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群象-情慾產業互助篇】娛樂公關工會/被遺忘的幽靈勞工,在艱困中成為彼此的港灣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 326
  •  
  •  
  •  
  •  

關於抗疫群象:三級之後,多多益善連續 3 天推出過去深耕萬華的系列報導,隔週,緊接著推出疫病中的萬華現場攝影輯。在這 2 週線上展的期間,我們還持續向疫情中受到衝擊的社福團體與相關群體邀稿,匯聚整理成「疫情中的公益群象」。

此系列專題將收集安置機構、身障者、精神障礙者、社工、兒少等各方聲音,透過不同的視角,了解各個現場的困境。

本篇編按:本篇為專題第 10 篇,由臺北市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工會所寫。

2020 年 4 月與 2021 年 5 月,包含酒店、舞廳業在內的娛樂產業兩度遭停業,許多工作者一系之間失去收入,甚至流離失所。原本還在籌備階段的臺北市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工會為此加快工會成立腳步,同時建立業內自助抗疫機制,許多工作者們更以「另類家庭」的模式互相扶持與陪伴,度過疫情難關,織就了社福體系外的「另類社會安全網」。

撰文/臺北市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工會

疫情進入三級警戒後,許多產業停擺,許多工作被迫改變經營方式,甚至停業,復業也遙遙無期。而需要養家活口的人若因停業而失業,短期內想找到其他能聊以維生的工作,也是件不容易的事,就算勉強找到工作,生活也早已搖搖欲墜,又如何奢望撐起整個家庭的生計呢?

因為政府社政人力及資源匱乏,對於弱勢群體來說,相關的協助往往不夠即時,情慾服務平時便已因為入行門檻低、工時彈性,成為許多工作者的「另類安全網」,接住了一些從社會安全網孔隙中落下、無處可去的人,讓部分弱勢群體能夠自力更生。

2020 年 4 月,一名酒店公關確診,疫情指揮中心勒令酒店與舞廳業停業,導致「一人確診,全國停業」的狀況,酒店與舞廳等相關從業者面臨生計困境,且遲遲未獲補償,還無復業期限,許多工作者被迫轉往地下執業。

於此同時,也導致了更多悲劇發生。例如勞工超時服務客人,卻連合理工資都拿不到,以及因為缺乏店家保護,於服務客人時遭持刀搶劫,還有人流落街頭,甚至有單親爸爸攜子在居住於車上。

2021 年 5 月因疫情升溫,這一次,「八大行業」(註)遭停業,影響範圍比去年更廣,包含數十種行業的勞工群體。

在疫情急遽影響之下,身為為數不多的「情慾、性產業倡議、勞權團體」,我們能做什麼?又想讓大眾看見什麼?

註:八大行業
根據臺北市商業處,八大行業包括舞廳業、舞場業、酒家業、酒吧業、特種咖啡茶室業、視聽歌唱業、夜店業、三溫暖業。(資料來源:臺北市商業處

疫情加速工會成立、快速建立抗疫機制,織就「另類安全網」

去年停業時,臺北市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工會尚未成立、還在籌備會階段,工會籌備會的主要成員也是性、情慾產業的勞動者,在被停業的同時自發性成立籌備會、組織相關勞動者,並設立紓困諮詢小組,聯繫數個社福單位,一同合作、分擔,協助處境弱勢的個案。

當時,我們共協助超過 70 位受疫情影響而被停業的特種行業(如性產業、娛樂產業)勞工,如今回想起來,過程非常艱辛,但也因為有了去年的「實戰經驗」,我們在今年被停業時,能夠更有效率的建立「抗疫機制」。

相較去年停業期,今年我們有更周全的準備,可以做更多的事。今年我們另外新增了物資、會務、捐募、法扶等小組,更快速的替弱勢勞工尋求民間單位的支持;而有迫切需求的勞工,也因為先獲得募款及物資,工會提供其他協助時可以減低負擔,並且更迅速;疫情期間,也有許多官司纏身的勞工前來求助,在工會律師慷慨協助下得以更加放心。

也是因為有了去年的經驗,工會深怕停業後勞工頓失依靠的悲劇重演,每天不僅追蹤各部會、各地方記者會、發布新聞稿,也緊急開始執行募款、募集物資計畫。也許杯水車薪,我們仍然希望可以稍稍緩解勞工的生計困難避免發生去年慘況,幫助這些艱苦過活的人們支撐到政府的紓困方案上線。目前工會協助了超過 100 位勞工,其中包含了將近 40 個弱勢家庭。

紓困政策轉譯自己來,陪伴彼此度過危機

今年 5 月疫情升溫後,政府推出紓困 4.0 方案,為了協助需要的勞工,我們工會還新增了紓困語音諮詢服務,並架設了「講人話」的紓困彙整網站(娛樂公關工會教你紓困 4.0)。我們從過去協助勞工的經驗中了解到,公部門提供的說明有時不是那麼好懂,我們盡可能簡化申請的引導與說明文字,收錄相對不排他的紓困方案。

此外,對於不善於使用線上系統的勞工,我們也提供語音教學,更拍攝了列印教學影片,方便選擇郵寄申請的勞工提交申請。針對其他非工會會員的同業勞工,我們也協助他們判斷自己的身分可以申請什麼樣的紓困。

原本在我們規畫的藍圖中,成立職業工會是一個長遠目標,疫情影響卻加速了工會的成立。也因此,相比去年,今年我們協助更多位勞工度過困境。如今的業態,充斥著被《勞基法》遺忘的幽靈勞工(無社會保險因此無相關保障),工會意外的扮演起社福團體的功能。

我們的工會由「酒店公關」、「性產業」與「情慾服務業」等基層工作者成立,身為勞工團體,我們關心「酒店公關、情慾按摩師、性工作者等工作者,我們希望不僅能協助會員,更希望同時改善業界環境,觸及更多弱勢勞工。

疫情中的「另類家庭」,暖心接住每個脆弱個體

在復業渺茫的情況下,我們也發現了許多「特別」的家庭組成形式。

在特種行業中,經紀人、公關與性工作者常常以「宿舍」的形式共同居住。因應此次疫情,我們工會的物資申請方式為「一人一件、每人最多可以領取 3 份」,在運送物資的過程中,我們發現有許多不同名字提交申請,但都屬於同一地址的狀況,原先我們猜測,可能是重複或是宿舍申請。

但是實際送達物資時,我們看到的景象並非如此。在現有的業界生態中,酒店公關、性工作者等情慾服務業的勞工,往往離開原本生活、成長的同溫層,獨身來到業界工作。

為了給予工作者安全感,也提升照顧者的印象(另一方面也以此留住工作者繼續待在業界),業界中的職場角色經常模仿家庭角色分工,例如經紀人與店家行政人員經常以「爸爸」、「媽咪」自稱,更以這樣的形象塑造各自的角色特質,照顧性工作者。

在被停業的當下,儘管不是工作狀態,我們仍舊觀察到,許多經紀人、店家還是承襲了工作時的形象、扛起照顧者的角色,背負這些「臨時家庭」的照顧責任,也有店家停止營業後,為了照顧可能流離失所的勞工,將店家作為工作者的臨時宿舍。

部分工作者也依然是被照顧者的角色。運送物資時,我們就曾發現一位經紀人帶著許多公關下來領取物資,甚至也有許多經紀人來工會詢問:「我這邊有 5、6 位小姐,想請問可以一次請領多一些嗎?」也有的工作者請經紀人代為申請育幼物資。

這樣的關係羈絆,除了利害關係(必須保留工作者與經紀、資方間密切的關係,復業後才能繼續合作),也還有角色扮演下產生的情份,這樣的情份也是將來可以恢復工作狀態時,雙方延續工作關係的重要條件。

停業不停工的角色扮演,是真實的互助港灣

此外,尚未停業時,店家行政時常透過通訊軟體的通聯群組向工作者公告、通知上班事宜,這樣的工作群組並沒有在停業後失去功能,反而變形成為工作者們與店家行政間互相支持、發布快訊(疫情新聞、紓困方案等)的臨時公布欄

部分行政更延續平常照顧者的角色,時不時對工作者精神喊話,工作者們也會在群組裡互相分享資訊,包括工會津貼、物資申請訊息等。

去年停業時,更有工作者擔心公關停業、生計困難、請領紓困補助又困難重重,所以無條件資助其他工作者生活費的暖心案例。

這些另類「互助網絡」的形成,也是因為情慾、性產業等工作者的勞動處境長期處於灰色地帶,勞工權益不被關心、缺乏相關法規保障,因為不被在乎,基層勞工也只能自立互助。


延伸【抗疫群象】:
1. 【抗疫群象-障礙者生活篇】林君潔/從簡訊實聯制到買包衛生紙,都是難以跨越的門檻
2. 【抗疫群象-身心障礙篇】左邊女孩/疫情只是暫時,堅強勇敢的活下去才是一輩子的事
3. 【抗疫群象-精障篇】李昀/拔除社區服務、斷生計、少支持,精障者何去何從?
4. 【抗疫群象-精神病人篇】山椒魚/人際關係是重要的輔具,建立生活儀式感照顧自己
5. 看更多【抗疫群象】公益現場

延伸認識情慾產業:從「酒店、舞廳」到「八大行業」全國停業 另類社會安全網崩潰?


首圖/取自臺北市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工會 Entertainment Worker and Hostess Union

立即支持更多公益報導

Right Plus 編輯部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 326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