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立青專欄/方荷生最強里長之路(上):老少幼共餐共讀,硬拗來的社區圖書室每月借閱量高達 5000 冊

分享給朋友

編按:被封為「地表最強里長」的方荷生,在臺北市幾乎最窮困的忠勤里(南機場一帶)已經深耕達 21 年。他從 2002 年開始為獨居老人送餐,隔年成立南機場社區發展協會、2005 年為社區孩子提供課後輔導,再到 2012 年成立社區圖書室、2013 年啟用領先全臺的南機場幸福食物銀行,2016 年再開設可提供非行少年考照的書屋花甲咖啡廳。

今年,方荷生更完成惜食中途島的冷鏈配送系統,與知名店家合作,每月發送 1.5 萬公斤的麵包給需要的人。其中許多資源不只佳惠忠勤里,也與周邊鄰里密切合作分享,「方里長」早已是「大家的里長」,而不只是忠勤里的里長。

上個月,方荷生成為今年度第 10 屆總統文化獎在地希望獎得主,已經逐漸發展「惜食」與「續食」的忠勤里,卻仍有極大的資金需求以維持各項福利運作。本文為作家林立青訪問方荷生後所撰。


首圖/取自南機場幸福食物銀行

週五時,我前往方荷生里長的辦公室,一面祝賀他今年得到總統文化獎,另一方面,也想詢問他今年募款餐券的銷售狀況。

我聽說,今年大家都覺得方荷生不需要募款了,所以支撐他社區工作的餐券銷售並不如預期,這是所謂的「社福魔咒」,一旦得到大額捐款或是有獎金的重大獎項,大家就很容易覺得這個組織很有錢,不再需要支持了。

南機場辦桌募款餐券。圖/臻佶祥社會服務協會提供

即使沒錢也要做!社區計畫的各種無盡可能

我去了一趟忠勤里。

每逢週五早上,里民們正使用彈力帶進行老人運動操,這是忠勤里每天的日常,幾乎每天早上都有上百名社區長輩在門口,跟著老師的指導做各種運動,有些人年老體衰,會由半老的鄰居帶來量量血壓,再跟著加減做一下運動也很好。

方荷生見到我前來道賀,便熱情激昂的拉著我到他辦公室後面,向我說明他的全新計畫「南機場社區廚藝教室」。他口沫橫飛的說,如果這裡有一個廚藝教室,便可以吸收社區的失業居民、非行少年(註)和需要工作的人,藉著他現在的剩食回收,可以創造出一個永續的食物市場

「你想想看,我們這裡有這麼多大廚,NG 蔬果交到他們手上,那可是妙不可言,再請大廚帶領大家做飯,這樣我們就可以供應更多人一起用餐。」里長看了我一眼,又說:「我找來鐵工,他們說不敢做,所以我去找了捷運局的結構技師過來看。」

方荷生。圖/南機場幸福食物銀行

「里長,這樣 100 萬不夠吧!」我看了看他的計畫後,開始估算:結構必須加強,舊有的廚房要重新設計,還有空調和使用空間安排,這不是一筆小數目,而總統文化獎的獎金也不過就 100 萬元。

如果說廚藝教室要能符合考照標準,經費很可能會破 200 萬,就像書屋花甲當時為了符合咖啡師證照的需求一樣。但經費似乎從來不是方荷生考量的重點,否則以他的能力,做什麼都很可能和當里長一樣成功。

在臺北市,忠勤里可以說是最窮的一個社區,然而,他 20 餘年的里長生涯,卻讓這裡成為展示社區各種可能的示範中心,甚至是公部門群求績效時爭相合作的重要基地。

方荷生於書屋花甲。攝影/葉靜倫

上個月,肺炎鏈球菌疫苗開打,各大市立醫院都派出人力,前往臺北市中正區每個里辦公室,希望可以擴大施打疫苗的人數,這不僅是醫院的指標,更是社會福利的一環。當時,派出的人力到每個里都打了大約 20、30 劑,但在忠勤里, 2 小時內共完成了 100 多劑的疫苗施打。

社會福利其中一個困境在於想要覆蓋時,卻找不到原本設定的需求對象。忠勤里如此鶴立雞群的指標讓護理長前來感謝,同時也向方荷生請教,該怎麼勸說長輩前來施打肺炎鏈球菌疫苗呢?

方荷生說:「你跟社區的長輩說,政府刪了 1500 元的敬老金,就是為了這個疫苗。這疫苗自費超過 1000 元,你不施打,就是浪費自己的敬老金。」這種說法正中長輩們的心聲,使得長輩願意前來接受疫苗接種,而這種設身處地的說服技巧,也是方荷生獨特的個人魅力。

從「方先生的兒子」到「地表最強里長」

即使方荷生已經被封為「地表最強」里長,但在親近的人看來,他反而像是希臘神話中,獨自扛著地球的阿特拉斯神,扛起整個忠勤里的社福系統,肩頭卻也沉重到難以負擔。

攝影/葉靜倫

方荷生從政的故事,要從 1995 年開始。當時他因為受傷回到臺北家中,那段時間,恰逢臺北市開始接受中低收入戶與急難救助等社會福利申請,方荷生在家時就協助鄰居申請:「本來好好的寫申請都會過,但老人家們看到表格上一堆字,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就跑過來找我,我一句話問、一句話寫,認真填完表格,就順利通過了。」

在幫忙好幾個鄰居申請通過後,大家口耳相傳「方先生的兒子會幫忙填表格申請輔助」,隔天方荷生一開門就看到一排老人家站在門口,原來是左鄰右舍的老鄰居們都紛紛前來拜託「方先生的兒子」協助填寫申請單。這件事在地方上傳開後,「方先生的兒子」受請託出馬參選里長,他於是在 1998 年成為「方里長」。

「前幾年我根本不知道怎麼當里長,只是柱仔腳(樁腳)而已啦!」嘴上這樣說,但是他當里長以後,社區連年評鑑都名列前茅,此外,他也積極照顧社區長者,像是有「現代武訓」之稱的社會教育家王貫英老先生就住在忠勤里,時常受到方荷生的照顧。王貫英過世後,更由方荷生送他最後一程,他更推動臺北市立圖書館古亭分館改名為「王貫英紀念圖書館」。

老少幼共餐共讀共享,南機場樂活園地成空間活化典範

方荷生對社區老人的關注,得到社區的認同。連任以後,方荷生憑藉著對於當地的熱愛和關心, 啟動「獨居老人送餐服務」,並為南機場社區成立「社團法人臺北市臻佶祥社會服務協會」,跳脫傳統里長的服務範圍,踏入里長與 NGO 工作者的雙重身分。

惜食送餐車。攝影/葉靜倫

方荷生里長一職越做越穩,協會開銷也越來越大,越來越需要各種空間與資源,租房子、買食材、開共餐(大家到關懷據點一起用餐)等都要花錢,臺北市的地價水漲船高之時,他用家裡的房屋貸款周轉,服務越多,貸款額度也越高。

他早上做共餐,同一個場地下午就變成孩子們課後輔導的空間,社區終於有了關懷據點以後,里長更得為各種錢煩惱:老人要食物、小孩要課輔、青少年要讀書,他急需空間與資源,才能做更大的發揮。

南機場社區角落,有一處已成為空屋多年的廢棄將軍宅,空間裡的電線、水管被拆去變賣,又被丟棄各種垃圾,位於臺北市精華地段,卻成為社區的問題來源。

方荷生看上這個空間,開始尋求議員、立委的協助,不久後,在國防部的同意下,方荷生向地檢署申請社會服務,帶著人們一磚一瓦一垃圾的整理清運,最後國防部以半年一約的方式, 讓里長進駐並使用這個都市裡的廢棄空間。

後來,那兒成為南機場樂活園地,有了空間以後,共餐做得更大,各路人馬都前來參訪。許多人質疑半年一約的空間到底能夠做什麼,於此同時,里長已經大規模裝修並且購置廚房設備,將這裡打造為自炊自食的共享食堂,使得忠勤里富足有餘,還能提供直接送餐的服務,供應周遭里民享用。

南機場樂活園地大門外觀。攝影/葉靜倫

參訪里長的這天,有當天剛烤好、3 個一袋的新鮮麵包送到,前來參加共餐的長輩都可以帶回去吃。這也是里長的巧思,臺灣人願意捐贈物資的多,願意捐贈金錢的少,如何讓物資得到最大運用,在在考驗里長的智慧。

方荷生一手打造的樂活園地,後來成為國防部公開表揚的案例。與方荷生里長合作,活化閒置空間,並得到財政部國有財產署的讚譽,他用不可替代的社區服務證明這個閒置空間的價值。

硬拗來的社區圖書室,每月圖書借閱量高達 5000 冊

不只共餐,方荷生創立的協會更是臺北市極少數願意開辦國中課輔的組織。過去南機場一帶曾有極高的青少年犯罪率紀錄,對他來說,這是一個令人心疼的過往,面對社區逐漸衰老,他將 1 樓的空間用來照顧老人,後院改造為烘豆工房,並將 2 樓設計成課輔班,帶著孩子們學習烘豆、煮咖啡,籌辦郊遊活動,吸引孩子前來。

社區長輩們在南機場樂活園地共餐進食。攝影/葉靜倫

方荷生的目標和王貫英一樣,希望可以帶起社區讀書風氣。也因此,他找上臺北市立圖書館,希望可以成立「社區圖書室」,與北市圖連線借還書,豐富這裡的閱讀風氣。

北市圖面對這樣的訪客莫可奈何,前後敷衍了 2 次,方荷生最後跑去王貫英圖書館,找上志工,請志工們傳授「如何開圖書館」,這樣的誠意打動了志工,幾個志工紛紛表示願意支持,方荷生便再次前去北市圖,說自己已經「挖角」成功,如果北市圖不從,他就要每天盯在中華路口,或跑到汀洲路上王貫英先生紀念圖書館前「劫書」。

圖書館長被他拜託到沒轍,加上議員們掛保證,北市圖便答應試辦「借還書供應站」,條件是開館 3 個月內,必須達到 500 冊借閱量,否則就會徹掉這個 12 坪大的小圖書間。

社區圖書室。攝影/葉靜倫

這個條件相當嚴苛,但是里長吃了下來。

其實,方荷生是在爭取設立圖書間成功以後,才開始思考如何讓社區的借閱量達到每月 500 冊。他跑到社區裡的忠義國小,在學校朝會上宣布:「只要大家來胖子里長這裡借書、寫心得,我就獎助你們吃麥當勞。」

誇下海口後,他到麥當勞說服店經理同意給予優惠:「你看我們這個里,如果有一個孩子得到麥當勞券,爸爸媽媽一定會帶著另一個孩子來吃,這就是名聲和效益,而且大家會誇獎你們麥當勞,我還會幫你們宣傳,這是做好事啊!」

以前相傳武訓行乞興學、王貫英拾荒買書,現在時代不同了,方荷生用麥當勞鼓勵學童們借書、讀書、寫心得。這個方式相當奏效,方荷生也向社區居民表示,自己服務的時間比圖書館還長,只要居民線上登記,書就會送到南機場,最後,社區居民爭相使用,圖書站開張後第 1 個月就達標到 500 冊的借閱量,北市圖於是在這裡掛上借還書工作站的牌子。

隔年,原本不情願合作的北市圖發現,這樣的方式管理成本極低,借閱量和書籍流通績效卻極高,便反過來向方里長學習。至今,南機場的圖書借閱流通量每月平均在 4000 到 5000 冊之間,超過一個地方分館的借閱量,相當於一個大學的圖書館借閱數。


接下篇:林立青專欄/ 方荷生最強里長之路(下):有手段又有熱血,據點式食物銀行領先全臺 & 每月配送 1.5 萬公斤麵包
延伸閱讀:妥善運用,就能幫助更多需要的人:社區再造領頭者方荷生


註:依據少年事件處理法之規定,非行少年指的是 12 歲以上未滿 18 歲之少年,有犯罪行為或犯罪之虞者,成為觀護處分之對象。資料來源:新竹縣政府警察局少年警察隊

喜歡這篇文章嗎?
給我們鼓勵,手刀灌溉支持它!

林立青

本名林亞靖,1985 年生,是景美市場養大的孩子,讀完東南科大進修部土木工程系後,擔任監工十餘年,既是第一線管理者,也周旋於業主、雇主、公部門等各路牛鬼蛇神間。接受社會不公,相信法律、制度和習慣都會造成現實社會的壓迫。

著有《做工的人》、《如此人生》,寫作只為找回真實,多次祈求仍不可得一個不需說謊的人生,唯有文字是最好的卸妝品。
林立青
廣告

分享給朋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