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 NPO 自訓「最懂妳的社區陪產員」,讓原住民孕產婦安心當媽媽、找回自主權/「創新!不是空話」專欄

編按:Right Plus 深信「創新」不是一時的衝動,而是日積月累的思維改變。今年因此在致力於社區工作、性別平權,重視社工專業與組織發展的蘆葦女力支持下,合作開啟了「創新!不是空話 Think Globally」專欄。

本專欄每月將整理 1-2 篇國外 NGO 創新案例、汲取國際經驗,除了工具性的創造,更專注於創新的過程與社會性影響,以及對臺灣非營利組織的適用性與實用性。


首圖/ YVK計畫陪產員 on TEWA WOMEN UNITED網站

面對原住民權利,臺灣的非營利組織,有的聚焦原鄉老人的長照問題,有的解決青年返鄉的困境,有的重視傳統技藝的存續。但美國新墨西哥州的原住民婦女組織「特瓦女性聯合會」(Tewa Women United,簡稱 TWU)卻選擇走一條少見的路──他們透過「讓孕婦、產婦過得更好」來凝聚部落文化、改善部落問題。

懷孕的喜悅無關貧富,貧弱母子的安全卻倍受挑戰

根據統計,美國南方新墨西哥州有高達 21 萬印地安原住民。根據非營利組織「新墨西哥州兒童之聲」(New Mexico Voice for Children)報告指出,整個新墨西哥州有 18% 的居民生活在貧窮線以下,但在 21 萬印地安原住民中,生活在貧窮線以下的比例高達 31%。

「普韋布洛族」(Pueblos)是新墨西哥州占最大宗的原住民部族,而「特瓦」就是普韋布洛族的其中一個支派。根據 TWU 官網,貧困的特瓦族家庭樣態,可能包含未成年小爸媽、單親家庭等。貧困地區的醫療資源本來就很有限,許多家庭的經濟能力也不好,在孕婦懷孕和生產上的協助更是非常不足。

photo by Janko Ferlič on Unsplash

就算部分孕產婦得以接受完整的產前檢查,醫療人員面對貧困、移民或是特殊族裔的孕產婦,也可能會因為文化或語言不通而無法清楚解釋細節,甚至懶得多加說明就直接對孕產婦進行某些醫療措施。

特瓦族中,有不少女性曾遭遇性暴力或家庭暴力,這種「權威式」的待產與接生過程,以及未經明確說明就進行的侵入性診療,常可能喚起她們的性暴力創傷。

美國婦產科醫學會(ACOG)強調,所有的孕產婦,都應獲得足夠的醫療資源,並對孕產方式有完整的自主權,以實踐「生殖正義」(reproductive justice)(註)。

註:生殖正義推廣生殖正義的美國 NPO Sister Song 指出,生殖正義運動源自 1990 年代,當時他們發現,有色人種女性墮胎的選擇權與自主權遠低於白人女性,因此生殖正義一開始強調有色人種的墮胎權。後來,「生殖正義」包含的範圍擴大,強調弱勢族群也該有權享有避孕、性教育、性病預防、性病治療、懷孕照護、產前照護等資源,並能自主決定要不要使用、接受這些措施。

為了在落實生殖正義,TWU 從 2008 年開始推出「Yiya Vi Kagingdi」計畫(簡稱 YVK 計畫),Yiya Vi Kagingdi 在特瓦語中意指「媽媽的幫手」。計畫會聘請「陪產員」來協助弱勢的孕產婦,讓她們能更舒適、安心地面對生產。

YVK宣傳手冊。圖/TEWA WOMEN UNITED

陪產員減輕孕產婦負擔,也守護新生兒健康

陪產員原是盛行於歐美的一種職業,通常由女性擔任,這些女性了解孕產的過程及細節,但她們不是助產士,也並非醫生,比較類似「孕產婦社工」

陪產員可以幫助新手爸媽了解醫院或助產所的生產措施、程序,也可以協助制定、討論生產計畫。例如要在助產所生產,還是去醫院?發生哪些緊急狀況時,才願意接受剖腹生產?讓準爸媽在兵荒馬亂的待產期間,面對專業又難懂的醫療措施,能更有所依循。

另外,陪產員也可以提供相關的孕產知識。例如哥哥、姊姊在媽媽懷第二胎的孕期間,可以如何幫忙?孕婦瑜伽該怎麼進行?實際分娩時,陪產員也可以協助引導呼吸,提供紓解疼痛的方式。

而在產後,陪產員還能教媽媽如何哺餵母乳、照顧小孩,如果產婦或家人因為新生兒的出生感到焦躁、憂鬱,也能隨時找陪產員聊天,聽聽她們的建議。

photo by Solen Feyissa on Unsplash

簡單來說,陪產員就是孕產專家,但比起助產所或醫院,陪產員會更以「孕產婦」或「孕產婦家庭」為主體。不過,陪產員不是並每個人都能請得起,根據 TWU 的報告,美國各地的陪產員價格從 500 美元到 2500 美元不等(約新臺幣 1.4 萬至 7.3 萬元 )。

TWU 的 YVK 計畫,就是協助特瓦族的家庭聘請陪產員,並透過新墨西哥州的補助,讓弱勢家庭在孕產期間能夠得到足夠的支持。

而根據 TWU 2020 年 3 月發佈的報告,YVK 計畫不僅能減輕孕產婦的負擔,對新生兒的健康也很有幫助。以「早產」和「體重過輕」這 2 種新生兒常見的狀況來看,社會經濟地位較低的家庭,可能缺乏產前檢查,孕婦會因此出現高血壓、糖尿病、壓力、長時間工作、抽菸、飲酒,甚至家暴、吸毒等狀況,而這些都可能誘發新生兒早產或體重過輕。

但 VYK 計畫成功降低了新生兒早產、體重過輕的比例。根據 TWU 報告中 2018 年的資料顯示,新墨西哥州原住民家庭平均的早產比率是 9.7%,但接受 VYK 計畫的家庭,早產比例已大幅下降到 2.7%;而新生兒體重過輕比率平均為 8.2%,但參與 VYK 計畫的家庭,平均比率已降至 3.5%。

2018年TWU報告中的早產比例。圖/TWU 2020報告

最懂妳的社區培產員:尊重妳的文化、了解妳的困難、找回妳的自主權

2016 年,TWU 更進一步展開「陪產員培訓計畫」,聘請執業中的陪產員進入社區,教特瓦族女性取得陪產員資格。培訓計畫不只強調陪產員的專業,更強調在地性,這點從培訓諮詢委員會的組成可見一斑。這些委員全都來自社區,包括助產士、醫生、曾接受陪產員服務的父母、教育工作者、地方組織代表等。

相較於外來的陪產員,社區自己培訓出來的陪產員不只具備專業的孕產知識,更理解特瓦族的文化,也更清楚社區既有的問題,例如吸毒、精神疾病、家庭暴力、性暴力汙名等。

TWU 指出,為了讓這些陪產員能更好地應對弱勢家庭常見的問題,社區陪產員課程主要強調「知情同意」、「身體自主權」、「創傷知情」及「文化價值」等 4 個核心。

photo by Solen Feyissa on Unsplash

(1)知情同意

知情同意的概念是,要求護理人員必須向孕產婦及家人事先清楚說明醫療措施的內容與細節,和這些醫療措施的效果,以及可能產生的風險,好讓孕產婦能判斷,在這麼多的醫療與護理措施中,想要選擇那幾種。

(2)身體自主權

部分護理人員可能會因為孕產婦家庭的社經地位較低,半強迫或暗示性的要求他們接受某些醫療措施,但「生殖正義」強調孕產婦擁有身體自主權,包括是否同意干預措施(對許多歐美人士來說,剖腹、無痛分娩可能就屬於高度干預的措施)、要不要在無菌的醫療空間裡生孩子(也有人選擇在家生產),一切生產細節都必須與孕產婦討論,由她們自主決定

(3)創傷知情(truma-informed)

特瓦族社區中,有不少女性曾遭遇性暴力或家庭暴力,因此,孕產過程中的侵入性診療、私密問題等,都可能會喚起他們的創傷。哈佛大學醫學院健康出版社介紹,「創傷知情」是照護人員採用的一種護理態度,護理人員預設孕產婦可能有過創傷。

photo by Kelly Sikkema on Unsplash

也因此,在詢問敏感問題時(例如陪產員協助擬定生產計畫時),必須盡可能解釋清楚詢問的目的;在觸碰孕產婦時(例如練習分娩的呼吸方法時,陪產員可能會碰到孕婦的肚子),也可以讓孕產婦熟識的親友陪伴,並且應告知對方「如果感到不舒服,可以隨時叫我停止」。

(4)尊重文化價值

陪產員必須尊重特瓦族的傳統生產儀式,例如在懷孕或孕後吃傳統的食物、草藥來減緩不適,在分娩或迎接新生兒的儀式中,依循傳統準備相關供品、祝念禱詞等。

「尊重文化」從字面上來看,或許與孕產婦的自主權無關,但從世界各地的原住民研究案例中可以發現,重拾文化與擁有自主權是一體兩面的事。由於主流社會長年的汙名化,原住民對自己的身分認同本來就多有懷疑,再加上能夠安撫人心的傳統儀式逐漸流失,讓他們的心靈更失所依。

在這種狀況下,原住民孕產婦往往只能依賴他們不熟悉的「醫學權威」,再加上語言、文化隔閡,她們可能很難理解所有的醫療措施,因此也很難拒絕她們不想要的對待。

photo by Online Marketing on Unsplash

一名接受 YVK 計畫的孕婦就表示:「我的陪產員非常尊重我的文化信仰,讓我感覺很自在。她幫了我很多忙,我們就像朋友、家人一樣親密,會一起討論關於孕產的每一項選擇,以及哪些決定可能對家裡的人帶來影響。」  

讓上百個家庭安全迎接新生兒,也協助媽媽勇敢重生

YVK 計畫最初只針對特瓦族孕產婦設計,但隨著 TWU 的發展,計畫也逐漸擴及其他族的原住民,或是新墨西哥州非原住民的弱勢家庭。12 年來,YVK 計畫已經陪伴上百個家庭迎接他們的孩子。

過去,特瓦族孕產婦的分娩過程,或許只能聽從醫生與助產士,一如他們面對性暴力或社會汙名時,這些孕產婦都別無選擇。但有了社區陪產員,或許能讓這些孕產婦了解,未來的人生,也有機會如同這段迎接新生命的過程一樣,有權選擇每個人想要的方式,並勇敢對不喜歡的事說「不」。


延伸閱讀:
1. 別再亂灑錢!民團提 6 訴求籲各政黨友善生育、共同育兒
2. 「都第二胎了,流產也沒關係吧!」照顧現場的懷孕歧視/《中年打工族》
3. 被孤立的母親們,從「懷孕解僱」轉向兒童虐待/《中年打工族》
4. Right Plus 專欄:創新!不是空話 Think Globally


資料來源
1. A New Mexico KIDS COUNT 2012 Special Report(新墨西哥州兒童之聲)
2. The Yiya Vi Kagingdi Story(Tewa Women United)
3. Trauma-informed care: What it is, and why it’s important(Harvard Health publishing)
4. Sexual and reproductive health(WHO)
5. Indigenous Women’s Health and Reproductive Justice Program(Tewa Women United)
6. Reproductive Justice(Sister Song)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
李修慧
李修慧

曾任「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採訪記者,專長原住民、性別、勞動權益報導;「每天為你讀一首詩」小編。目前就讀於東華大學華文所創作組,臉書專頁 Poem4life。

文章: 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