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婉諭專欄/臺版 N 號房有 25 萬會員、營收上百萬,如何斬斷性私密影像產業鏈?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  
  •  
  •  
  •  
  •  

編按:有鑑於立委王婉諭與其團隊長期深入、多面、即時的社政討論,Right Plus 合作開啟王婉諭專欄,收錄、匯集、編整其相關產出,避免有價值的論述散落在社群媒體的片斷之間。

本專欄目的僅在於公益專業與社政領域的累積傳承,不具政黨推廣功能、不做政治響應,內容亦不代表本站立場。

2018 年,一位張姓男子被抓到在臺大女廁、高中校園女廁裝設針孔攝影機,受害人數將近百人。雖然當年就被警方抓到,並在 2020 年被判決有罪。然而,他在偵審期間並未停止偷拍,甚至繼續鎖定其他高中校園,以同樣手法在女廁裝設針孔攝影。

張男甚至特別針對 17、18 歲的高中女學生,製作「偷拍狩獵計畫」他把偷拍到的影片,賣給專營販售私密影像的論壇,不法獲利高達上百萬。

我在去年(2021)初就接獲陳情── 有數十名被害女性被陌生網友通知,表示她們在外上廁所時遭遇偷拍,影像還被散布在臉書私密社團、色情論壇等各大網站。更可怕的是,連她們的個人資訊、社群媒體帳號,都隨著影片一併公開。

得知這起嚴重犯罪事件後,我隨即為被害人們聯繫律師陳孟秀,義務協助被害人撰寫刑事告發狀,並和臺北市政府婦幼隊連繫,進行後續偵查程序。

示意圖/photo by Nghia Nguyen Unsplash

歷經將近一年多的時間,這起案件終於在今年(2022)1 月 13 日被起訴。然而,這起犯罪事件的規模、嚴重程度,卻遠遠超過我們的想像──

光是這起案件中,網站上流傳的偷拍影像就高達 20 萬份;追查到目前為止 ,還發現 2 個論壇網站的會員數高達 25 萬人,不亞於韓國 N 號房事件中,總數 26 萬的會員數。

事實上,這些論壇已成立十幾年,並設有會員制,必須繳納一定金額才能入會。隨著繳納金額提高,還能晉升高階會員,觀看更多影片;會員甚至能要求販售者加附被害女子的真實姓名、工作地點、生活照或 FB、Instagram 帳號等個人資料。

用如此惡意、噁心的方式來盈利、滿足私慾,實在讓人氣憤無比。而且,如今張男雖然被抓到、該集團的犯罪模式也被起訴了,但是這些影像仍在網路上流傳。甚至類似的案件,仍持續發生中。

加強犯罪刑責、性私密影像下架機制

根據衛生福利部 2020 年兒少性剝削案件辦理情形統計,在將近 900 件的兒少性剝削案件中,有超過 6 成的案件,都以網路為犯罪工具。近年來,不僅犯罪案件逐漸成長,隨著傳輸影像、影像加密技術的提升,販售兒少私密影像的商業行為已日益龐大,偷拍、散布等已經不只是個人的行為,而是已形成製造、傳播、持有非法性私密影像的犯罪產業鏈

除了偷拍製作影像、經營論壇之外,要能維繫如此縝密龐大的犯罪產業鏈,背後更有許多觀看者、持有者、分享者、消費者等。要徹底解決兒少性剝削問題,我們認為,除了偷拍、製作影像的加害者,後續的散布者、提供「傳送門」(觀賞管道)者、觀看者、持有者、消費者等,也應該要有相對應的刑責。

但是,臺灣現行《兒少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對於散布、播放、販售者的刑度不高,持有兒童私密影像者的初犯更只有行政罰,難以產生嚇阻效果。對此,我在 2020 年和相關團體、實務工作者召開公聽會,針對兒少性剝削案件「查獲案件數低」、 「持有私密影像者罰則輕微」 提出質疑,並要求衛福部研擬修法。

然而,衛福部在前年 7 月召開修法研商會議後就再也沒有新消息。我要再次呼籲衛福部,請拿出具體行動,回應人民的期盼,真正斬斷兒少性剝削產業鏈。

王婉諭在 1/17 召開記者會, 呼籲臺灣政府和社會關注事件及相關修法。圖/王婉諭 fb

若是成年的被害人,目前僅能使用《個資法》、刑法《妨害秘密罪》進行追訴。法務部雖然提出刑法修正案,要另定「未經同意散布性私密影像」的罪責。但是,被害人最需要的是「影像即時下架」、事情發生後的「心理協助」,這些都還是需要另立《侵害個人性私密影像防制條例》專法才能處理。(參考:數位性暴力高達 21 種卻「無法可管」) 

韓國發生 N 號房事件後,政府除了修訂散布性私密影像的行為規範與刑責,也加強下架機制,以及權責機關的經費、人力編制,並透過具有公權力的「通信審議委員會」(KCSC)主責整件事,可以使用的經費租估有 2 億元臺幣。

對比之下,臺灣在性私密影像下架的處理,僅由民間團體「網路內容防護機構 iWIN」處理,人力、經費(僅 200 萬元臺幣)等資源,和韓國相比更是天差地遠。(參考:數位性暴力影像無法強制下架,如何保護挖面受害者?

父權社會中的女性受害者

最後,我還想多談一點的是,此次性私密影像散布案的受害者,幾乎全是女性,明顯看出這類行為屬於性別暴力的一環──  在父權體制的社會結構下,男性對女性的權力掌控及貶低

即使現在有許多同意拍攝的商業情色影片可以觀看、滿足情慾,但仍有人願意花更高的價格,取得非合意拍攝的私密照、偷拍影片。因為在這些女性不願意被觀看的影像中,觀看者更能藉此貶低被視作客體的女性,取得對女性的控制權。

這些性別暴力行為,不只需要法律與時俱進,更重要的或許仍是,社會應確實究責侵害他人隱私的行為切勿以「男人天生的動物性」為其開脫,且我們的性別平等教育還需要更進一步的落實,才能讓社會建立起尊重每個人意願及隱私的文化。

此外,我們相當感佩被害人願意站出來。她們努力讓自己維持平靜、冷靜的述說發生的事情,雖然很害怕,仍希望能抓到幕後兇手,避免有更多人受害。然而,是什麼樣的社會氛圍,讓這些受害人,必須鼓足勇氣,才能站出來為自己受損的權利發聲?

社會上仍存在許多對女性的性、身體的汙名和評價,導致許多受害者不敢出面成為訴訟主體。這仍需要整體社會態度的轉變,別再用「不雅影片」稱呼性私密影像,讓女性承受過多的社會評價。應讓討論回歸到女性所受到侵害的性自主權、隱私權。


延伸閱讀:
1. 【看見孩子】專題:網路影像背後,那些真實遭性虐的孩子
2. 杜絕網路性剝削與熟人凌辱,別讓孤立毀滅彼此/《您已登入 N 號房》書評
3. 【善週報】1. 立委高嘉瑜被家暴、還被威脅,將制定「性私密影像」相關法規
4. 王婉諭專欄/數位性暴力影像無法強制下架,如何保護挖面受害者?
5. 數位性暴力高達 21 種卻「無法可管」,民團訴求專法防止小玉挖面再發生


原文於 2021. 11.17、2022.1.131.17 刊於王婉諭粉專,Right Plus 獲授權編整刊登。

立即支持更多公益報導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