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結彼此、修復關係、去汙名,傲視國際的玩具再生地/專訪玩具圖書館協會

積木、溜溜球、彩虹鐵琴⋯⋯五彩繽紛的玩具陪伴孩子們共渡童年,當它們不被賞玩時,只能塵封角落、焚燒或掩埋嗎?

3 年一度的國際玩具圖書館年會,今年邁入第 16 屆,日前在澳洲墨爾本落幕。由台灣玩具圖書館協會負責營運的新北市玩具銀行,登上國際年會的舞臺,在環境永續的專題環節,因分享全臺二手玩具循環網絡推動經驗而備受矚目。

2005 年,協會成立全臺第一座「二手玩具圖書館」,當時團隊運用臺北市一處兒福中心的閒置空間,將四處籌募的舊玩具重新整理和清潔後,開放親子自由租借遊玩。如今遍地開花,截至 2021 年,由團隊創建且持續營運的館舍多達 133 間,地點橫跨北中南東和離島地區。

在各界響應捐贈下,協會募集到的二手玩具數量逐年增加,平均每年回收量已達逾 5 萬公斤。這些重獲新生的玩具陸續流向校園、社區、社福機構等,各自發揮不同的功能。

2023 年 3 月,台灣玩具圖書館協會到澳洲墨爾本參加第 16 屆國際玩具圖書館年會,分享臺灣二手玩具循環網絡,備受現場各國矚目。圖/取自台灣玩具圖書館 FB

「跟阿公阿媽一起更好玩」最棒的社會媒介,用玩具連結彼此

「玩具是個可以跨語言、跨文化、跨年齡的服務媒介。」

「玩具不會直接告訴你必須預防跟延緩老化,不會強迫你學習環境保護的重要性,而是在遊玩過程中,慢慢傳達這些訊息。」

臺灣玩具圖書館協會祕書長張維庭說,玩具在人與人之間能創造很高的關係價值,透過玩具牽起互動、累積彼此的信任關係,能更有效導入後續的教育、社福等服務。

當服務對象不同,玩具跟人互動的方式和意義就會產生差別。比如,小朋友跟玩具的關係常是「天生一對」。孩子一旦獲得玩具,就算沒有附上說明書,也很快能摸清楚怎麼玩,甚至摸索出獨特的玩法,對玩具本身往往已經很熱衷。

但面對長者時,「對方要的可能不是玩具是陪伴」。這時,玩具會成為建立關係的道具,讓社區據點的老師和志工陪伴長輩一起玩。

不僅如此,老幼各自對玩具的需求也不同。市面上的玩具多半針對兒童設計,按照不同年齡層的發展階段,提供練習不同能力的玩具,張維庭說,這套標準對長者較不適合。

替爺奶挑選玩具時,他們更傾向尋找木質的玩具,如劍玉、木陀螺、波浪鼓,或是尪仔標、布袋戲偶等貼近長輩童年經驗的玩具。關係先牽繫好,後面再加入需要手腦操作或桌遊類型的玩具,或逐漸調整成多人參與的情境,長者也較容易接受。

近年來,協會會舉辦玩具復活節活動,帶著玩具環島到臺灣各鄉鎮國小,邀請親子一起用玩具玩闖關和手作。圖/取自台灣玩具圖書館 FB
兒童和長輩一起玩遊戲。圖/台灣玩具圖書館協會提供

另一種情境是老幼混齡,讓就讀幼稚園大班或國小的兒童,陪同爺奶玩玩具,孩子還能在過程中學習如何陪伴長輩。甚至有長輩根本沒有玩,光看小朋友玩樂就能感染開心的情緒。

張維庭憶述,有次協會到八里的一個社區據點,舉辦老幼共玩的闖關活動,得到的回饋讓她印象深刻。有孩子和她說,「跟阿公阿媽一起更好玩」,連社區總幹事都說,平常除非是發禮物、辦共餐,否則願意來據點的長輩有限,那天卻有非常多人來玩。

「當下很清楚能感受到,玩具把長輩跟社區的關係,或是長者彼此之間的關係,都拉得更近了!」張維庭有感而發。

社會共融的好朋友,身心障礙與受刑人也會玩

作為二手玩具的大型再生庫,20 年來,協會讓玩具在社會各個角落,都能透過不同的服務和方式,發揮不盡相同的影響力,其中包括身心障礙者與受刑人。

張維庭提到,曾有兒童身障中心跟幼兒園合作課程,當時參加的是一般生,跟罹患腦性麻痺且幾乎都坐輪椅的孩子們。起初雙方沒有明確的互動,但身障生透過事先設置好的遊戲場,反而利用輪椅玩起火車過山洞的遊戲,為活動破冰暖場,後來雙方都順利地玩在一起。

協會也跟南投康復之友合作,設置名為「迦南玩具森林」的玩具物流中心,讓精神障礙的住民化身志工、整理二手玩具,並和家人一起運送玩具到有需求的部落學校和貧困家庭,以此消弭大眾對精障的汙名。

前年防疫期間,康復之家住民在整理、拆解報廢的玩具,住民反映:「拆玩具可以忘記不能外出及外宿的焦慮,透過拆解也可以舒壓忘記煩惱。」圖/迦南玩具森林 FB
住民化身志工,和家人一起運送玩具到有需求的部落學校和貧困家庭。圖/迦南玩具森林 FB
住民也會和迦南玩具森林中心工作人員,一起到國小教孩子們拆解和修復玩具。圖/迦南玩具森林 FB

當中心的工作人員外出開課、教導孩子拆解和修復玩具時,住民也會一起去擔任助教。長久下來,每當住民放假回家時,鄰里的眼神不再只有擔憂跟恐懼,家人也較願意接受他們返家,逐漸達到關係的修復。

協會還曾跟桃園女子監獄合作,邀請專業老師設計遊戲課程,帶玩具到監獄教導「攜子入監」的媽媽們如何陪伴孩子,預防孩子出現發展遲緩等狀況。這些情境,都讓玩具創造出更多種助人的可能。

「壞掉也沒關係」玩具醫生出診,拆解、維修、物盡其用

此次國際年會中,臺灣建立的大規模二手玩具循環再生系統,讓日本、澳洲、南非、馬來西亞等國組織,紛紛表示想來臺灣參訪。因為處理回收玩具太費時耗力,很多地區型組織即使有心實踐永續環保也缺乏力氣,反而仍會採購新玩具,或以手作玩具的方式減少購買。

「在臺灣,我們從回收端到整理端,都很強調全民總動員,這幾年的堅持,讓我們在二手玩具的回收路上,能走到世界第一。」身兼新北玩具銀行主任的張維庭說。

龐大的回收量,除了個人捐贈,大多來自協會目前跟企業合作的管道,最常見的是在企業的全臺門市、服務據點設置玩具回收箱,號召民眾捐玩具做公益。又或是跟公部門合作,在新北市的 33 間公托設箱募集等。

為了整理蒐集回來的舊玩具,協會和學校、公部門、社福單位合作,在全臺各地成立「玩具物流中心」—— 新北玩具銀行正是其中規模最完整的物流,處理了協會近半數的回收量。

實際上,光是前期的篩選就會碰到不少難題,像是明明備註不收生活用品,仍會收到衣物或文具。即使是列入回收項目的玩具,也會因為諸多原因不易處理。所有玩具因此都要經過志工層層把關,最後才會分送至各個服務據點。

張維庭舉例,歷年來回收最多的玩具,分別是公仔和小車。公仔通常是速食店或超商集點的流行性贈品,量大但功能性有限,小車多屬於中國製品,在臺灣很少見到能拆解它的工具,所以很難回收。

慶幸的是,協會因近年常舉辦活動,將大量的公仔和小車轉為活動贈品送出,不只孩子開心,也能以適當的管道找到玩具的新主人。

細看整理跟再生的步驟,首先是依據玩具的健康程度做篩檢,若損壞就要貼上掛號單,交由「玩具醫生」進行修復。玩具醫生是協會對外招募的各種整理志工,二手玩具到他們手上,有時順利起死回生,有時宣告不治。但壞掉也沒關係,其他還可用的塑膠、金屬或電子零件也能拆解下來,替其他病情危急的玩具進行「器官移植」。

張維庭指向牆壁上的醫師陣容看板,從醫療、機械、成衣業、全職媽媽,各有不同的背景和專業。她笑道:「玩具醫生有各自的專業和生活經驗,其實都是他們在培訓我們。」其中,訪問當天在新北市玩具銀行值班的玩具醫師馬嘉宏,便是在 IT 業退休後跑來當志工,最擅長修復木頭和電子類等玩具。

被大家稱作「馬爸」的他,不只埋頭看診,更參與玩具銀行舉辦的「玩具醫學營」課程,手把手教導孩子拆解、維修玩具,學習愛物惜物的觀念。將重獲新生的玩具送往鄉鎮地區及弱勢學童,也為馬爸帶來快樂和成就感。

進到物流中心的舊玩具,如果有損壞情形,會先填寫「掛號單」讓玩具醫生修復。攝/曾玉婷
玩具銀行舉辦「玩具醫學營」,讓玩具醫生們手把手教導孩子拆解、維修玩具。圖/取自台灣玩具圖書館 FB

每週 1500 小時人力,志願投入讓玩具找到新家

問診結束後,要將堆積如山的玩具依照功能分為 9 大類。例如,萬花筒是美感類、字卡是語言類、益智桌遊是認知類,透過物流資訊系統登記玩具的庫存和流向,藉此加速後端的供需媒合。

下一步清潔,是玩具變身的重要環節。從酒精擦拭消毒到細部清洗,每週要投入多達約 1500 小時的人力,代表隨著回收規模連年增加,志工的存在越不可或缺。

張維庭以新北玩具銀行為例,除了長期配合且熟悉業務的志工隊,另有持續招募單次體驗的團隊志工,吸引企業和學生族群參加。因為玩具再生的步驟繁瑣,為了減少失誤、提升效率,物流中心會依照志工屬性來安排工作,像是讓年輕力壯的人幫忙多搬運玩具、請長者協助清潔工作等。

完成分類後,具備教保知識的工作人員會按照受贈對象,包括幼兒、孩童、長輩、身心障礙者等,挑選出適合的二手玩具,最後再載去各地的玩具圖書館、社福單位或其他據點,為原本被淘汰的玩具找到新家。

志工隊目前規模約 50 人,成員以熟齡哥姊居多,裡面也有協會在其他服務場域認識的長輩,或曾帶著小孩參加活動、反過來投入整理的媽媽,也有待業中的青年,或親朋好友介紹來的大哥大姐,組成很多元。

許多長久合作的志工不只整理玩具,偶爾也會跟著協會的行動玩具車,到各個鄉鎮角落陪伴老幼。對他們來說,不只能培養自我價值,在過程中也感受到彼此的情感支持。

志工們正在整理、清潔玩具。圖/台灣玩具圖書館協會提供

玩具共享園區,讓公益成為生活的一部分

「玩具圖書館」在各國的發展形式和特色都不同,例如澳洲組織最常見的是會員制的玩具租借、日本偏好用玩具做社會福利服務等。

而在臺灣,多年來協會規模擴大,雖擁有傲視國際的再生模式、讓二手玩具重新發揮療癒、陪伴、連結社會的功能,卻始終缺乏長久可用的場地。現有的總部跟玩具物流中心,都是透過政府等外部合作維持,不僅功能受限、續租期也很不穩定。

近期協會發起募資計畫,期盼在桃園楊梅打造大型的「玩具共享園區」,除了兼具玩具的物流空間、舉辦玩具 DIY 和市集等活動,也計畫讓玩具結合社會福利的功能,提供銀髮族日托、共餐,以及弱勢兒童的課後照顧服務,把玩具的影響力發揮到淋漓盡致。

張維庭表示,玩具再生的每個環節,都是為了讓公益成為人們生活的一部分:「這個過程很辛苦,但也非常有意義。我們想繼續用玩具,帶著全民關注公益、關注永續,透過分享得到更大的快樂。」

台灣玩具圖書館協會祕書長張維庭。他認為,玩具不僅能達到陪伴的功能,也能連結人與人的關係。攝/曾玉婷

捐款支持多多益善,支持我們繼續報導公益,一起促進共融社會。

延伸閱讀:
1.【好好玩專題 1】一萬個小孩搶一座鞦韆?發動遍地開花的遊戲革命,讓孩子及早被社會溫柔承接
2.【好好玩專題 2】國境之南的暖陽與歡笑:微薄補貼父母,不如投資孩子的玩伴
3.【好好玩專題 3】當「玩」成為關係的媒介:從服務社會的工作,到進入社區的遊戲
4. 他山之石在臺灣:帶著問題去參訪,帶著視野做服務
5.「我人生中最接近當阿公的體驗。」3代共生的跨世代社區,讓受創兒童、孤獨長者與困難家庭自然相遇


首圖/兒童和長輩一起玩遊戲;台灣玩具圖書館協會提供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曾玉婷
曾玉婷

Right Plus 特約記者,文字工作者。喜歡書寫和音樂。志向是真誠對待生活中的每個枝微末節。最近經常會想起:「這是人們會說起的一年,這是人們說起就沉默的一年。」

文章: 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