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全美慈善界的一封信:川普時代慈善資源分配失衡,重燃種族歧視的火焰與悲劇

分享給朋友
  • 20
  •  
  •  
  •  
  •  

編按:「Black Lives Matter !」(黑人的命也是命) 「No Justice, No Peace!」(沒有正義,不會有和平),非裔美國人佛洛伊德(George Floyd)今年 5/25 遭白人警察在執法過程中,以膝蓋壓頸致死,引爆全球「黑命關天」示威潮。

這場反種族歧視抗爭運動自 5 月延燒全球,至今仍未平息。7 月中,波特蘭市中心更出現上百名為鎮壓抗議民眾的「聯邦部隊」,他們頭頂鋼盔、身著迷彩,且各個攜帶重裝配備,不僅群聚在美國聯邦法院大樓周圍,更主動接近市民執法。

許多示威者遭到警方以警棍痛毆、以催淚彈和胡椒水攻擊,而令示威者與市民詫異的是,這批警察未配戴識別證,他們的所屬單位、幹員名稱、車牌編號等,外界一無所知。

直到上週日(7/19),美國總統川普才證實「聯邦部隊是國土安全部派的人馬」,他更強硬表示派部隊是為了「代替縱容無政府主義的民主黨自由派支持者清爛攤子」,下一個目的是「重整芝加哥」。

本篇由慈善基金會顧問威爾·科迪里(Will Cordery)撰寫,文中提醒,美國的慈善界與白人至上主義密不可分,呼籲大家重新分配資源來支持種族正義。

撰文/威爾·科迪里(Will Cordery)
翻譯/Ting Shih

如今,美國再度燃起憤怒之火,非裔美國人的性命持續受到威脅,過著恐懼的生活,而這股恐懼來自政府默許執法人員及民間治安組織施行種族暴力。

美國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這種情形。5 年前,社會正義相關組織和進步派捐助者就曾宣告「黑人的命也是命」,且他們將投注大量資源至全國各地由非裔領導、以非裔為主軸的活動中。

Photo by Sean Lee on Unsplash

2014 年麥可·布朗(Michael Brown)遭密蘇里州佛格森市的警官達倫·威爾遜(Darren Wilson)殺害後,慈善機構見證了聯邦、州及地方政府使用的軍事暴力及武力。

他們不僅看到非裔美國人的生命再度駭人的葬送在執法人員手中,也見證了社會運動靈活、反應迅速、具策略性的特質,並且為了想要改變現狀而崛起,而非只為了達成某些評量指標。

慈善的政治性:川普上任使慈善資源轉移

這些慈善機構的宗旨很明確,他們要提供足夠的資源,以擴展運動基礎,並協助強韌靈活的組織促進種族正義。

他們的資源經過策畫,聚焦在某些議題上,包含刑事司法系統改革、非裔及移民社群除罪化、提升非裔對公民及政治的參與、協助受刑人重獲投票權、訓練全國各地崛起的非裔領導力,以及促成敘事模式改變等。對此,全國的慈善機構、捐助者及合作募款機制皆群起響應。

然而,慈善界卻在不久之後轉移重心,將原本投注在非裔領導運動的資源,轉移到被認為對非裔社群有幫助的「特定干預手段」上。

這 2 者的差異看似不大,但資源如何流入非裔集會、由誰決定最終運用方式,都對非裔社運發展產生關鍵影響。這也顯示,麥可·布朗去世 3 年不到,慈善界對非裔社運的支持力道已大幅消散。

Photo by Clay Banks on Unsplash

在我看來,之所以會產生重心轉移,關鍵引爆點是 2016 年川普當選第 45 屆美國總統。在那之後,原先的大環境、社會正義運動及支持運動的慈善事業全都翻轉、失序。

川普政府上任後,有色人種、移民、女性、LGBTQI 及原住民族群的社會運動受到更多衝擊,多數慈善組織只能用原有的預算進行更多工作、試圖滿足更多需要。全國各地對非裔領導運動的資助也因此下滑。

非裔運動因此不再優先受資助,後果相當嚴重。由於缺乏慈善機構支持,非裔社群的運動能量逐漸萎縮,補助及捐款紛紛流向其他類別的議題。

Photo by Charles Deluvio on Unsplash

非裔社群得到的支持漸少,非裔之死持續增加

於是,更多非裔遭殺害的案例發生了──

25 歲的艾哈邁德·阿貝裏(Ahmaud Arbery)2月底在喬治亞州布朗斯威克市(Brunswick)遭 2 名白人平民殺害;他當時正在慢跑。直到 5 月底,他遭謀殺的影片在社群媒體釋出,並被廣為分享後,嫌犯才被逮捕並起訴。

布倫娜·泰勒(Breonna Taylor)是一名急救醫療人員,她 3 月中旬在肯塔基州路易維爾市(Louisville)的家中遭當地警方 8 度槍擊身亡,聯邦調查局(FBI)則從 5 月開始進行調查。肯塔基大型城市中的抗議行動遍地開花,卻受到警方強力鎮壓。

46 歲的喬治·佛洛伊德(George Floyd)在明尼蘇達州遭警方以膝蓋壓頸窒息而死,這場持續 8 分鐘的慘劇還被全程錄下。市長卻直到地方及全國聲浪譴責後,才解除 4 名涉案警官的職務,並收押施暴的警員里克·蕭文(Derek Chauvin)。佛洛伊得之死重新燃起「終止美國對黑人種族歧視」的運動契機。

上述案例的主角死於執法人員或民間治安組織手裡,並不是因他們做了什麼,僅僅因為他們的身分,只因為他們是非裔

Photo by munshots on Unsplash

致同樣與我投身慈善事業的同仁們:我們應該認知到,所有我們試圖解決的社會不公義,都源自反非裔種族歧視白人至上主義,無論是居住正義、教育、薪資、性別正義、公民參與、LGBTQI 自由、移民、飢餓、貧窮或是文化問題等都是。

在此請求慈善界的同仁們,傾盡全力資助種族正義運動,包括那些致力於對抗種族歧視的社會運動,以非裔生命經驗、領導力及社群為中心的運動,以及鼓勵反轉刻板想像、顛覆深植美國社會數百年的、結構性的種族歧視。

我也想請慈善界展現耐性,給予非裔社運家及其盟友們足夠的空間,以發展有效的運動策略來達成恆久的改變。

Photo by Malu de Wit on Unsplash

請慈善界了解,任何計畫性的策略都是為了達成更上層的共同目標。我們面臨相同的掙扎,我們的自由亦相互牽動。除非非裔獲得自由,否則我們擁有的自由將不完整。當我們不再關注、不再致力於改善反非裔情結,非裔之死將持續發生,非裔將持續面臨生命威脅,艾美庫柏(Amy Cooper)事件將不斷重現。

翻轉「白種大家庭」的慈善界現況,促進種族平等

白人們可能因為最近發生的事感到不舒服,但現在並非你們覺得歉疚或流眼淚的時機。你們應該承認,白種特權在保護你們的同時,成為傷害非裔及其他有色人種的武器。現在正是卸下種族特權的時候,正是你們集結白人親友、同事及社區鄰里,一同為了非裔權利、自由及自決而奮戰的時刻。

慈善界就像是個白種大家庭。我曾親身了解非裔、有色人種及白人盟友在慈善機構內部,透過補助、塑造組織文化來推進種族正義所必須付出的心血。這些為了促進組織內部平等而投注的心血常被忽略,但也是因為這些隱形的努力,我們才能在外推展我們的使命,翻轉社會現況。

Photo by Clay Banks on Unsplash

過去 17 年來,我參與了種族正義運動集會、倡議及補助,過程中我也見識到許多以非裔為中心的補助及捐助規畫足以作為表率,包括 Hill-Snowdon 基金會的「讓非裔的命受到重視倡議」(Making Black Lives Matter Initiative),以及 Borealis 慈善基金會的「非裔領導運動基金」(Black-Led Movement Fund)。然而這些遠不足夠,因為當種族正義運動開始強化時,白人至上主義也在上升。

白人種族主義就像病毒一樣,它會突變成新的樣貌,依附資本及權力存續。慈善界可以重新分配資金及權力,來讓所有人都能享有社會自由、政治行動力及個人自主權,並終止白人至上主義。

資深自由鬥士、Highlander 研究及教育中心的共同主任阿什·李·伍達德·亨德森(Ash-Lee Woodard Henderson)經常說:「資助我們迎向勝利。」Highlander 中心長年作為公民權利機構及非裔運動領導人的訓練場域,2019 年成為白人至上主義者仇恨犯罪的目標,辦公室曾在半夜遭到縱火。隔天早上,縱火案在新聞露出並開始發酵,然而 Highlander 的團隊仍選擇在當日及未來數日照常舉辦會議及訓練活動。這個勇敢的決定,正根植於種族正義永不停歇的信念。

Photo by LOGAN WEAVER on Unsplash

4 年前,我曾經寫一篇文章,呼籲慈善界資助的方向應與非裔領導運動的策略相符:「想像一下,如果制度化的慈善事業,能夠讓捐款策略和社運的原則相互契合,便可強化它與社會運動的互信。」

我們還沒能全然做到理想狀況,因此白人至上主義仍在延燒,無人能倖免於難。我們應該在為時已晚前,以前所未見的方式回應當下的危機。


作者

威爾·科迪里(Will Cordery)

槓桿慈善夥伴基金會(Leverage Philanthropic Partners LLC)顧問、阿斯特雷亞(Astraea)女同性戀正義基金會董事會成員,以及《非營利季刊》(Nonprofit Quarterly)的經濟正義諮詢委員會成員。


延伸閱讀:
1. 4 天收 200 倍捐款!佛洛伊德之死與全美抗爭,海嘯般的捐款何去何從?
2. 亂入公約課後隨筆 01:小區裡看不到的權利,放大到世界裡也看不到!

立即支持更多公益報導

喜歡這篇文章嗎?
給我們鼓勵,手刀灌溉支持它!

Right Plus 編輯部

分享給朋友
  • 20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