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

【消失的窮人2】父債子還、貧窮世襲,我願意為窮困家人犧牲到什麼程度?

以全薪來計算家庭成員的扶養能力,忽略了一個人實際上是否真的有餘裕照顧家人。不僅子女必須承擔上下世代的扶養壓力,也讓許多早已和子女失聯的貧弱老人,在申請國家救助時陷入困境。
閱讀全文【消失的窮人2】父債子還、貧窮世襲,我願意為窮困家人犧牲到什麼程度?

自殺者遺族回歸自我的6次聚會:「真正開始談論死亡時,其實沒那麼可怕」/《你走了以後,我想繼續好好活》

家人自殺後,家庭成員因此互相埋怨,也擔心談論逝者的死亡,會難以控制情緒或受傷。往往需要先充分的獨處,再試著講述彼此心聲、分享逝者的記憶。
閱讀全文自殺者遺族回歸自我的6次聚會:「真正開始談論死亡時,其實沒那麼可怕」/《你走了以後,我想繼續好好活》

美加澳數十年 ACT 實踐:5大核心讓精神病人在社區穩定生活,有效支持家庭/【創新!不是空話】專欄

光是跟醫生談談「最近做了什麼」、「感覺怎樣」是不夠的。我們的工作,就是協助這個人取得在社區裡自立生活所需的「一切」。
閱讀全文美加澳數十年 ACT 實踐:5大核心讓精神病人在社區穩定生活,有效支持家庭/【創新!不是空話】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