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抗爭中的性暴力:出於政治意圖的權控手段,受害者控訴無門、無從追究

分享給朋友

香港抗爭進入第 6 個月,警方鎮壓的手段日漸激烈與荒誕,女性示威者與市民多次傳出遭到性騷擾與性暴力。10 上旬,香港中文大學女學生吳傲雪(Sonia Ng)沉痛揭露自己與其他被拘留者遭遇的對待:「我們任人魚肉,警方想罵你就罵你、想打你就打你、想性暴力就性暴力你,沒有辦法反抗。」

根據英國學者 Mariz Tadros 研究指出,出於政治意圖的暴力在戰爭與衝突中經常以性暴力的方式呈現,為了鞏固政權,性暴力不只被拿來羞辱受害者,也成為羞辱整個社群的手段,並且經常伴隨其他暴力一起出現。 

在中東,政府動員暴徒對阿拉伯之春中爭取公民權的女性上下其手甚至性侵害;在非洲,蘇丹軍政府甚至直接布達訊息:「摧毀那些女孩,就能摧毀那些男人。」而過去 20 多年來接連發生大規模內戰的剛果共和國,武裝部隊更以性侵當作武器凌虐逾百萬名婦女,以此趨趕部落、強占社區資源與鄰近礦場。

自 1997 年起提供受暴女性醫療、輔導與法律協助的香港「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ACSVAW),於 2000 年成立了全港首間性暴力危機中心「風雨蘭」。ACSVAW 此次針對反修例抗爭,在 8 月下旬至 9 月底時調查了 67 位反修例運動參加者(58 位女性與 9 位男性),發現其中遭遇最多的行為是「用帶有性意味的言語挑釁、侮辱或恐嚇」,次多者為「觸碰身體的敏感部位」或「威脅或嘗試觸碰身體的敏感部位」。

在香港,67 位曾參與反修例運動者曾遭遇過的性暴力行為。調查、製表/ACSVAW

其中,較嚴重的行為則是有 3 人曾「在受到威脅或恐嚇的情況下被迫進行非法性交」,另有 16 人曾遭遇「威嚇或企圖進行性侵」。而施暴者的身分,67 人中有 32 人表示所受暴力來自「警方或其他執法人員」,28 人表示來自「政府或建制派的支持者」,9 人表示來自「涉及黑社會背景的人士」。發生最多性暴力的地點則以街道上最多,次多地點則是警署、拘留所或收押所。

對反修例運動者施行性暴力的施暴者身分統計。調查、製表/ACSVAW
反修例運動性暴力施行地點統計。調查、製表/ACSVAW

在遭遇口語或肢體的不當對待後,大部分受害者僅能尖叫、怒目或假裝沒事,鮮少人能採取法律途徑追究到底。一方面,此類型的暴力本就難以調查和搜證,另一方面,在 ACSVAW 的調查中,有近 8 成的受害者認為「交由警方處理的成效不大」,或「擔心會被警方反控其他罪名」、「對警方的執法能力失去信心」,以及「缺乏施暴者的個人資料,難以追究」,據 ACSVAW 所言,這些皆與國際上的調查結果相符。

針對性暴力行為,受訪者為報警的原因統計。調查、製表/ACSVAW

ACSVAW 總幹事王秀容與倡議幹事簡敏棋在現正於高雄舉辦的第 4 屆「世界婦女庇護大會」(4WCWS)中,播放 2 支陳抗者的自白影片,其中一支即為 10 月初揭露警方不當對待的香港中文大學女大生吳傲雪。

吳傲雪在影片中指出,自己在 8 月被警方拘留時,曾遭警察碰觸胸部羞辱,9 月被捕時亦有男警在其他男警也在場時拍打她的胸部,女警帶她去廁所時也不允許她關門,並且直視她的性器官,她不清楚當時附近是否有其他男警或監視器,之後更有男警要求她在全黑的房間裡脫衣搜身。

吳傲雪並表示,在她 10 月初脫下口罩實名控訴自己的經歷後,便不斷受到來自不同政見人士的各種威脅,包括恐嚇要將她「先姦後殺」,或羞辱她為蕩婦、私生活淫亂等,意圖降低她的證詞可信度,也有很多訊息與不明電話騷擾,其中許多號碼都來自內地。

ACSVAW 總幹事王秀容(左)出席第 4 屆全球婦女庇護大會。圖/4WCWS 提供

在另一支影片中,陳述者 Amy 表示,女警要求她脫去全身衣物搜身,卻說不出具體的用意,並且在搜身後並未馬上歸還衣物,反要求她起立蹲下連續 5 次。她從頭到尾都沒有看過任何詢問她是否同意的確認文件,顯示警方違反正當程序。

王秀容指出,依據香港警察相關條例,若真的有必要進行脫衣搜身,必須在隱密安全的環境下進行,但在 Amy 的例子裡,卻是在門打開、任何人經過都能看到的情況下命令其脫衣。且按程序,警方應該要先告知並取得同意後,才能一部分一部分的搜身,根本沒有權力要求示威者一次脫掉所有衣服。

雪上加霜的是,抗爭者在被補過程中往往無法享有應得的權利,包括醫療照護、聯繫親人、聯絡律師等,因此才迫切需要如國際組織、國際刑事法庭等公正第三方介入,但香港又沒有獨立主權而難以要求國際調查,這也是為什麼各界群起表態,強烈要求特首林鄭月娥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王秀容強調,香港需要針對性暴力做更多的研究,也有更多困難要突破,因為議題太敏感、資金又受限。他們也需要獨立的公民媒體揭露這些惡行,並且大幅改革法律環境,讓受害者有管道求助。她更呼籲大家相信受害者,聆聽他們的聲音,打破沉默與暴力循環。

陳述者 Amy 於影片中述說遭香港警方施壓的故事。攝影/葉靜倫
圖/4WCWS 提供

針對香港抗爭中的性暴力,全日本庇護安置網絡主席北仲千里感到震驚:「我對於香港,離日本那麼近的地方發生這些事感到不可思議,我支持人們為民主挺身而出,任何針對婦女的性暴力都應該被譴責!」韓國熱線執行長 Mikyoung Ko 也表態大力支持香港:「這不只是香港的議題,而是全世界的議題。南韓在民主和人權上經歷了很多,我們知道人民覺醒是改變社會最大的力量,我們支持香港直到正義到來。」

剛果婦女倖存者庇護中心「歡喜城」(City of Joy)共同創辦人 Christine Schuler Deschryver 則說,自己出生在戰區,親眼見證性/別暴力如何徹底瓦解社會與人民的主體意識,「女性的身體成為戰場,女性甚至因此感到羞愧。在戰爭中,所有摧毀女性的行為彷彿是被允許的。」她強調要抵抗這種暴力,首先要破除主流保守文化的箝制,女性價值不該被身體與性的純潔性定義。

面對現場來自 120 個國家的 1400 多位性別平權倡議者,王秀容最後痛心疾呼:「這些受害案例都只是整場運動中的冰山一角,還有更多受害者不敢出聲。香港正經歷最黑暗的時期!我們需要全世界的支持!


延伸閱讀:
1. 世界婦女庇護大會在臺灣:結盟男性與跨領域團結,方能促進性別平等 
2. 亞洲 MeToo 運動阻礙重重?南韓檢察官徐志賢:受害者若不出聲,改革將無法邁進
3. Right Plus 專題【反逃犯條例香港直擊】

葉靜倫

Right Plus 創站主編。曾任出版社資深編輯、NGO 雜工、NPOst 主編,對書寫斤斤計較但錯字很多。除了文字沒有其他技能。想當特務卻當了 10 年編輯,想養獅子卻養了一隻貓。相信智慧比外貌還重要,但離不開放大片。最喜歡善良的朋友,聰明的情人,以及各種溫柔的對待。
Avatar
廣告

分享給朋友

發表迴響