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性別暴力升級,通報量卻大減?資訊被阻斷通訊被掌握,走不出家門的女性們

分享給朋友
  • 44
  •  
  •  
  •  
  •  

撰文/艾瑪·史密斯(Emma Smith)
翻譯/Ting Shih

自從多國為了遏止新冠病毒擴散而實施封城措施後,在脆弱與受衝突影響的國家,(與臺灣相反的是),家庭暴力的通報量大幅下降。

國際救援委員會(International Rescue Committee, IRC)的最新數據顯示,因為人員流動受限、資訊不足,以及受孤立族群面臨的情勢惡化等因素,孟加拉的通報量減少了一半、坦尚尼亞減少 3 成,而伊拉克近 2 個月來沒有任何家暴通報案例。

Photo by Kate Trifo on Unsplash

然而,數據下降並不代表家庭中不曾發生性別暴力。

IRC「預防及因應暴力」資深主任妮可·貝南(Nicole Behnam)表示:「我們都知道,其實在危機時刻,性別暴力更加常見。通報量下降是件令人心碎的事,因為通報量減少不代表暴力事件變少,而是尋求服務與協助的女性減少了,這些潛在的受暴女性正在錯失碩果僅存、能提供她們必要服務,並且保護她們生命安全的資源。」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經理凱薩琳·波爾頓(Catherine Poulton)負責為緊急狀況下所發生的性別暴力事件提供協助。她說明,在黎巴嫩及巴勒斯坦等國家,UNICEF 救助專線近來接獲的求救電話顯著增加;相較之下,在科技較不發達且女性科技使用受限的國家,求助電話量則有所減少。

波爾頓表示:「無論是天災或人為衝突,性別暴力在緊急情況發生時都會增加。」尤其是親密伴侶造成的暴力、性暴力,甚至兒童婚姻等都特別容易發生。

圖/UNICEF

為何在緊急情況下,更容易發生性別暴力?

國際人道援助 NGO「國際培幼會」(Plan International)美洲辦公室的性別角色變革計畫負責人艾瑪莉雅(Amalia Alarcón Beckelmann)解釋,在女性及女孩受暴案例中,幾乎所有的施暴者都與受暴者的生活範圍相當靠近,他們多半是受暴者的家庭成員、朋友或鄰居。

「過去的經驗已經告訴我們,性別暴力及性暴力在緊急情況下會增加。但現在我們面臨更嚴峻的情勢,因為封城,女孩和婦女們被迫與施暴者一起待在家裡。」艾瑪莉雅說,現在,部分女性想要通報受暴情形變得更加困難,甚至不可能通報。

IRC 的貝南也強調,性別暴力在緊急情況下更頻繁發生,除了歸因於情勢造成的額外壓力,也因為案家原有的穩定環境和支援網絡遭到破壞,助長施虐情形。舉例來說,青少女因為困頓無助,為了維繫生計而從事性交易的可能也增加了。

新冠肺炎如何影響女性?

影片來源/國際培幼會(Plan International)

波爾頓補充,性別不平等的問題其實平時就存在,只是在緊急情況下往往變得更嚴重:「我們發現,婦女及女孩在緊急情況下獲取的資訊比平時更少,而且也越來越依賴家族裡的男性或社群內的男性領導人來獲得資訊。」結果,女性不僅對可使用的求援與支持服務所知有限,也較少參與決策過程。

疫情危機中,如何支援婦女?

波爾頓警告:「人道救援之所以動員得這麼快速,恰恰呼應了現有的不平等現象。」她補充說,在緊急情況下,各方相關人應該更有意識的處理性別暴力。

令人慶幸的是,專家認為自從新冠肺炎(COVID-19)爆發以來,各界對性別暴力的關注確已高過平時。相關組織已採取諸多措施,包括支援電話熱線,及研擬一些安全的方式,確保在緊急情況下仍能取得性別暴力的數據。

面對緊急的疫情,IRC 現在透過電話支援需要的對象,例如圖中在烏干達成立婦女倡議組織的傑米瑪·薩迪亞(Jemimah Sadia)。圖/IRC

不過,疫情帶來的限制使得支援性別暴力受害者的安全場所難以開放,IRC 雖仍在遵守社交距離與防疫措施的前提下,在部分國家維持運作,然而在某些地方,庇護及安全場所已被徵收作為新冠肺炎的治療及檢測中心。

波爾頓表示:「這是因為許多情況下,性別暴力的相關服務仍不被視為必要的救命措施。」她建議至少要將那些被徵用的庇護所指定為女性專用的治療中心,否則設施甚至可能在疫情過後,也難以恢復原本的用途

國際培幼會則透過線上管道提供女孩們資訊,讓她們知道有哪些可用的支援,並提供如網路性騷擾等特定主題的相關資訊。

此外,即使學校關閉,國際培幼會仍與政府合作,提供包含性別暴力議題在內的學習資源,學童不分性別都能因此接觸到這個議題;他們也透過社群媒體舉辦活動,提升大眾對性別暴力的意識,並推廣兩性共同承擔家庭責任。

另一方面,UNICEF 率先為中東若干國家的女性創造虛擬安全空間,並期盼在 UNICEF 的 App 中加入性別暴力相關資訊。

任何決策,都必須有意識的考量女性權益

不過,婦女及女孩們若想要使用上述服務,必須先擁有安全使用科技的機會,實際上,掌握科技資源的卻往往是她們身邊的男性。相關組織為因應這種情形,開始提供前線與社區醫衛工作者、現有工作人員等有關性別暴力的訓練,希望能藉此與潛在受暴婦女取得聯繫。

根據國際培幼會的統計,超過 7.4 億名女孩因新冠肺炎疫情而無法上學。圖/國際培幼會

聯合國婦女署 (UN Women)副執行主任埃薩·雷格內爾(Åsa Regnér)表示,如今醫護人員的工作量早已超載,但這些醫護人員在各社區都備受信賴,如果他們能具備發覺警訊與問對問題的能力,將可在防範性別暴力上扮演關鍵角色。她也強調,許多醫護人員本身就是女性,在這場新冠肺炎戰役中,她們背負著協助社會渡過危機的重擔。

雷格內爾亦補充,疫情解封後,性別暴力的服務需求勢必會上升,政府及相關組織須做足準備:「從經驗來判斷,女性一旦能自由移動,便會尋求協助並遠離受暴關係。」

雷格內爾最後敦促各國政府,在分配預算及做出振興方案的決策過程中,必須考量女性,並確保這些政策能協助受暴女性應對挑戰,包括遠離施暴的配偶等。


延伸閱讀:
1. 當防疫成為性別議題:站在抗防最前線、扛起照護重擔的女性們
2.【人權星期三】防疫、經濟、照護等多重壓力,讓家庭成為醞釀暴力的壓力鍋
3. 荷蘭「橘屋計畫」顛覆全球家暴庇護思維:親近社區才能重返社區,終止暴力未必要終止關係
4. 王婉諭專欄/內閣性別比例從來不只是數字,而是權力的重分配


原文:Why focusing on gender-based violence is a priority in a crisis?

立即支持更多公益報導

Right Plus 編輯部

分享給朋友
  • 44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