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4. 社會安全網搖搖欲墜,都是「市場」的錯?/是誰讓 113 險斷線?

分享給朋友

承上篇:3. 苦了社工累了警政,做公益好難/是誰讓 113 險斷線?

長久以來,政府採購案缺乏勞動意識經費上又捉襟見肘,兩相交乘導致社會福利委辦案出現各種難解的困局。雪上加霜的是,民間團體的議約空間極小,去年 113 家暴保護專線流標的過程即為一例。

衛福部在 10 月 30 日才公告新年度招標規格,11 月 27 日便截止投標,而舊約期限卻於 12 月 31 日便將到期。如此不僅沒有議約的時間,相反的,世界展望會在決定不再投標後,還得依勞基法儘速處理提前告知與資遣計算。前者起因於採購案缺乏勞基法概念、招標過晚公告,讓民間團體難以依法提前向勞工局報備大量解僱,後者則換得衛福部一句坦言:「從來沒有想過展望會會不再承接,需要啟動勞工資遣」。

另一方面,委辦案的困局也容易加深勞雇雙方的對立。例如今年新約開始,展望會除了持續招募新人,也決定徵召旗下其他計畫的社工,尤以年資 3-5 年以上優先常態性加入 113 的運作。胡婉雯解釋:「113 業務包羅萬象,是保護性工作最好的訓練,展望會從人才培訓的角度,本就期待會內社工能有多元的專業累積。即便日後 113 人力充足了,也會繼續在社工同意的前提下施行此訓練制度,113 的團隊人員日後也可申請轉調其他會內計畫。」

然而,這樣的安排看在部分平日案量已不堪負荷的基層社工眼裡,卻表示怎麼看都只像是因應 113 的人力匱乏所衍生出的權宜之計,對這種常態性的「支援」產生反感。

圖/@ pxhere, CC0 Public Domain

總盟對於採購法 20 年來在社會福利委辦中的弊端,曾提出改善建議,包括政府委託福利服務時必須將實際的人事成本,亦即勞基法相關規定下必須支付的費用納入計算,委託服務內容與人力亦必須符合勞基法的工作規定。此外,各級政府應針對法定服務委外製定明確的規畫原則,包含服務契約、招標流程、服務與人力的評估、經費編列標準與運用原則,以及評鑑作業與核銷方式等。

小如則在最後義憤表示,展望會當初決定不再投標,即使他將因此面臨資遺,但他打心底認同,因為「政府應該要被教育」。他也強調,委辦案中若能訂定合理的薪資級距,將極大程度的平息現有的爭議與困局。

守護社會安全網與福利制度,沒有人能置身事外

此次從 113 案延伸而出的,是臺灣每年收入超過 38 億的大型公益團體如世界展望會,尚且需面對如此重大波折,可想見許多募款能量遠遠落後於展望會的中小型社福團體,極容易長期受制於政府委辦案之經費挹注,不僅無力議約、難以承擔財務風險,也導致非營利團體為持續營運而優先從員工薪資開刀,甚至強迫員工將部分薪資以捐款方式回捐機構,此類案例彼彼皆是,已是不用多言的事實

根據 4 月 1 日全臺社工工會發表的「2018 年臺灣社會工作服務產業勞動權益調查」結果,臺灣社會工作者被強迫回捐的金額,每月從 1,000、5,000、6,000 至 8,000 元不等。(參考:全臺社工勞動調查揪出高風險縣市:臺東縣工時最長逾 10 小時、屏東縣薪資最低不足 32K、雲林縣回捐比例最高

圖/Warren Wong @ Unsplash

而衛福部儘管在受訪過程中頻頻表示支持展望會之「夥伴立場」,強調無論是政府之於民間團體,或民間雇主之於勞工,都沒有人願意故意壓迫,也絕非單純基於預算考量:「其實要找商業接線公司承接還不簡單,成本又低,但我們看重的是社福團體的專業。而且承接這種全國性的保護專線,對展望會的聲譽也很有助益,這是一個互惠的合作。

且不提既然「尊重專業」,原先又為什麼會砍掉 4 名攸關服務品質的督導,更重要的是,衛福部口中所謂必須遵循的「市場行情」,其實根本是長久以來的惡性循環之果。正因為政府領頭的採購案多數沒有勞基法意識,針對一個品質佳的服務所應付出的成本調查研究又常付之闕如,才無法掌握合理的財務規畫,只能在撙節國家預算的前提下「憑市場感覺」訂定專業人事服務費。

殊不知,如此全憑感覺行事不僅使承辦團體左支右絀,其他團體亦會參考這些「官方標準」制定內部敘薪機制,形成一個難以撼動卻找不到人問責的「市場」。同時,也因此將勞資爭議的壓力與財務成本轉嫁到各團體身上,雇主的角色與責任在其中更加難以界定。

從 113 的演變正可看出,許多近幾年來經營不善甚至退出長期委辦案的安置機構或民間團體,早期或許都如同展望會一般出於使命感或歷史脈絡而承接,卻沒想到承接條件長年下來遲遲未見改善,既成的預算或市場價格卻反被框定綁死。

Photo by Roman Kraft on Unsplash

附帶一提的是,此處可見的另一破口,實是廣大捐款人的心態。若社會大眾皆能支持公益團體擺脫「愛心」與「功德」髒字(例如別再認為社工 = 志工),能夠認同團體將一定比例的捐款支用於提升人事薪資、員工福利與其他行政支出,便可大幅減緩團體本身的壓力,甚至能讓團體之間或勞雇雙方聯手,以此向政府施壓。甚且,也能讓長期苛扣勞動薪資、強迫員工回捐的團體,不再有理由拿捐款人當擋箭牌。

無論如何,可預見的是,在整個採購流程與民間團體中,若再沒有人願意據理爭取,不僅非營利大環境中的勞動待遇恐將墜入持續下修的深淵,臺灣的公益與福利服務品質也必將一再受挫,所迎來的不但會是傷痕纍纍的夥伴關係、搖搖欲墜的社會安全網,甚至將使未來委辦案規模日益擴大的諸多領域如長照等,加速向產業化傾斜,不僅失守照顧弱勢的底線,也危及整體社會福利制度的存亡。


更多專題文章:
1. 想當年,家暴專線究竟打到哪裡去?/是誰讓 113 險斷線?
2. 維持一個 24 小時的全國保護專線有多困難?/是誰讓 113 險斷線?
3. 苦了社工累了警政,做公益好難/是誰讓 113 險斷線?


本文原刊載於 NPOst 公益交流站,於此收錄於作者作品集中。

喜歡這篇文章嗎?
給我們鼓勵,手刀灌溉支持它!

葉靜倫

Right Plus 創站主編。曾任出版社資深編輯、NGO 雜工、NPOst 主編,對書寫斤斤計較但錯字很多。除了文字沒有其他技能。想當特務卻當了 10 年編輯,想養獅子卻養了一隻貓。相信智慧比外貌還重要,但離不開放大片。最喜歡善良的朋友,聰明的情人,以及各種溫柔的對待。
Avatar
廣告

分享給朋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