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 年 12 月 21 日,倡議單列族名的「以我的族名呼喚我」行動小組在臺北高等行政法院前舉辦「單列族名行政訴訟,庭前記者會」。圖/「以我的族名呼喚我」fb 粉專

【和國家討回我的名字2】「妳阿嬤是誰?」原住民同族不同姓、漢姓隨便取,身分證上的族名之爭

立法院昨日(5/14)三讀通過修正《姓名條例》,是原住民平權運動史上的重要進展。未來,原住民將可以依法在身分證上「只列原住民語的正式名字」—— 羅馬拼音族名(單列族名)。(參考前篇:終於等到「單列族名」通過!

臺灣原住民族語的正式文字是「羅馬拼音」,而非漢人使用的漢字。但在修法通過前,依《姓名條例》規定,原住民族沒辦法在身分證上,只登記自己的族名,非得搭配漢人名或漢字拼音,並且也只有這樣才能完成戶籍登記。(註 1)

過去,原住民運動者只能透過行政訴訟,突破法律的限制、單列族名。但即使勝訴,能在身分證上單列族名的,也僅限於有能力、有時間提起訴訟的幾個人。

同族不同姓、漢名被亂取,沒人知道為什麼

不過,多數原住民一開始已經取了漢名(例如:戴志強),為什麼有些原住民還是堅持要單列族名呢?(註 2)事實上,很多原住民的漢名、漢姓和族群的歷史、文化毫無關聯、常常是被強加而來的,甚至有的人的姓、名是被亂取的。

1945 年,臺灣剛脫離日本統治,當時的臺灣省政府認為,日本政府在皇民化時期,大量強迫臺灣人改日本姓名,因此下令臺灣人在一定時間內將日本姓名「改回」原有名字。

而國民政府心目中的「原有名字」當然就是漢人的姓名。因此在戶政人員的倉促行政下,加上雙方語言不通(當年很多公家機關的基層人員是外省人,鄉音很重,多數原住民也以族語為母語),很多人就被胡亂安排了姓、名

長期爭取「單列族名」的布農族人 Savungaz Valincinan (點我聽 Savungaz Valincinan 怎麼念)解釋了當年的亂象:「他可能今天登記這一家的 3 個兄弟,明天登記這家的 5 個姐妹,然後 5 個姐妹可能跟 3 個兄弟不同姓。」

Savungaz Valincinan 以自己的氏族為例,Balincinan(即 Valincinan,兩者發音相近,兩個詞都通用為該氏族名)氏族屬於布農族 5 大社群中的「卓社群」,卓社群分布在曲冰(萬豐村)、武界(法治村)、卡度(中正村)、久美 (久美村)4 個部落。

但 Balincinan 氏族在 4 個落分別被給了不同的姓。「我們在曲冰部落姓廖、在武界姓蔡,在卡度姓洪、在九美姓馬。」曾對布農族氏族名進行研究的 Savungaz Valincinan 說:「這還是相對單純的,例如 Taisvaluan(點我聽 Taisvaluan 怎麼念) 這個家族,光在曲冰部落就有的人姓陳、有的人姓高;而 Tamalasan (點我聽 Tamalasan 怎麼念)這個家族,在卡度部落有人姓林、有人姓石。」

除了姓是亂取的,有的戶政人員幫原住民取名時,還選了很多隨便的名字。例如 Savungaz Valincinan 曾祖父的漢名就被取作廖阿弟、祖父則叫廖阿港。Savungaz Valincinan 說:「我們部落『阿』什麼系列超多的,你去問老人家,他們名字為什麼要長這樣,他們就說不知道。」

「妳阿嬤是誰?」從我的名字裡認識阿嬤

相較於缺乏文化意義的漢姓、漢名,原住民的傳統名字,有的跟祖父母輩有關,有的跟氏族有關、有的則帶著老人家對年輕人的期待。

Savungaz Valincinan 從小在都市長大,屬於「都市原住民」(簡稱「都原」),剛開始回部落時除了親近的家人,一個人也不認識。對許多都原來說,想要融入部落老家從來不是容易的事,但她的族名稍微讓她打破了與部落族人初識時的隔閡,因為 Valincinan 正是布農族人繼承自家族的氏族名,而 Savungaz 則是外婆傳給她的名字(註 3)。

「我的漢名對他們來講沒有意義,但我的傳統名字很有意義。」Savungaz Valincinan 解釋 :「因為卓社群只有 8 個家族,他們知道你是 Balincinan,就會說『我也是 Balincinan。』或說『某某某也是 Balincinan』,就開始好像在連連看,開始把關係給牽起來。」 

Savungaz
Savungaz Valincinan。圖/Savungaz Valincinan Instagram
截圖 2024 05 13 下午11.52.10
2023 年 11 月,Savungaz Valincinan 登記參選立委,並將身分證上的名字改為「李我要單列族名我的布農族名字是 Savungaz Valincinan」,以行動提出希望單列族名的訴求。圖/Savungaz Valincinan Instagram

此外,布農族有隔代傳「個人名」的習慣,這也成為 Savungaz Valincinan 與部落族人「連連看」的途徑之一:「聽到我的名字是 Savungaz。(對方)就會說『是哪個 Savungaz 的孫子?妳的阿嬤是誰?』」

「講到我阿嬤的時候,(對方)就會說:『妳真的跟妳的阿嬤很像耶,都很外向。』然後我就問說:『很外向的意思是⋯⋯講話很大聲?很吵? 很愛罵人?還是哪一種?』他們就會笑笑的說『好像都有。』 」

這段看似家常的閒話,除了能讓部落的人更記得 Savungaz Valincinan,對祖母早逝的 Savungaz Valincinan 來說也意義重大:「他們在分享她的故事的時候,也讓我認識我的阿嬤,因為我阿嬤在我媽媽小時候就過世了。」

「傳統名字有一個很有機的互動跟確認機制,因為名字是你自己的認同,也是別人認識你的第一印象。」Savungaz Valincinan 說:「在與人群關係重建連結的過程中,名字對我來講非常重要。」

音譯的漢字無法發出正確讀音,也讀不出意義

那麼,原住民族名的「漢字音譯」(例如:亞榮隆・撒可努),為什麼也不被接受呢?去年 11/8 透過行政訴訟、11/17 成功爭取換發「單列族名」身分證的 Bawtu Payen(點我聽 Bawtu Payen 怎麼念)認為,漢字音譯也無法呈現族名原有的含義。

Bawtu Payen 出生時,政府還不允許登記原住民族名(漢字音譯或並列都不行),因此他用漢名活了 20 多年。不過他一直有個祖母幫他取的泰雅族名字 Bawtu Payen。1995 年,政府一宣布可以漢字音譯恢復傳統姓名,他就立即改登記為傳統名字「寶杜・巴燕」。

Bawtu Payen 的名字原本富含寓意,泰雅族的名字是「個人名+父親名」, Payen 就是他父親的名字,Bawtu 則源自部落中一位德性極高的領袖:「他非常的勤勞,而且一步一腳印,他所耕作的收穫,扣掉他自己吃的,都會分享給那些比較沒有土地的人。」這個名字顯然帶有祖母對他深深的期待與祝福。

Bawtu Payen 身分證|不能單列族名|已遮住個資
5/14《姓名條例》修法前,原住民無法在身分證上單列族名。Bawtu Payen 勝訴前,使用的就是註解提及的第 4 種登記形式,也就是傳統名字的漢字拼音+傳統名字羅馬拼音。圖/作者提供
Bawtu Payen 身分證|單列族名|已遮住個資 1
Bawtu Payen 在去年 11/17 成功換發「單列族名」的身分證。圖/作者提供

然而,當人們用「寶杜・巴燕」稱呼他,這些祝福和寓意都頓失所依。Bawtu Payen 說:「過去我都跟人家介紹說『寶貝的寶、杜甫的杜、巴西的巴、燕子的燕』,那跟原住民文化一點關係都沒有。漢字音譯只不過是方便非原住民族的漢人朋友念我們的名字而已。」單列族名以前,他甚至遇到很多人,看到他的名字就胡亂稱他為「寶先生」。

去年單列族名成功後,Bawtu Payen 終於可以好好向人們介紹自己的族名:「我現在到一些行政機關,我拿身分證給他們的時候,他們會說:『哇,好酷喔,請問怎麼念?』我就會說:『你可以念前面的 Bawtu,那是我的名字。Payen 是我爸爸的名字,所以你叫我  Bawtu 就可以。』」

Bawtu Payen 也長期關注原住民族語存續的問題,他認為不能單列族名的規定,「講嚴重一點,是為了以後方便統治我們(原住民)、讓我們的文化消失。」他以自己的名字舉例,Bawtu 的發音中,B 帶有濁音,無法用漢字精準呈現。「如果說我今天沒有單列族名成功,以後我如果有孫子,他就會說:『我的阿公叫寶杜』。」

「寶杜跟 Bawtu 發音是不一樣的,可是我孫子也不會發音,那我們原住民的文化就被消失了。」


如果你認同我們獨家深耕的公益報導

邀請你捐款支持非營利媒體多多益善。


【和國家討回我的名字】系列專文:
1. 【和國家討回我的名字1】終於等到「單列族名」通過!原住民運動里程碑,立院要求各系統同步更新
2. 【和國家討回我的名字2】「妳阿嬤是誰?」原住民同族不同姓、漢姓隨便取,身分證上的族名之爭

延伸原住民的名字:
1. 「從漢姓條款」釋憲後,未來修法如何影響原住民身分認定和優惠措施?
2. 近 10 萬原民與非原民通婚子女受影響,大法官「從漢姓釋憲案」釐清認同權與平等權
3. 【雙週報|2023. 10/27-11/9】② 不用再勉強用中文字,原住民「單列羅馬拼音名字」訴訟勝訴!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李修慧
李修慧

曾任「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採訪記者,專長原住民、性別、勞動權益報導;「每天為你讀一首詩」小編。目前就讀於東華大學華文所創作組,臉書專頁 Poem4life。

文章: 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