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3. 苦了社工累了警政,做公益好難/是誰讓 113 險斷線?

分享給朋友
  •  
  •  
  •  
  •  
  •  

承上篇:2. 維持一個 24 小時的全國保護專線有多困難?/是誰讓 113 險斷線?

約莫就在 113 家暴保護專線正式開線的前幾年(民 88),另一個至今緊掐社福團體的法案也開始施行,此即為開啟社福民營化逾 20 年的政府採購法(以下簡稱「採購法」)。

以 113 為例,其 24 小時通報專線的設立,起源於家暴法性侵害犯罪防治法兒少法社會救助法,明顯屬於政府本該執行的法定業務,其主辦單位與內容設計權責皆不在展望會身上,卻因歷史沿革、執行能力與彈性等考量而委由民間團體營運。此類委辦案所適用的即為政府採購法,而非民間團體欲主辦計畫、向政府申請經費資助時所依循的社會福利補助標準

政府委辦案的最痛點:成本誤算與勞動意識匱乏

臺灣社會福利總盟(以下簡稱「總盟」)曾就採購法整理出詳盡的缺失與改善之道,包括政府與民間的角色界定模糊、權責不分,政府社政單位人員流動率高且經驗不足,對社會福利採購業務不熟悉,加之制度與程序朝令夕改,受託單位經常沒有調適的空間與時間,讓人無所適從。

總盟並指出,採購法原是針對營利事業訂定規範,非營利的社福團體因此在其中同樣被視為以盈利為目的的「廠商」,實際上卻不允許有盈餘,即使盈餘是拿來用做員工培訓或研究發展也一樣,必須如實繳回。這不僅造成社會福利採購案長期以來在服務內容、財物買受、定製、承租與勞僱上弊病叢生,也使得承接團體本身必須「家底」夠厚,才足以面對採購人員變動、政策變更、議員刪減預算、天災救難排擠經費、分期撥款過慢、因故需資遺員工等風險,去年底展望會依法解僱 113 部分人員時所付出的資遺費即為一例。

與之環環相扣的,也是採購法中最嚴重的問題,近幾年當屬其與勞動基準法(以下簡稱「勞基法」)的脫勾。最常見的情形是,採購經費的估算未依勞基法同步計入員工年終、值班津貼、勞健保、保護性工作的風險加給,以及一定比例的加班費及資遣費等。致使承接團體要不是自行下修勞動薪資以納入上述成本,要不就如同展望會所提及的,每年自籌逾 600 萬自行支付。

圖/臺灣世界展望會提供

林維言曾針對人力短缺部分指出「全國都在搶社工」,但被問及「既然全國都在搶社工,社工的薪資為什麼還這麼低?」,也僅坦言過往勞動意識尚未普及,且各項法規不斷變動,採購經費的估算受限於國家預算考量,必須「比照市場行情」,難以唐突提升勞務待遇。而進一步詢問政府是否有責任作為領頭羊改善勞動條件,林維言卻為難表示,政府採購案皆受到稽核機關監督,經費估算「不能和市場行情落差太大」。甚且,前述已指出,10 多年前 113 之所以委由展望會集中辦理,其中一個原因正在於能「省下很多錢」。

委辦經費連年遞減,社會成本轉嫁警政

這個省錢的思維也體現在民國 102 年 7 月開始,根據衛福部採購內容顯示,113 的委辦經費連續 3 年平均每年銳減近 400 萬,105 年 10 月開始更降至新低,直至 107 年流標。雖說最終流標不全然因經費考量,但弔詭的是,比較前述的衛福部家庭暴力事件通報案件統計,在民國 99-102 年委辦經費最豐沛時,來自 113 的通報量逐年遞增,然自民國 103 年起,在「全國總通報量不變」的情況下,113 的通報量卻跟著採購經費一併驟減,至去年底降至新低;同一時間,來自家防中心、社政單位與警政單位的通報量卻逐年攀升,警政單位更在全國總通報來源中,占比從 38% 暴增至 50%,整整多了 10,000 件通報案。

圖表製作/NPOst 公益交流站

如此除了讓人懷疑經費刪減是否影響服務量的負荷與品質,也讓人質疑社會成本是否被轉嫁到其他同樣焦頭爛額的單位。或許這也是為什麼小如會指出:警政單位對 113 的回應經常極不友善,雙方對「暴力」的定義又不盡相同,有時會被碎念「這也要報警」,某些縣市的家防中心也曾在線上咆哮或不願收案,造成 113 專線人員的雙重壓力。

對此,林維言強調,今年度重新招標的新約已大幅改善經費困境,除了改以固定金額決標(不再砍價),也將雇主本應自付的勞健保、津貼福利甚至未來的資遺費風險都計入,相較於原本流標的委託經費,新約一年平均增加逾 370 萬。林維言表示,如此展望會應「不需要再準備自籌款」

省下來的納稅錢,讓捐款人買單

對此,林秀慧與胡婉雯皆指出,展望會理解新約釋出的善意,包括衛福部將原本分 3 期給付的付款間隔縮短,改為 8 期,減緩展望會自籌款的代墊周轉壓力,但雙方對成本的計算與對「自籌款」的認知恐未盡相同。且不提那些爭論已久的質問:「員工的留任與培養,在法定業務委辦案中究竟是哪一方的責任」「法定業務該不該允許一定比例的自籌款」,然現實情況是,在辯論有答案之前,展望會想要將服務做到好,就必須自行投注於相當程度的員工福利與培訓。

最直接的體現是,像 113 如此高情緒勞動與高壓力的 24 小時輪班工作,別說小夜及大夜班,即使是白日班,沒有足夠的薪資誘因也難以讓人久任,展望會因此必須長期以津貼及相關福利提升勞務待遇,形成每年數百萬的自籌款壓力。而身為對外募款的非營利公益團體,這財源既無法來自政府,自然就來自捐款人。

換句話說,納稅人出錢支付了基本開銷,攸關服務品質的人力訓練卻由捐款人買單。這究竟是不是國家法定業務的精神,以及民間團體在這之間的權責與角色為何,早已都模糊不清。

圖/Jeremy Yap @ Unsplash

林秀慧直言:「政府難以了解 NGO 的運作,我們還有一些年資超過 10 年的員工,怎麼可能都照政府的標準來統一內部敘薪。但至少就 113 來說,它的採購經費是總額統包的,其底價分項的估算方法沒有公開,我們也不知道人事經費究竟提高了多少。只能說總價增加了,或許他們真的考量了這部分的成本,但不需要自籌款還是不可能的。

林秀慧進一步解釋,此次重新承接 113,關鍵除了展望會本身的社會責任與使命感,更在於其他條件的修訂,包括放寬例外性規定(依人事行政局之休假公告彈性調整接線席次)、放寬專業人員任用標準、調整尖峰時段認定、增加專線督導等。至於採購經費的調整,或許只能說是「不無小補」、「尚可接受」。


接下篇:
4. 社會安全網搖搖欲墜,都是「市場」的錯?/是誰讓 113 險斷線?
更多專題文章:
1. 想當年,家暴專線究竟打到哪裡去?/是誰讓 113 險斷線?
2. 維持一個 24 小時的全國保護專線有多困難?/是誰讓 113 險斷線?


本文原刊載於 NPOst 公益交流站,於此收錄於原作者作品集中。

喜歡這篇文章嗎?
給我們鼓勵,手刀灌溉支持它!

Avatar
廣告

分享給朋友
  •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