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孕了沒有恭喜,老闆只問我:「什麼時候要離職?」/《中年打工族》

分享給朋友
  • 944
  •  
  •  
  •  
  •  

編按:90 年代末期的日本因為泡沫經濟崩壞,出現前所未有的失業潮,許多青年只好打工維生。然而,多年過去,「暫時」的打工卻成為日常,這群青年如今成了「中年打工族」。

時報出版於今年 5 月出版了《中年打工族》,從 2003 年就開始關注這些打工族的勞動經濟記者小林美希深入追蹤報導,揭露這群底層人們如何在低薪、過勞、經濟不穩定、缺乏訓練的職場中掙扎。

本篇取自書中第 2 章「壓抑女性的社會」,藉由彩花在職場上想生兒育女卻不斷遭受歧視與霸凌的故事,檢視社會如何不合理的對待懷孕女性。


撰文/小林美希 日本勞動經濟記者

「你什麼時候要交接?接著你就要離職專心帶小孩了,不是嗎?」

在東海地方的電子公司工作的今野彩花現年 33 歲,她跟上司報告自己懷孕時,上司以一副理所當然的態度,說出「離職」2 個字。從學生時代就一直堅信「結婚生小孩也要繼續工作」的彩花,對這些意料之外的反應震驚到說不出話來。

Photo by Paul Lin on Unsplash

職業婦女因懷孕或生產而被解雇或停止合約,或是在職場上遭到肉體或精神上的侮辱,稱為「懷孕歧視」,現在這個問題越來越受到注目。

懷孕歧視這個詞過去不常聽到,但在職場上與「性騷擾」及「權力霸凌」並稱為 3 大騷擾日本勞動組合總聯合會的〈第 3 期懷孕歧視相關意識調查〉中顯示,20 到 40 歲多歲的女性員工裡,有 3 成曾遭遇過懷孕歧視

懷孕了沒有恭喜,只問:「是不是離職比較好?」

彩花上司的太太是家庭主婦,上司是在日本泡沫經濟時期進公司,他們那個世代的女性多半相中了「3 高男」(學歷高、收入高、身高高)之後就結婚並離職,雖然也有女性放棄結婚生子,但這樣的女性,就需要比男性更努力工作,才能在社會上生存。

Photo by Sandy Millar on Unsplash

彩花也常聽到上司發表個人意見:「小孩還小的時候,媽媽應該待在家裡帶小孩、不要工作比較好。」所以當她懷孕之後,上司完全不管彩花的意願,只是強調「妳是不是離職比較好」。

公司的業績不好,管理職背負著刪減人事費用的壓力。彩花隸屬的會計庶務部門把正職員工砍掉了一半,剩下的正職員工就是 50 多歲的上司和一個 40 多歲的男職員,再加上彩花共 3 個人。

現在已經沒有全職的約聘員工了,只有在很忙的時期會雇用一些非正職的員工。正職員工的負擔變得更重,在會計結算期還會加班到半夜。上司對懷孕的彩花說:「正職員工如果不能加班的話,會給公司帶來很大的困擾。」以此逼她離職。

Photo by Adolfo Félix on Unsplash

即便保住了工作,也要承受言語霸凌

對於想都沒想到的離職勸告,彩花當下一點反駁的餘地都沒有。但她上網查詢,發現產前產後的產假與育嬰假,都是受到法律保障的權利,因此強烈和上司表達自己的意見:「勞動基準法承認育嬰假及長照安排假,所以我不用辭職,還是可以繼續工作。」

後來她保住了工作,但職場的氣氛卻變得非常差。

「沒辦法獨立作業還敢來上班。」
「唉,真羨慕孕婦啊!」

彩花每天都要承受這些隨意說出的言語霸凌

Photo by Khoa Pham on Unsplash

過了一陣子,碰到結帳的忙碌期,彩花孕吐的情況卻更嚴重,在懷孕初期會幫忙分擔工作的前輩也變得很冷淡。當彩花覺得想吐而跑到廁所時,前輩在她回到座位後,都會故意自言自語,讓彩花聽到:「沒辦法獨立作業的人真麻煩,好厚臉皮。」

這很明顯是權力霸凌了,但因為上司和前輩都是加班到將近半夜 12 點的人,所以彩花也覺得很愧疚。

每天過著這樣的日子,彩花總覺得肚子很脹而且很痛,她很擔心會流產。但她思考很久之後,還是決定工作到晚上 10 點左右,再和其他非正職員工一起陸續下班。

Photo by 丁亦然 on Unsplash

後來孕吐終於停了,結帳工作也告一段落。為了不被前輩批評「厚臉皮」,彩花連搬動沉重的資料紙箱都不敢找人幫忙。她每天不安地摸著肚子,想著:「會不會流產呢?」

合法請育嬰假,復職後卻面臨解雇

如同前述聯合會的調查,在日本,有 67.3% 的女性對於「懷孕歧視產生的主因」,回答「男性職員對懷孕生子不夠理解或體諒」;此外,有 88.3% 的女性雖然回答「會一邊帶小孩,一邊工作」,但因為小孩而「不得不辭去工作」的女性也有 32.6%。

彩花在職場上備受欺凌,萬幸最後仍平安生下了小孩。她請了約 8 星期的產假和 2 個月的育嬰假,在可以送小孩進托兒所的 4 月復職。

Photo by Andrew Leu on Unsplash

但是上司說:「妳不在的時候因為業務繁忙,已經找了全職的約聘員工,這裡已經沒有妳的位置了。」彩花因此無法回到原來的職位。公司又說:「現在只有業務的缺,如果妳不想做就辭職吧。」強迫她二選一。這等於是利用懷孕或生產之故,解雇員工或讓她們陷於不利的局面,同樣違反了男女雇用機會均等法。

彩花的先生在工廠上班,每個月實領薪水大概是 18 萬日圓(約臺幣 4.9 萬元),經濟不算寬裕,所以彩花無法離職,只能被迫調換部門。每天跟不習慣的工作、新的人際關係奮鬥的同時,還有「托兒所的洗禮」在前方等著她。

每年托兒所剛開學時,小孩都很容易因為不習慣新環境而感冒,且感冒造成的傳染也會在一瞬間擴大。一般而言,小孩進托兒所後的半年內,很常會因為突然發燒或感冒而需要在家休養。

Photo by C MA on Unsplash

小孩被送到托兒所之後,還遇到德國麻疹跟發疹性水皰性口腔炎大流行。值晚班的先生沒辦法幫忙,為了照顧小孩,她經常遲到早退或請假。在公司裡擔任業務的女性員工沒有人需要帶小孩,所以彩花還是常被同事說「又拿小孩當藉口請假了」、「工作都做不好還突然請假,真受不了」。後來小孩到了 2、3 歲左右,正是精力旺盛的時候,更是非常難控制。

其實在這種懷孕歧視橫行的職場,產後被解雇是常有的事,就算回到了職場,像彩花一樣被人冷言相對的例子也不少。當人手不足造成常態加班後,大家就沒有餘力去幫助其他同事了,這才是問題根源。在不能增加人力或加薪的情況下,幫忙代理職務的員工必然會感到不滿。

「工作的女性想要懷孕、生小孩和帶小孩,沒想到是這麼讓別人嫌棄的一件事。」彩花意氣消沉的說。


延伸閱讀:
1. 被孤立的母親們,從「懷孕解僱」轉向兒童虐待/《中年打工族》
2. 女女差距──能兼顧工作的美麗媽媽,與心理生病的瀕窮女子們/《瀕窮女子》
3. 「人是怎麼掉落的?」她們,也是我們/朱剛勇《瀕窮女子》推薦序
4. 懷孕不該是麻煩事!職場友善空間,需要你我共同撐出來/2019 勞工影展《要孩子,也要工作》
5. 女人不是生育的容器!8 週內終止懷孕公投案,讓女性生育自主權大開倒車

立即支持更多公益報導

Right Plus 編輯部

分享給朋友
  • 944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