城市舉辦的藝術祭典、藝廊展覽、文化資產修復或藝術雙年展等活動支持。

基本上,印度企業對 HAC 的支持表現在 4 種面相,由只為配合《印度公司法》中關於 CSR 的規定,到納入利害關係人的參與,更積極的企業則會開始將支持 HAC 納入公司的發展策略,或者透過對科技與媒體的投資,支持 HAC 發展,由此形成整個生態系。

該報告最後鼓勵印度企業在各方面發揮其「負責任的公民」(responsible citizenship)義務,利用保存、推廣與活化(Preserve, Promote, and Revive,PPR),來催化更有利於 HAC 發展的生態系,並藉此建立更好的 CSR 策略、發展不同於傳統(著重社會經濟面向)的影響力指標。


接下篇:5.【借鏡 CSR 國際比較篇】回看臺灣,串起企業與藝文界的更多可能
延伸更多【借鏡 CSR】專題文章:
0.【借鏡 CSR】專題:從慈善捐贈到勇敢表態,企業和 NPO 可以雙贏嗎?
1.【借鏡 CSR 美國篇(上)】強化社區發展投資,建立企業的社會資本
2.【借鏡 CSR 美國篇(中)】投資未來的潛在消費者,NPO 與企業雙贏
3.【借鏡 CSR 美國篇(下)】掙脫傳統慈善框架,企業支持藝文開啟社會對話
6.【借鏡 CSR 臺灣篇(上)】當社會倡議遇上 CSR:4 個「共創」組合告訴你,私部門投身公益的合作祕訣
7.【借鏡 CSR 臺灣篇(下)】企業利潤與社會效益如何雙贏?3 個 CSR 與社會參與的關鍵


首圖/ 愛爾蘭社會企業「再創造」(Recreate)陪伴孩子運用廢棄或隨手可得的物品,發揮創意手作。on Recreate Ireland FB

立即支持更多公益報導

房思宏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 19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