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顧工作者」也需要被照顧嗎?周于萱:改變法律,還需要團結改善勞動權益/2021 五一勞動影展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 323
  •  
  •  
  •  
  •  

編按:台灣勞動者協會主辦的「2021 年五一勞動影展」,將於 4/23(五)至 4/25(日)於大我新村—OURs 步入城市講堂舉行,邀請觀眾免費入場欣賞。

影展的第 4 個專題「照護照護者」,選映《南丁格爾》、《不當蠟燭,不做天使》、《跟著我們向前走》、《「社工操極累」系列短片》4 部影片。本文由台灣青年勞動九五聯盟副理事長周于萱撰寫,針對該 4 部影片提供簡介與反思。

撰文/周于萱台灣青年勞動九五聯盟副理事長

在臺灣,從事「照護工作」的工作者,最容易被社會忽略,更是最不受照顧的一群人;加上傳統性別角色的分工之下,女性承擔了大量的照護勞動。這些照顧他人的辛勞往往不受重視、亦難見政府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只見民眾在「照顧權益」這件事情上互相傷害── 依照個人的家庭資源、口袋深淺,決定照顧的品質。

醫院的護理照顧如是、幼兒托育照顧如是,弱勢群眾的陪伴照顧亦是。

照顧人,從來就不是件容易的事,特別是照顧幼兒、老人、行動不便者,以及病人。「照顧」是高壓、高勞動密度的工作,一不小心可能就會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因此,政府在法律上要求各照護機構必須符合規定的「師生比」、「護病比」、「照顧比」。

勞動條件不合理,體現於照顧現場的衝突

以護理師來說,2021 年 4 月 6 日為止,領有護理師證照的人數有 30 萬人左右,卻只有近 18 萬的護理師進行執業登記。國際認定最佳護病比(平均每個護理人員照顧病人的數量)為 1:6,而臺灣 2019 年在「醫療機構設置標準第 12-1 條,明定急性一般病床「全日平均護病比」,卻還是 1:9(醫學中心)、1:12(區域醫院及精神科教學醫院)、1:15(地區醫院及精神科醫院)。

而教育部依照《幼兒教育及照顧法》規定,2 歲以上未滿 3 歲幼兒的班級中,每 8 名幼兒應置教保服務人員 1 人;3 歲以上至入國民小學前幼兒的班級,每 15 名幼兒,應置教保服務人員 1 人。

此外,衛福部也訂定「長期照顧服務機構設立標準」,要求每服務 30 人,應置護理師(士)或社會工作人員 1 名;失能日照中心每照顧 10 人應置照顧服務員 1 名;失智日照中心每照顧 6 人應置照顧服務員 1 名;提供失能、失智混合型日照中心每照顧 8 人應置照顧服務員1名。 

然而,法律上的標準,卻無助於改變現實。低薪、高工時、高勞動密度,讓人們不願意投入照顧工作,與此同時,照顧的需求仍然一直都在。

照顧服務的使用者們為了能夠再省一點開銷,開始跟保母「凹」(討價還價)能不能不要收點心費?跟幼兒園「凹」才晚半個小時接孩子而已,能不能不要加收延拖費?而累得要死的照顧者,可能在被最後一根稻草壓倒之時選擇離開

長此以往,在不斷的惡性循環之下,導致照顧工作現場人力長期嚴重不足,照顧現場的衝突至今仍時有所聞。為了講求「照顧效率」,居服員可能在移動或搬運時摔傷被照顧者、教保員可能失去耐心而對小孩施暴、護理師或社工可能遭受當事人/家屬的言語攻擊或肢體暴力。

誰來「照護」照護者?

台灣勞動者協會主辦的「2021 年五一勞動影展」中的「照護照護者」專題,即選映了 4 部照顧者的相關影視作品,如實呈現照顧現場的困境。

護理工作者:「南丁格爾誓詞」的矛盾與諷刺

2021 五一勞動影展選片《南丁格爾》與《不當蠟燭,不做天使》,從醫護從業人員的視角出發,以鏡頭見證超高工時日夜班交錯的護理工作所帶來的健康問題、時間貧窮,因而難以兼顧家庭照護責任。

此外,加上專業不受尊重、護病衝突頻繁,這些都是緊壓在第一線護理工作人員身上的稻草。當漸漸承受不了身心壓力,心中隱隱萌生退意時,再回頭看看醫護人員畢業時所承諾的「南丁格爾誓詞」,顯得格外諷刺。

這樣的現況,讓人不禁想問,誓詞中提及的「謀病者之福利」是否勢必得犧牲醫護人員的勞動權益?我認為,病者權益跟護者勞動權益並不互相衝突,接受好的照顧是人的基本需求,政府應該要積極介入處理,增加醫療預算、降低護病比、增加護理人力。

近幾年,護理師、醫師工會、醫院企業工會也如雨後春筍般冒出,挺身爭取醫護工作者的勞動權益具體解決問題的真正解答跟手段,應該是傾聽第一線勞工的聲音,且有賴醫/護/病/院 4 方一同思考、協商,與行動。

教保工作者:組織工會「揭竿起義」,以行動為自己發聲

跟著我們向前走》則是一群教保工作者「揭竿起義」的故事。對第一線的教保工作人員來說,在就讀幼保、幼教相關科系階段時,老師及前輩皆鮮少提及職場如此嚴峻,直到踏入現實職場,才發現自己必須從不可思議的超長工時中存活。

因為,教保工作者必須配合家長的高工時作息。不僅如此,明明是照顧孩子的職場,卻時常歧視、刁難懷孕的幼教工作者,薪水也常遭遇苛扣,可能連支付下個月的房租都有困難。

這些現況,都讓教保照顧者心灰意冷,甚而失望、憤怒的離開幼兒托育工作。然而,除了「不爽不要做」之外,我們還有沒有別的選擇?全國教保產業工會在此脈絡下應運而生,從地方縣市的基層組織做起、從收集抱怨開始、組織聚會、討論議題、凝聚基層的力量,以行動發出怒吼:「不要再讓我薪力交瘁!」

社工「操極累」:拒當代罪羔羊,團結倡議勞動權益

「社工是什麼?應該是志工吧!」是許多第一線社工會遇到的詢問,這大概是 1999 年社工開始組織起來的契機。

從社工月會、聯盟、同學會、營隊等形式接觸各地的社工,再組成各縣市的社工工會籌備小組。時至今日,恐怕仍然有許多社工會遇到同樣的詢問,但經過長時間的聯繫、培力、籌備,這群人不再怯懦或支吾其詞,因為他們有工會撐腰。

「社工操極累」系列短片是社工工會的歷史,亦是臺灣社會福利產業最底層的聲音。從每次社會悲劇事件的代罪羔羊,遭質疑「社工去哪裡了?」、「為什麼沒有接住當事人?」,到站出來揭露社工勞動權益的現況要求政府改善制度。這些社工「操極累」,但他們選擇團結、倡議。

而你的關注與理解,是讓他們持續前進的動力。


2021 五一勞動影展「照起工」

時間:2021 年 4 月 23(五)~2021 年 4 月 25 日(日)
地點:大我新村──OURs 步入城市講堂(臺北市信義區和平東路三段 559 號 2 樓)
門票:免費入場,現場排隊索票
更多影展資訊,請參考活動官網


延伸閱讀:
1. 護理人員扛不住!監委糾正衛福部縱容醫療院所,病患生活照顧成護理人員重擔
2. 終結兒虐憾事、改善托育品質亟需調整師生比,政策為何遲遲卡關?
3. 非營利幼兒園:家長的第 3 種托育選擇、以人為本的教育實踐、跨世代的好投資
4. 爭取勞權不是因為愛計較,是為了顧好自己才能發揮助人專業/「社工操極累」展覽專訪
5. 邱顯智、王婉諭提社工勞動修羅場 3 大陷阱與 4 大訴求,籲政府嚴正看待、完善社會安全網
6. 【回應吳玉琴】1. 立委欲強修勞基法,社工工會發起聯合記者會


立即支持更多公益報導

Right Plus 編輯部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 323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