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爸爸的親子丼:亞斯女兒為何選我當爸爸?也許因為我願意讓她做自己

分享給朋友

文/火星爺爺

國一開學第一天自我介紹,孫妮妮一上臺就說:「大家好,我叫孫妮妮,我有亞斯伯格症。」

「什麼是亞斯伯格症?」有人問。

霸道同學阿賓在臺下竊笑:「一種神經病啦,白痴,這個也不懂。」

「其他同學不要講話!」老師斥喝。

孫妮妮說:「大家家裡都有電腦吧,電腦要安裝作業系統 Windows 才能跑,我們的大腦也一樣,要裝類似 Windows 的東西,一般人裝的都差不多,但我裝的不是 Windows。」這是爸爸教的,如果有人問可以這樣回答。

同學追問:「那你裝的是什麼?」阿賓又竊笑:「裝大便啦,笨蛋!」老師生氣了:「吳奇賓你給我去後面罰站!」

人跟人之間的關係,很多時候就是在一開始的瞬間寫定的。

往後阿賓會一直嘲弄孫妮妮,老師想管阿賓卻管不動,李宇強跟王厚禮出於正義感,會保護孫妮妮,但不久就發現他們的保護,脆弱得就像老阿嬤的膝蓋一樣。

3 個人後來桃園三結義,成為互相支持的小團體,但孫妮妮真的太奇怪了。她很像一個喝醉的鋼琴師,總是彈不到對的琴鍵。她聽不懂什麼是客套話。

有一次,一個女同學對她說:「找一天來我家玩。」孫妮妮聽不懂「有一天」是指下輩子,還三番兩頭問對方哪天去?搞得對方很火大:「妳煩不煩啊!」她很挫折,怎麼前幾天要約我玩,今天就覺得煩?

她也不會說客套話。有一次美術課,王厚禮花幾個晚上畫一座寺廟,交作業那天,他得意洋洋拿給她看,她只說:「很醜。」很醜?就不會說很有特色嗎?不會說用色很大膽嗎?不會說地球某個角落,一定有間廟長得跟這個一樣嗎?她不會。

孫妮妮也不懂什麼是嘲諷。人家笑她腦子裝大便、裝豆花,她也不難過。因為她腦子裝的不是大便,也不是豆花啊。人家誇她圖畫得好:「地球人根本畫不出這種東西。」她當成讚美,聽不出對方是把她當外星怪物。

Photo by Aaron Burden on Unsplash

孫妮妮活在自己的世界,直接不拐彎,而且很固執(只吃同樣的零食飲料),不懂別人語言背後的情緒,而且多數時候都神遊不在現場。

你可以喚醒她,她會像傘兵一樣從天而降,但永遠落不到對的地方。這點,李宇強感受最深。有一次他為王厚禮出頭,被阿賓惡揍一頓流鼻血躺在地上,王厚禮抱住他,用手指抹去他的鼻血,孫妮妮只是靠過來說:「不要擔心,正義最後一定會得到伸張。」李宇強苦笑了,他很想說,同學,可以拿包衛生紙先嗎?

為什麼選我當爸爸?也許因為我願意讓她做自己

跟孫妮妮相處真的要有耐心,但是這對國中男生而言太吃力。有一陣子李宇強跟王厚禮覺得累,刻意疏遠她。他們找藉口中午不一起吃飯,作業不一起討論,放學不一起回家⋯⋯

有一天,孫妮妮帶了 2 張邀請卡,說她爸想請他們吃飯。她爸開了家店,賣親子丼。2 人拿到邀請卡面面相覷,後來還是去了。那晚孫爸爸只招待他們 2 人,店門口貼了張紅紙「今晚包場不對外開放,不便之處請見諒」。他為 2 個男生跟女兒準備了招牌親子丼,還有好喝到爆的港式奶茶。

他本來在廣告公司工作,後來妮妮確診出亞斯伯格症,他就辭職在家接案陪妮妮。妮妮上幼稚園跟同學處不來,經常哭鬧,他每天跑幼稚園。後來小孩家長抗議,他又幫她換了 5 家幼稚園。上小學後情況沒好轉,小學 3 年級前,他幾乎每天陪讀。妮妮還是無法跟同學相處,她情緒不穩,爆發時沒人制得住。

白天陪妮妮,工作只能等晚上孫媽媽下班後做。有一陣子案子特別多,他經常凌晨 3 點起來趕設計稿。「那陣子特別忙,每天都很累,有一天放學帶妮妮去超市買菜,她又爆發了,在超市裡哭鬧。我抓狂了,抱著她大喊『妳為什麼要這樣!妳為什麼要這樣!』然後我們倆哭成一團。」

「後來,我就很少對她發脾氣了。她就是這樣啊,以前是,現在是,只怕以後還會是。我以前常想,為什麼她會選我當她爸爸?想了很久終於想清楚,她一定是認為,在那麼多爸爸候選人裡面,我會最有耐心,最保護她,最願意包容她成為她自己,所以才選擇我。」

「她那麼特別,那麼信任我,我卻只希望她成為一個正常的孩子。也許在她的世界,她已經非常好了,我卻覺得她有問題。如果我不接納她,誰會呢?」

「後來我幫她辦了休學,把工作推掉,每天陪她。她喜歡吃親子丼跟港式奶茶,每次她情緒不好我就做給她吃。後來乾脆開店,讓她隨時吃得到。我想讓妮妮知道,不要緊,外面風風雨雨,回家吃個飯喝個茶就沒事了。」

「妮妮一路走來不容易,今天請你們來,是想謝謝你們把她當朋友。」

那晚回家,2 個男生一路上都沒說話,但心裡都想著一樣的事。這世界上有阿賓這種人,有孫爸爸這種人,他們要當哪種人呢?孫妮妮從小到大一張獎狀也沒拿過,而孫爸爸卻把店名取為:我和我的冠軍女兒親子丼。


延伸閱讀:在黑潮中孤單飄蕩的孩子們:不是叛逆期不是想太多,難以接住的兒少憂鬱症


本文原刊載於作者臉書,Right Plus 獲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嗎?
給我們鼓勵,手刀灌溉支持它!

Right Plus 編輯部

2019 年 6 月出生,熱愛海洋和貓,喜歡親近友善又創新的朋友,但也支持必須不友善才能往前衝的人、願意理解因為太辛苦而無法友善的人。

每天都想為世界增加一點正能量,但也無懼直視深淵。努力用文字紀錄社會百態,持續在正確、正常與右翼的 Right 之外,尋找 Plus 的思考與選擇。
Right Plus 編輯部
廣告

分享給朋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