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

「如果時間重來,我不會聽老師的話。」失去自我的過動兒與焦慮爸媽們(下)

媽媽面對老師、長輩頻繁的指教,只得越發嚴格要求孩子,直到遇到一位醫生,告訴孩子當自己就好;遇到一位老師,願意陪伴孩子分享生活。是這些正面的對待,讓雙方慢慢解開心裡的束縛。
閱讀全文「如果時間重來,我不會聽老師的話。」失去自我的過動兒與焦慮爸媽們(下)

「特殊的人容易被欺負,我想變正常。」失去自我的過動兒與焦慮爸媽們(上)

越被定義成不乖,越常受到不合理對待,和同學起衝突,卻只有自己被罵、做不影響他人的事,也被說很幼稚、過動。父母則在擔心和壓力之下帶孩子就醫,有時卻也失去了慢下來陪伴的機會。
閱讀全文「特殊的人容易被欺負,我想變正常。」失去自我的過動兒與焦慮爸媽們(上)

「如果不離家早就死了」韓國青少年與日本單親母子,離開暴力後如何安身?

因庇護所不符需求,韓國離家青年有的流入街頭,或在狹小的汗蒸幕生活;日本單親媽媽則多數因經濟不穩,尋找租屋不易。兩國民間組織,皆開啟不同支持方式,期望提供彼此像家一樣的家。
閱讀全文「如果不離家早就死了」韓國青少年與日本單親母子,離開暴力後如何安身?

心理健康的積極意義:打破暴力循環、一線人員培力、建立有安全感的社區

「和平是可以實現的,即使在充滿暴力的環境。」墨西哥照顧心理需求的計畫、哥倫比亞用音樂陪伴受創少年、薩爾瓦多的創傷知情社群,讓人們能在痛苦中、憤怒中,希望中擁抱彼此。
閱讀全文心理健康的積極意義:打破暴力循環、一線人員培力、建立有安全感的社區

【不乖又怎樣2】兒童界最流行的身心診斷:從聊天開始問診,反對過動兒草率用藥

「我們不急著改變他們的腦,可以先改變環境、調整對待孩子的方式和看法。很多孩子需要不同的對待和氛圍,而不是公式化的學習方式。」
閱讀全文【不乖又怎樣2】兒童界最流行的身心診斷:從聊天開始問診,反對過動兒草率用藥

【不乖又怎樣3】神隊友專輔老師也難解:兒少過動,跨域協作與連續性支持在哪裡?

藥物以外的輔導和治療其實既多元又細緻,如果學校、輔導、家庭等各系統間沒有好好串接、溝通,好不容易累積的微小轉變,都可能被打回原形。
閱讀全文【不乖又怎樣3】神隊友專輔老師也難解:兒少過動,跨域協作與連續性支持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