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想不開,吞 30 顆藥」,你知道你在笑什麼嗎?

分享給朋友
  • 227
  •  
  •  
  •  
  •  

撰文/失序者聯盟(失序盟)、精神醫療與心理健康服務使用者聯盟(使用盟)

我們是一群精神失序者、精神醫療與心理健康相關資源使用者。我們在這個社會向來就不討喜。現在我們要更不討喜的,針對最近「一時想不開吞 30 顆藥」事件,發出我們的聲明。或許這波流行過幾天後,大家就忘記了,但我們希望提出一些反思。

假新聞消費吞藥的絕望,「想不開」不是好笑的事

事件起於一篇大量複製傳布的造假故事,該故事內容是作者說他的友人一時想不開,吞 30 顆藥後送急診,卻因沒戴口罩而被警衛拒絕進入醫院。作者友人因而對警衛說「不然他只好去跳樓」。

這篇假新聞消費了絕望吞藥者的形象,用以抹黑政府防疫工作執行過程沒有人性,我們也支持起底。但是,這些起底開始變調,出現各種嘲笑如「吞 30 顆藥是刷存在感」,以及「一時想不開,吞了 30 個炸雞」等玩笑。

很多人開玩笑不是惡意,可是開玩笑的對象不是針對抹黑防疫的行動,而是針對過量吞藥(或稱 OD,overdose)這種精神失序者社群常見的經驗。

在這個假訊息中,「吞 30 顆藥還能行動,並要脅跳樓」的不討喜人物,就算在原敘事中是虛構,但在失序者社群,卻有很多符合此敘事的常見身影。

過量吞藥行為在社會上被高度汙名化,這些玩笑容易繼續簡化,甚至醜化這些經驗與行為。我們邀請大家看見這些玩笑的社會效果:它們重複許多社會偏見,推更多精神失序者於深淵,暗示了「想不開」是好笑的事情、演戲吸引注意、情緒勒索,以及不遵守醫囑,浪費醫療資源等。

Photo by Dmitry Bayer on Unsplash

這些指責,吞藥者常常也拿來自責,可是仍然不知道怎麼辦。吞藥者身邊親友的困擾也很真實。了解吞藥經驗的複雜,或許是一個起點

複雜的成因:自殘、減害、規律生活、不麻煩別人

吞藥的理由百百種,但往往是因為「沒有更好的辦法」,或是沒有相應的資源(包含正式與非正式)所引起的。

例如使用盟的一個成員就說,她有很多自毀的想法,必須要做一些傷害自己的事情,相較容易留疤的割手等太外顯又驚擾他人的方式,她認為吞藥比較不麻煩人。她吞藥,是為了不麻煩別人。

使用盟與失序盟的夥伴,都有提到吞藥是面對說不出口、不知道怎麼說的沉重痛苦的方法。如果說痛苦在一個人身上是種能量,它需要很強度的力道才能表現、接到,就像一顆速球投來,捕手要很用力才接得住。但往往資源就是稀缺或是不合身,使得球沒有投出的方式,也沒有接的人,這時,吞藥者的痛苦能量就需要一種方法來尋找出口。

其中一個可以選擇、最簡便,又有足夠強度的方法,就是吞很多藥。用一個失序的身體來讓自己感覺「這些痛苦有去處了」,自己接住自己,對抗那種無法安於日常的感覺、藉此存活。有時候,確實也是不知道痛苦怎麼才能被看見,只能用這種方法來表達語言無法說的苦,對造成他人負擔,也覺得罪疚複雜。

失序盟一位夥伴則提到,長期成績學業及社會成就壓力,讓他常常睡不著,即便每夜遵醫囑服用史蒂諾斯(安眠藥)等,他仍焦慮到難以入眠、日夜顛倒,造成生活失序,只好一夜夜不斷大量服用、重複混用各式安眠及鎮靜類藥物。

Photo by JOSHUA COLEMAN on Unsplash

失序盟與使用盟成員也都討論到,因為控制自己必須花費很多力氣,當自己覺得很累很累、不行了的時候,藥物反而變成把自己放倒的方法,得以讓失控且恐怖的生活暫停幾天,就像是強迫關機,休息一下。

這裡說了很多故事,是想告訴大家,不同的人「大量服藥」的行為所指向的目標,可能是自殘,可能是減害,也可能是太渴望規律生活與健康,其中充滿迥異而多樣的身體、生命想像。

無論如何,部分失序盟與使用盟成員都說到,當吞藥被發現或送醫時,有著很複雜的感覺:既希望都痛苦到吞藥了,自己可以被理解一些,但又知道到頭來可能只會被數落,而覺得自己所做的努力與掙扎很丟臉、羞恥,也會怪責自己為什麼不乾脆自殺。

Photo by Atharva Tulsi on Unsplash

這些丟臉與羞恥,使得吞藥經驗者中,也累積了很多難解的憤怒與惡意,好像常常也拿捏不好無理取鬧報復或表達痛苦的界線。很多失序、失語因為羞恥,只能往心裡吞,當看見這些玩笑時,不知道如何反應好。

然而,吞藥是人、環境與條件互動的結果,如果今天有更好的選擇,我們不用選這麼「丟臉」的方法。

讓丟臉與羞恥出土,讓溝通持續發生

失序盟與使用盟都是以瘋人/失序者與使用者為主體視角,慢慢起步著發聲的社群。

Photo by Isai Ramos on Unsplash

除了讓大眾知道我們的處境與複雜性,也想讓我們在家,或在療養院的兄弟姐妹們知道,還有人在,你不孤單

我們很希望臺灣有越來越多元的,以精神病人/服務使用者/瘋人自主組成的團體,我們也很希望能有更多溝通。

本文聲明,我們希望大家可以了解這些玩笑後面有很多的悲傷。想要開玩笑的時候,可以多想一下,會不會有人受傷?並不是說不能開玩笑,只是,必須知道自己說的話,所產生的社會效果在哪裡。

Photo by Matthew Ansley on Unsplash

我們也開設「吞藥不好笑,我吞下的是社會給予的痛苦」活動,透過故事告訴大家吞藥者的現實。此外,也開設「沒關係生病不是很丟臉的事情。才怪!」的書寫活動,邀請大家具名或匿名書寫自己生活失序的經驗,不限於吞藥。

各種羞恥、丟臉,讓這些丟臉出土,才是我們需要去解除的社會與個人互動的複雜面向。

不過,活動貼文都是公開的,雖然可以匿名,但如果擔心「出櫃」會被再度傷害,還是考量看看自己能承受的程度。


延伸閱讀:
1. 貧窮人的臺北 2:這就是我看到的世界,哪裡奇怪了?
2. 貧窮人的臺北 3:理解真實人生的美麗與哀愁,成為那顆改變的種子
3. 《我們與惡的距離》金鐘大獎後,廣大的思聰與思悅們能得到足夠的支持嗎?

立即支持更多公益報導

喜歡這篇文章嗎?
給我們鼓勵,手刀灌溉支持它!

Right Plus 編輯部

分享給朋友
  • 227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