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員群眾成為你的眼!從農地工廠和路殺社,看群眾外包如何改變公共現場/地球公民基金會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  
  •  
  •  
  •  
  •  

編按:本系列專欄由地球公民基金會執筆,身為資源並不豐沛的在地型倡議團體,因為數十個同事長期以來分屬北高與花東辦公室,早已提前數位轉型。本專欄將持續分享地球公民長期以來摸索累積的數位經驗,提供各類型 NPO 參考。

撰文/小海 地球公民基金會兼任專員

非營利組織的工作通常在服務大眾、處理公共問題,但群眾的存在難道只是模糊而遙遠的問題嗎?還是當機會來臨,群眾也可以成為協助找到解答的一分子?畢竟人們單獨存在就像一滴水,聚在一起就可以成為一片海洋。

這次的專欄文章,要來分享「數位工具」改變公共現場的例子。數位轉型不只是談組織內的工作技術提升、組織者們思維的拓展,也包括非營利組織如何透過數位支援,為倡議或服務帶來大大改變。

你是我的眼:當群眾成為資料協作的力量

當你在鄉下散步時,忽然聞到奇怪的臭味,發現翠綠農田間竟然有一間鐵皮工廠!這時,你想起新聞曾經報導農地工廠造成臺灣的食安問題,並且聽說地球公民基金會(簡稱「地公」)有個「回報系統」可以使用。

於是,你打開手機找到「農地工廠回報系統」,釘選農地工廠在地圖上的位置、拍照上傳。不到5分鐘的流程,一間農地工廠就無所遁形,並且是由「你」提供了證據,協助環保團體向政府檢舉、要求拆除。

無獨有偶,諸如此類邀請民眾參與、貢獻資料,協助改善議題現場的還有「路殺社」。只要能了解交通建設如何導致動物的死亡(簡稱路殺),就能有效減少野生動物(如石虎、穿山甲等)因為人類而意外傷亡的情形。

也因此,2011 年,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的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特生中心)發起「臺灣動物路死觀察網」的公民科學計畫,他們先是成立臉書社團,接著開發回報 APP,讓遇見路殺動物的民眾可以透過系統回報,並依此建置動物路殺資料。在收集相當數量的資料後,路殺社也提出「百大路殺熱點」和路段警示 APP,供民眾參考使用。

這種經由民眾回報、協助資料累積的方式叫做「群眾外包」,在這個人手一機的時代,加上網路基礎建設廣泛覆蓋,任何人都有機會與遙遠世界的千百人建立連結。

以資源稀缺的非營利組織來說,數位能帶來的效率更是一本萬利,尤其非營利組織處理的往往是公共事務,具備更多讓民眾想積極參與的潛在動機。

以上述「農地工廠回報系統」和「路殺社」為例,被工廠干擾生活的民眾、關心生態的民眾,都是非營利組織在臺灣每個角落協助推動議題的眼耳口鼻。只要將數位工具準備好、降低群眾理解議題的知識門檻,很快的,你就會看見「鄉民」都來「參一腳」了。

開發 APP 不容易,但看見群眾的存在更關鍵

非營利組織跨域開發數位產品,當然不容易,不過網路上有許多現成的數位服務,所以要建立連結、收納資訊,並不一定要用最酷炫、最新的科技。

以路殺社為例,最一開始,他們是由特生中心裡各個研究室的成員們在臉書上共同成立社團,原本是想要標記以爬行類為主的路殺生物,但因為社團內反應熱烈、路殺回報相當踴躍,所以擴大標記動物類型。至今,路殺社臉書社團有更多關心路殺生物的民眾加入,每天都充滿大量的貼文回報。

「農地工廠回報系統」也是如此,2017 年地公開始關注農地工廠議題後,就不斷收到單一民眾寄來的實體紙本信件、傳真,或是打電話進來地公的舉報系統。因此,地公的研究員決定做一份 Google 表單,讓回報民眾可以更有序的提供資料。

無論是臉書社團或是 Google 表單,都是一般民眾與一般非營利組工作者操作起來相當熟悉的方式,用這種形式的數位工具開始建立資料分享機制,執行門檻非常低。

關鍵是,「群眾在哪裡?」、「幫忙的動機是什麼?」當組織長期在公共領域耕耘,或多或少都擁有一些支持、認同組織的群眾,但組織是否看見他們的存在?是否知道怎麼運用群眾智慧與經驗?在這個關鍵態度釐清前,數位工具的運用與打造都只是其次。

打造工具前,先認清誰是使用者

當民眾發現有機會貢獻一己之力、開始大量和 NGO 互動時,組織原有的數位服務都將可能不堪負荷。這時,組織就會需要更精確的數位工具。

如何選擇數位工具,跟你預期參與的群眾特質有關。以農地工廠回報系統為例,系統潛在的使用者是位處農田、被違章工廠干擾的人,因此我們預設這樣的使用者很可能是年紀較大對數位工具較不熟悉的務農者;此外,在開發過程中,地公一度考慮使用大家熟悉的 LINE 作為回報介面,但也因為考慮到工廠舉報者常常擔心遭到報復,因此非常看重回報工具的匿名性。

於是,地公打消念頭,最終做了網頁 APP,並在介面設計時,盡量將網頁的字型放大,看起來更清楚,網頁的指令也盡可能設計得明確又簡單。數位工具是為了達到公共目的而開發,不是為了打造一個完美的工具本身,這是非營利組織要時刻記住的原則。

地球公民在與開源社群「g0v 零時政府」合作開發農地工廠回報系統時,總是不斷聚焦如何藉由數位工具連結民眾,進而達到改善農地劣化的目的。

這種以公共倡議為共同方向的過程,或許在商業開發的情境下不容易實現。因此開源社群本身的存在相當獨特,一方面以協力方式,回應非營利組織資源有限的特質,一方面又以開放的本質,面對種種數位工具的開發。

路殺社的工具進化,則是在臉書社團成立3年後,開發網頁 APP、隔年做出 Android 和 iPhone 版本都適用的手機 APP。開發背後的資源雖然來自政府標案,但也是因為臉書社團先一步展現出公民科學應用的精彩之處,特生中心才有機會尋求資源,讓這個發展更進一步。

當一滴水成為一片海洋

路殺社起始於行政院農委會下的特生中心,原本只是一個爬蟲類研究室,卻能夠在收集與整理民眾回報的路殺資料後,借力使力推動路殺社與交通部公路總局的跨界合作。如今更在許多重要物種出沒的公路段,逐漸建構防範圍籬及地下通道,減緩動物傷亡。

路殺社透過資料歸納出動物路殺熱點後,也開始進行實地改善。圖為特生中心和中興大學合作,在省道台 3 線苗栗鯉魚潭路段設置防護引導圍籬、開發動物路殺預警系統,改善對石虎、鼬獾和白鼻心的路殺威脅。圖/取自臺灣動物路死觀察網年報

而地公則在民眾利用農地工廠回報系統積極回報與檢舉案件後,有效監督不同縣市政府正視並處理地方的農地違章工廠。包括桃園率先修訂「違反土地利用的裁量基準」,讓農地違章廠房在還沒成為工廠前,就必須直接被斷水斷電;彰化縣則是增加經發單位的人力配置,加速查處違章工廠的速度。

如果沒有民眾回報資料,這些成果將無法達成。其實民眾一直都在,但要如何聯繫與連結彼此,在數位時代終於不再是天方夜譚。無論是倡議組織或研究單位,了解自己的核心使命,與群眾大量協作並更快反應現實,就有機會擴大組織影響力。

也就是說,數位轉型轉的不只是工具,也包括腦袋;數位轉型談的不只是技術,也包括技術之外的觀念和思考框架的轉換。


延伸閱讀:
1. 用鍵盤改變世界,NGO 與開源社群的數位協力火花/地球公民基金會
2. 有效收集、管理、應用數據與資料,NPO 也可以坐擁「金山」/地球公民基金會
3. 全球精選/1. NGOs 數位升級成普遍共識,但仍需投資與調整
4. 全球精選/5. 不怕你仿只怕你仿不好!服務「開源」讓好事正確規模化
5. 全球精選/2. 深入人心的「關鍵訊息」為組織傳遞價值


首圖/by Toomore Chiang on flickr @ CC BY 2.0

立即支持更多公益報導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