厭世少女/童話破滅後,我還在愛情裡跌跌撞撞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  
  •  
  •  
  •  
  •  

編按:Right Plus 多多益善創立至今 2 歲多,我們期許自己能堅守媒體價值、累積產業知識、擴大經驗者的聲音。其中,為了擴大「經驗者」的聲音,也讓他們不再由人詮釋,我們陸續陪伴兒少精神障礙者身障者開啟專欄,期望透過第一人稱視角,讓讀者了解他們的真實經歷與感受。

本專欄【飛出天使的禁錮】由出身社工系的腦性麻痺者「厭世少女」所寫。多多與厭世少女在一次訪談中相遇,她告訴我們,社工的學習開啟了她的自我認識與探索之路,在理解差異的過程中,更發現「不一樣也沒關係」,就算厭世,也可以活得美麗又驕傲。

我們期盼這樣的書寫能夠持續,為彼此開啟更大的視野,創造包容差異的可能。

究竟什麼是愛情呢?曾經,我以為愛情是會有一個人把我捧在手心呵護;曾經,我以為愛情是一種親密的依賴、一種習慣;現在,我覺得愛情是2個人都能在關係裡舒服自在。

我想,我還是沒弄懂愛情的箇中道理,但我很開心,我從對方的眼中,一次又一次的更認識自己了。

童話故事的結尾經常這樣寫:「王子和公主從此之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小時候讀著這些故事的我,也曾經渴望總有一天,能夠與我命中註定的那位王子相遇,過著幸福快樂的人生。

帶著對童話故事的憧憬,我遇見了第一個喜歡的男孩,但我表達欣賞之情的方式直接到嚇跑他。之後第2個男孩出現,我偶然和爸爸聊起,他半開玩笑的說:「你不要發花癡。」後面沒說的半句話是「他不會喜歡你」。我想想也有道理,就僅僅在遠處觀察他的一舉一動,這樣就很開心,真的很容易滿足,哈哈。

後來,在電光石火的一瞬間,我又「煞到」第3個男孩,他五官深邃立體,還有一雙烏黑晶亮的美麗大眼。學校裡喜歡他的女孩大概可以排滿一整條走廊,於是我想,這次應該沒問題了吧,反正喜歡他的人那麼多,多一個也不會怎樣。

後來,我把暗戀他的心情寫進小日記跟老師分享,沒多久,老師跟我說,男孩知道了,我的喜歡讓他覺得尷尬。從此之後,我就對王子公主幸福快樂的結局徹底死心了,畢竟真實人生不是童話故事,或許美好的愛情從來就不屬於我吧?

「妳的存在本身,就值得被愛」

那樣的孤獨非常難熬,就像獨自一人走在幽暗狹長的隧道裡,不知通往出口的路究竟在何方?也不知到底要走多久才會遇見曙光?只能努力用自己的方式發送尋找夥伴的訊號,但到頭來只說得出「嗨,可以跟你做朋友嗎?」這類令對方尷尬指數破表的開場白。

或者因為我春心蕩漾得太明顯,不小心就給了路人甲乙丙丁捉弄自己的機會,如國中的時候,曾有同學傳話說某人喜歡我,當我因為沒收到任何表示,而向傳話者確認時,他才說他是騙我的,其實某人並沒有說過喜歡我。

種種負面經驗讓我愈來愈不相信自己,堅定的認為我是「不入流」的存在,應該好好躲在角落不要被發現,直到我遇見了「她」。

對當時的我來說,她散發著無與倫比的自信和光芒,擁有一切我嚮往的優點與特質:聰明、溫柔、漂亮、善解人意,最重要的是,她看見我的脆弱之後,沒有逃跑,反而願意俯身擁抱我身上的那些破碎、不堪,並一次又一次的告訴我:「妳是美好的」、「妳值得被愛」、「妳的存在本身就是有價值的」。

就這樣,女孩成為了我隧道裡的路標,繼續前進的動力,我變得愈來愈依賴她,拚命想要表現得更成熟、勇敢,讓她得以依靠。我認為,只要做到這些,我們就能夠變得更親密。

可是,在她心中,我只是個可愛的小妹妹,我們之間,有一條明確的界線,劃分出2個不同世界。

好多好多年以後,我才明白,自己在這段關係裡,之所以會那麼渴望親密,是因為想要索求更多更多的愛,來平衡內心對她的虧欠和愧疚。她為我付出了那麼多,我能給的卻少之又少,心底的恐懼告訴我,失衡的關係不會長久。

但我仍然感到幸福,因為這是我第一次接收到踏實而真切的愛,是這份愛帶我走出黑暗,迎向隧道盡頭的光。唯一的遺憾是,我太晚才意識到自己有多愛她,沒辦法抓住機會勇敢牽起她的手、親吻她的臉頰,就算她根本不會喜歡我。

親密關係和照顧,是一刀兩刃嗎?

大學之後,我開始比較有勇氣主動去探索情感關係,因為感覺自己不再被視為一種「奇異」的存在。或許是大家的心智變得更加成熟,更能夠一般化的看待障礙者;也或許是由於社工系的多元包容氛圍潛移默化,讓我在心中長出了權利意識的概念,明白肢體上的限制並不能妨礙我追求愛情。

當跳脫了「我是感情絕緣體」這樣自我設限的想法後,我終於慢慢的可以和周遭朋友好好相處、好好發展關係、好好告白,就算最後我和對方沒有成為伴侶,還是能夠以朋友的身分繼續相處下去。

在和不同對象互動的過程中,我常常接收到意料之外的稱讚,像是:「感覺妳和一般障礙者很不一樣」、「妳很不像一般女生欸」、「妳很有自信、很勇敢」等。

我才發現,原來當年女孩說的是真的,我是一個有優點的人,在感情上也確實有一些能夠吸引別人的特質,並非我自己想像的那麼破敗、不堪、令人不屑一顧。

聽到這些話,我的心裡其實很開心,但同時,又會很不安的想著:「他現在還在這裡,是因為他還沒發現我有多糟、多難搞,等他意識到之後,就會一去不回了。」

一路跌跌撞撞的走在這條曲曲折折的感情路上,我一直很努力想說服自己,我是配得上這些愛的,不要害怕、不要慌張,能不能走下去,就交給時間和命運決定。

Photo by Joe Yates on Unsplash

然而,或許是過了可以為愛義無反顧的年紀,也可能我把最純真熱情的自己留在當年和女孩的回憶裡。現在的我,面對是否要與直立人開啟一段感情,無法不去思考,跳脫戀愛的粉紅泡泡之後,直面殘酷的社會現實── 

我要把自己擺在什麼位置?要順應世俗的眼光,把自己和對方套入「照顧」與「被照顧」的角色中,接著舉手歡呼,讚頌「真愛」的美麗無私嗎?

當對方作出承諾,說他會盡可能的照料我的日常,那樣的表達,其實是令我感到害怕的。因為我會擔心,全面的依賴會不會變成一種變相的綑綁,最終使得雙方只能輪流犧牲,放棄各自的夢想和生活?甚至導致關係失衡撕破臉?

談戀愛、認識新朋友,也是生活的一部分

這些問題我還沒有答案,但我知道,我自己很難面對突然的關係斷裂,所以一直把步調放得比較慢,也很容易莫名其妙踩下煞車停損,可能曾經因此傷了人。不過,對這一路上的相遇,我真的滿懷感激。。

話說回來,撇開關係裡會遇見的難題和自我懷疑,我還是一個喜歡透過約會認識新朋友的人,身為一個重度肢體障礙者,可以用半價和帥哥美女們一起看電影、逛展覽、看風景,何樂而不為呢?

我還可以製造機會,請對方幫忙調整服裝或口罩,不用怕尷尬,多開心?只是熱心路人們可以不要再對我們發射愛心光波了嗎?畢竟這一切都只是生活而已。

總之,謝謝每一個你們讓我更靠近那個理想的自己,也更懂得如何看待理想的關係。


延伸閱讀:
1. 厭世少女/「為什麼是我?」掙脫「慢飛天使」的緊箍咒,實現平凡大學生活的夢想
2. 厭世少女/我們沒什麼不同?「不一樣」是你我的多元特質,不是刺眼的標籤
3. 山椒魚/給長頸鹿:我有憂鬱症,你願意和這樣的我交往嗎?
4. 長頸鹿/給山椒魚:嘗試走入妳的憂鬱症迷宮,我準備好和妳交往

立即支持更多公益報導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